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人世见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这不主动送上门来了嘛

第四百五十一章 这不主动送上门来了嘛

  天亮了。

  当南方早春阴雨连绵的时候,万里之外的大离王朝京城,却是晴空万里朝阳初升。

  这座人口众多,国家心脏中枢的城池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  晨春小筑,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,位于大离王朝京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这里虽然不起眼,但因为居住在这里的人,从而让这里意义非凡。

  此乃夫子邓长春的居所,可谓整个大离王朝无数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,纵使只是远远路过这个地方,人们都会慎言慎行,生怕出现一丝差错引来夫子的不快。

  当然,站在夫子的高度是不会去因为些许差错而对某个人产生多大情绪的,然而如果谁要是在这周围乱来,有的是人教你做人。

  夫子不容亵渎,他不会怪你,但世人不允许。

  一大早晨春小筑周围数千米区域就戒严了,因为今天会有一个大人物前来拜访夫子邓长春。

  正式拜访夫子,纵使当今天子也要提前打好招呼,这是礼节问题,当然,若是私底下拜访就另当别论了,然而私底下夫子要不要见你那就看他的心情了。

  大人物要来拜访夫子,所谓的戒严也不过只是形式罢了,谁还敢在这个地方乱来不成?

  朝阳初升的时候,远处一大群仪仗队缓缓朝着晨春小筑而来。

  那仪仗队的规格极高,人数足有千人,鸣锣开道,军队护送,丫鬟仆役成群。

  仪仗队所过之处,不管何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路边行礼,因为这是大离长公主夏紫月的仪仗队。

  一座长宽五米的豪华车辇中,夏紫月盛装出行,高贵的气质,绝美的容颜,奢华的装扮,无不尽显皇家风范。

  长公主出行,仪仗庞大,所过之处戒严禁行,麻烦得很,但是没办法,身为长公主的她,正式出行,尤其是拜访夫子,这样的繁琐是必须的。

  车辇中,长公主嘴角含笑,因为她想到了高兴的事情,并非因为拜访夫子,毕竟所谓的拜访只是形式而已,很多事情已经定下,走个过场即可,高兴的事情,当然是她的私事了。

  作为当今天子的胞姐,整个大离王朝最尊贵的人之一,没有人敢打听长公主的私事,也没有几个人敢去揣摩她的心思。

  换个说法,她的私事很多时候也只能放在心底了,一旦传开,那是会上升到政治高度的。

  身份地位的不同,实际上是伴随着很多无形枷锁的,世事就是这么无奈。

  如今长公主心头怎能不高兴,要知道李秋已经官拜正四品了呢,成为一州州牧,封疆大吏般的存在。

  这代表着什么?

  代表着她和李秋的‘距离’越来越近了,怎么可能不高兴。

  若是将来李秋官拜一品,做出功绩,修为踏足神话境……,或许那个时候,当年的遗憾也就不再是遗憾了吧。

  长公主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懵懂的小女孩了,懂得了取舍,懂得了克制,未来还很长,不急于一时。

  她没有花痴的觉得如今李秋的努力是因为自己,但李秋能离开平凡的生活入仕,地位一点点提升,这却是她想看到的。

  若能近一些,更近一些,那便是好的,时间过去,所谓的花前月下,对她,对李秋,都已经是年少无知的奢望,如今这样就很好……

  “禀公主殿下,前面不远就是晨春小筑了”,车辇外传来侍女的声音打断夏紫月的思绪。

  收起小女子心思,长公主不悲不喜道:“夫子喜静,在晨春小筑三百步外停下吧,到时本宫单独过去”

  “遵命”

  仪仗之类的是做给世人看的,生在皇家必须要注意这些东西,但真正的拜访,夏紫月却是以晚辈的身份。

  夫子只是一个称号,不是官职,邓长春也不是大离王朝的臣子,而是精神文明的象征,若把官场上那一套带来这里反而不美。

  说到底夏紫月是刘能的徒弟,不是邓长春的徒弟,所以一些必要形式还是要走的。

  簇拥而来的仪仗队停在远处,夏紫月只带了一个贴身宫女来到了小院前,恭敬道:“晚辈夏紫月,前来拜访邓老”

  “小月来啦,进来吧,别客气,就当来自己家一样”,院内传来邓长春慈祥的声音。

  旋即门开了,开门的是邓长春的仆人,当初斜阳城云景见过的那个真意境老人,跟着邓长春已经很多年了。

  小院内,邓长春正穿着粗布衣服手持一把剪刀修剪一株古木盆栽,一副悠然自得养老的姿态。

  事实是以他的年纪,如今国泰民安没什么好操心的了,真心在养老。

  长公主迈步过去道:“邓老好雅兴,紫月也曾学过一些园艺,不如让紫月帮您吧”

  避开了外人,两人虽然不是师徒关系,却也正常得宛如普通长辈和晚辈相处。

  “别,小月你可别,不是不相信你的园艺,而是这棵千年松可是我的心头肉,别看它只有两尺高,但真的有千年了,你要给我弄坏了,我不得心疼死”,邓长春闻言当即把剪刀藏到身后跟个小孩似得警惕道。

