笔趣阁 >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> 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红色魔女

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红色魔女

  靠在树上小憩,同时感受夜色中的森林,竟莫名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,静谧,安详,与在精灵之森中过夜时一模一样。

  只是,这里的夜晚,比精灵之森冷上不少,毕竟后者会有森林之王与我相伴,那厚重的绒毛,虽然有点扎人,却十分暖和,而这里,只有一个偷我水和面包的女子,以及一只蜷缩成球,早已睡得香甜的小猎狗。

  他俩中无论哪一个,与我的最近距离也有一米不止,根本没办法抱团取暖。

  孤单,寂寞,冷。

  一夜无话。

  第二天天色微亮,我便醒了过来,揉揉眼睛,凝目望去,就见三米外,女子正枕着我的水袋,呼呼大睡。

  看她嘴角,还残留昨夜偷吃的饼干渣子。

  与她相距半米不到,那只看起来挺萌挺萌的小猎狗,正蜷缩一团,慵懒的朝我这边望过来。

  看到它,我就想到我家的小吱,话说小吱最近貌似又有要蜕壳的意思,不止这次蜕壳,它会进化成什么模样。

  会在肢体上再添一些勾刺,还是在光滑的外壳上多加一层护甲?

  我对此颇为期待。

  站起身,晃了晃脖子和胳膊,僵硬的关节发出喀喀轻响,一阵早操过后,遍体舒畅。

  背上背囊,捆好刀,我继续前行。

  身后,小猎狗见我起身远行,麻利的从地上爬起,颠颠的跟了过来。

  我停下脚步,冲它摆了摆手:“回去,回到你的主人身边。”

  小猎狗停下脚步,眨巴着大眼睛,疑惑的望着我,不能理解我此刻的做法。

  没有再理会小猎狗,我继续举步前行。

  这一次,小猎狗没再跟上来,而是怔怔的站在原地,目送我离开。

  用力深吸几口森林中的新鲜空气,我再次加快了脚步,期待早些离开森林。

  一口气连行数公里,终于看到一条蜿蜒的小溪,溪水潺潺,清澈无比。

  俯下身,捧了一捧溪水,直接往嘴里倾倒。

  爽!

  清爽可口,清凉宜人,简直与精灵之森的溪水的滋味有的一拼!

  不过话虽如此,真要比较的话,尚有一点稍欠一筹——这条小溪的水质只是清澈,凉爽,却并无任何味道,而精灵之森的溪水则不然,那里面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儿,同时还散发出丝丝香甜。

  出现这一巨大区别的原因,或许是因为精灵之森的溪水源头有一个巨大蜂巢,时有蜂蜜从蜂巢中滴下,经年累月之后,竟然连源头周围的土壤品质都改善了。

  反观魔界溪水的味道,可以断定,溪边并无蜂巢存在。

  抹了抹嘴,直起身,就听到身后有沙沙声响起,侧过脸,用余光瞥了眼,原来是蓝袍女子和她的小猎狗。

  “有事?”我不冷不热问道。

  “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?”女子不悦道。

  “懒得说。”

  我淡淡道。

  “你!”

  女子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半晌之后,她轻叹口气,仿佛放弃了般,靠在树上望着我。

  我没有理会她,继续往前走,然而追上来的女子又如橡胶糖一般,再次黏了上来。

  停下脚步,我转过头,蹙眉望她: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  “好玩,不行吗?”

  “......随便你。”

  我继续朝前走,该女子与她的小猎狗也继续亦步亦趋的跟着。

  快步疾行十数公里,我有些倦了,摸出怀表瞅了眼,已至正午,便原地休息,吃起午餐来。

  女子也不客气,来到我跟前,偷偷从我背囊中取出一包饼干,丢给小猎狗一块,自己则毫不客气的将其他几块占为己有。

  相顾无语,我们默默吃着干巴巴的面包。

  “你从哪儿来?”女子咽下嘴里的饼干,突然问道。

  “一颗遥远的星球。”

  “我是问你,从哪颗星球过来的?”女子舔了舔手指上的饼干碎屑,问道:“有名字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吗?”女子遗憾道:“那还真可惜。”

  “有什么可惜的?”

  “我觉得,只有拥有名字的星球,才算得上是一个能被称作母星的星球,连名字都没有的星球,只是游荡于宇宙之间的孤魂野鬼罢了。”

  “......”这话听的我很不舒服,不过转念一想,就算告知她星球的名字,又何妨,反正相隔不知几亿光年,她就算知道星球名字,甚至就算知道位置,以她的魔力值总量,也照样传送不过去。

  “和风大陆”我道:“我所在的星球,被称作和风大陆。”

  “和风大陆......”女子喃喃道:“以陆地命名的星球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这个名字......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......”女子噘着嘴,陷入沉思之中。

  ‘和风大陆’这四个字不断被她念叨着,就仿佛和尚诵经。

  不多时,她双眸一亮:“和风大陆!我想起来啦!”

  我一脸懵然,并不抱期望。

  “红色魔女!”蓝袍女子惊呼出声:“她就是从和风大陆过来的!”

  我瞳孔微缩,面色却如止水般平静:“是吗,那么你知道红色魔女是如何过来的?”

  “我听说,好像是被空间漩涡卷过来的。”

  “空间漩涡?”我头一次听说这个名词。

  “那么,还有什么可以证明她是从和风大陆过来的吗?”我慢条斯理的问道:“譬如说,她的名字。”

  “名字......”葱指抵住下巴,蓝袍女子陷入沉思。

  恰在这时,一旁的小猎狗叫出了声:汪!

  蓝袍女子眸子瞬间一亮:“对了,她曾有次在睡梦中唤出过两个名字!”

  “都是什么?”我问。

  “一个叫做......”声音戛然而止,我疑惑的抬头看向她。

  “再给我一包饼干,我就说。”

  “爱说不说”我不冷不热的回应道。

  “给我嘛~你给我嘛~”女子竟厚颜无耻的撒起娇来。

  无奈之下,我只得从背囊中取出一包饼干,递给她。

  接过饼干,她迫不及待的拆开布包,迫不及待的大快朵颐起来。

  “先别急着吃”我追问道:“那两个名字是什么?”。

  “唔,唔唔唔唔,呜呜嗯,嗯呜呜......”

  我满头黑线,摆了摆手,道:“算了,你还是继续吃吧,吃完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