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永恒圣王 > 第两千六百六十一章 机会

第两千六百六十一章 机会

  唐清儿道:“据我所知,这次的立妃大典,就是寒泉狱主特意为这位女子举行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唐空不以为然,道:“寒泉狱主也是迷了心窍,一个女人而已,能美到哪里去,竟然如此兴师动众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唐清儿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,沉默下来。

  少许之后,她才说道:“这位狱妃的美,确实称得上倾国倾城,令人惊叹。我若是男儿身,怕是也要被她迷倒,甚至可以为她倾尽所有。”

  这个评价太高了。

  若是从旁人口中说出来,唐空还有些怀疑,但唐清儿是他的女儿。

  更何况,唐清儿本身就是一等一的美女,在这方面,肯定有比较之心。

  可在这位狱妃的面前,唐清儿都要自叹不如。

  唐清儿又道:“听说,这位狱妃当初从地狱寒泉中化生出来的时候,寒泉旁边生长的百花,都纷纷避让合拢,自惭形秽。”

  “有这么夸张?”

  唐空惊讶。

  他活到八十万岁,在这方面早就心如止水,此时听到关于这位狱妃的种种传说,也生出一些好奇之心。

  唐清儿点点头,道:“据说,这位寒泉狱主对她很好,苦苦追求数千年,这位狱妃一直不愿,寒泉狱主也始终没有半点逾越之举。”

  “只是不知为何,前段时间,寒泉狱主突然宣布将要立妃的消息,许是这位狱妃被寒泉狱主的真诚感动了吧。”

  唐清儿目光转动,看向旁边的武道本尊。

  武道本尊始终没说话,眺望着远处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似乎另有心事。

  刚刚听到唐清儿两人的交谈,听到‘狱妃’两个字,武道本尊不禁想起一位故人。

  这位故人,曾与他在天荒大陆上,有过一些难忘的过往。

  这位故人甚至曾救过他的命。

  大乾帝国的玉妃。

  武道本尊当然知道,唐清儿口中的狱妃,是地狱的狱,与玉妃不可能是一个人。

  但两个人的称呼一样,又同样是绝世美人,他不免想起这位故人,想起一些往事。

  玉妃当年也曾在天荒大陆上,渡劫飞升。

  武道本尊虽然没有现身,但始终关注着整个渡劫过程,好在有惊无险。

  这些年来,飞升的一些天荒故人,武道本尊也只是寻找到燕北辰,明真,姬妖精和桃夭四位,其他人都没什么消息。

  “荒武大人?”

  唐空在一旁小声问道:“若是现在离开,还来得及,北岭一战的消息,应该还没有传到中都。”

  唐空见武道本尊一直沉默,以为他看到寒泉城的底蕴,心生悔意。

  “走吧,去寒泉帝宫。”

  武道本尊暂时放下心头的一些往事愁绪,开口说道。

  虽然寒泉狱中,已经多年没有帝境强者,但寒泉狱主的宫殿,仍延续之前的帝宫称谓。

  “还要去?”

  唐空心中无奈,暗暗叫苦。

  唐清儿心中一动,突然说道:“爹,荒武前辈,这次立妃大典对我们来说,或许是个难得的机会!”

  “嗯?”

  唐空眼前一亮,转念间就想明白了。

  这次立妃大典,声势浩大,但凡寒泉城中有点身份地位,有点名望的强者,都会前往寒泉帝宫中观礼。

  而寒泉帝宫的守卫,也会将注意力,都放在立妃大典那边。

  如此一来,守护传送大阵的力量,必然会有所松懈,这样就给他们一些可趁之机!

  唐清儿又道:“不过,传送大阵的位置,在寒泉帝宫的核心区域,距离立妃大典的位置不会太远。”

  “若是得到机会,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,第一时间启动传送大阵,离开寒泉狱,中间不能有任何耽搁。”

  “若是等寒泉帝宫中的强者反应过来,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  唐空点点头,眼眸中重新燃起一丝希望。

  不管怎样,唐清儿的这个计策,至少比硬闯寒泉帝宫要稳妥得多。

  若是行动顺利,他们三个确实有活命的机会!

  “荒武大人,你以为如何?”

  唐空转头问道。

  “再说。”

  武道本尊随口回了一句,继续朝着寒泉帝宫的方向前行。

  三人一路前行,没过多久,就已经抵达寒泉帝宫。

  在寒泉城的其他区域,都可以御空飞行,但在寒泉帝宫中,除了寒泉狱主之外,其余生灵都要降临在地面上。

  望着眼前的帝宫大门,唐空深吸一口气,道:“荒武大人,若是进了这寒泉帝宫,可就再没有退路了,你……”

  没等他说完,武道本尊已经当先行去,走进帝宫之中。

  唐空无奈,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。

  武道本尊是他的救命恩人,若是没有武道本尊,包括他在内的北岭唐家,此时已经被灭族!

  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,万丈深渊,他也得跟着武道本尊往里面闯。

  进入帝宫没多久,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呼喊声。

  “唐兄!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唐空心神一凛,暗骂一声,只能停下脚步,回身望去。

  不远处,正有数百位狱王强者朝这边走来,为首之人气息恐怖,神色威严,目光如炬,五官看上去与已经身陨的南林少主有些相似。

  唐清儿看到来人,脸色一变。

  唐空转过身来的时候,神色就已经恢复如常,面带笑意,迎了过去,拱手道:“申屠兄,别来无恙。”

  这一行人,正是来自南林。

  为首的便是南林之王,申屠琅!

  申屠琅来到近前,道:“今日本是唐兄八十万岁的寿宴,若非撞上寒泉狱主的立妃大典,我定会亲自去给唐兄祝寿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唐空神色淡定,摆手道:“跟狱主的立妃大典相比,我的寿宴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  申屠琅笑了笑,道:“我还以为,唐兄会在北岭专心举行寿宴,没想到,唐兄也赶来参加狱主的立妃大典。”

  “对了,英儿应该已经到了北岭,这次怎么没跟两位一起过来?”

  提及申屠英,唐清儿神色微变,心中发虚,目光有些闪躲,不敢去看申屠琅。

  申屠英已经被武道本尊镇杀,形神俱灭,怎么可能跟着他们过来。

  唐空道:“申屠贤侄确实不错,只是两个孩子闹了些小矛盾,他跟南元狱王一道,没有与我们同行。”

  这时候,就看出唐空的沉稳老辣。

  面对申屠琅的询问,唐空神色从容,没有任何异样,仿佛根本不知道申屠英已经陨落。

  就连谎话都说得滴水不漏,好像早就准备好一般。

  不止如此,唐空刚刚这番话,还帮着唐清儿,将刚刚露出来的破绽弥补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