  千年松,高不过两尺,主杆手腕粗,紫黑色,形如龙盘,树皮宛如龙鳞,松针青色有金属色泽,而且松针碰撞间居然还发出金鸣交击之声。

  它虽然只是观赏物,但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宝物,有钱都买不到那种,而且千年松的松针有着特殊功效,泡茶喝比之最好的茶都要来的提神醒脑,还有滋养精神的功效。

  这棵千年松邓长春已经养了一百多年了,是有感情的,宝贝得不行。

  心头好笑,夏紫月也不强求,道:“好好好,那紫月就不折腾邓老的宝贝千年松了”

  “那就好”,邓长春想到夏紫月小时候调皮摧残的那些刘能的物品心有余悸道。

  亲自去边上倒了一杯茶,趁着邓长春停手的空档,夏紫月递给他说:“邓老,两个月后四大才子之争就将进入最后的尾声了,此乃大离王朝万千读书人的盛事,届时还望邓老出面做最后评判”

  夏紫月专门为这件事情而来,说白了就是请邓长春去当裁判的。

 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读书人争四大才子,最后都是各方精英角逐,肯定是谁也不服谁的,就需要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来主持了。

  而邓长春来当这个裁判再合适不过了,作为夫子的他,不管结果如何,他进行的评判肯定是不会有人质疑的,质疑夫子,那是对自己得多自信?

  也不是说只有邓长春才能当这个裁判,大离王朝如今还有一位夫子的,但对方有事儿,邓长春没事儿,所以就来请他了。

  不过到时候裁判并不是邓长春一人,天子也会是裁判之一,还有当朝宰相。

  邓夫子代表读书人,天子代表皇家,宰相代表官场,最终由这三方代表评出四大才子,得到这三方认可,四大才子才算是真正的实至名归。

  四大才子之争,对大离王朝来说,可以称得上是除却科举金榜三甲之争外最大的盛事了,天底下不知道多少读书人摩拳擦掌。

  而且从往届来看,四大才子之争前后的科举三甲,几乎都被四大才子包圆了,也就是说,若是摘得四大才子雅号,下一次的科举,前三甲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  四选三的几率,可想而知读书人对四大才子之争有多么重视。

  当裁判这个事情是提前就通过气的,夏紫月专门走一趟只是来走过过程,但也是必要的流程,是对夫子的尊重。

  闻言邓长春笑道:“成,反正老夫闲着也是闲着,也乐得见年轻人出风头”

  “想来天下读书人知道有机会得到邓老的亲自指点,不知道会多么激动”,夏紫月笑道。

  邓长春也没在意,反正到时候就去凑个热闹呗,他猛然想到了什么,问夏紫月,道:“对了小月,那小家伙有没有代表他的家乡参加四大才子之争?那小子虽是秀才,但年龄也足够了,况且四大才子之争也没功名要求”

  “邓老说的是小景吧,据我所知,他并未参与呢,以我对他的了解,性子淡然,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也正常”,夏紫月笑道。

  邓长春笑呵呵道:“我还在想,如果他也参加的话,到时候不管表现如何,都给他个四大才子之一的雅号出出风头,哪儿知并未参加”

  闻言夏紫月反倒是愕然了,心说邓老什么时候和小景关系那么好了?甚至都考虑好了不顾他人感受安排黑幕了!

  亏得云景没参加,如果真爆出惊天黑幕,到时候让天下读书人怎么想?云景又当如何自处?

  自家师父就够不靠谱了,邓老以往不是这样的啊……

  心头古怪,夏紫月道:“小景是好孩子,邓老可别害他”

  “你就惯着他吧,那小子不显山不露水,肚子里的东西多得很呢,有时候不逼他一下都不知道他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惊喜,我知道你们是想保护他,可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炼,你们真以为把他架火上烤他就没法应对了吗?”,邓长春一脸我早就看透的表情道。

  想到云景最近的所作所为,夏紫月深以为然,却笑道:“然而他并没有兴趣去争所谓的四大才子”

  “所以这就没办法了,啧,你说他一个小年轻,咋就不爱出风头呢,我还想看他和那些青年才俊你来我往的争个高下呢,如今却是看不到那样的乐趣了”,邓长春有点遗憾道。

  夏紫月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邓长春会那么在意云景,不过这种事情她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,总归云景得邓长春看重是好事儿。

  稍微寒暄后,流程走完,夏紫月也不便过多停留,提出辞行。

  邓长春也没过多挽留,毕竟老了,和年轻人没什么话题,如果某个不识趣的家伙如同为难刘能那样提出问题为难他的话,他倒是有兴趣探讨一二,可对方不上道就没办法了。

  老夫望眼欲穿啊……

  夏紫月正要离去,她的另一个贴身侍女却是匆匆来到了门口,甚至都不顾之前长公主让她们留在远处的命令。

  出现这样的情况,唯一的解释是有大事发生,需要第一时间告诉夏紫月,刻不容缓那种。

  尽管是刻不容缓的大事,那来到的侍女也没贸然闯入小院,而是在门口毕恭毕敬的等着。

  再大的事情,也不能冲撞了夫子他老人家。

  见此,夏紫月向邓长春行礼告辞,来到门口问:“何事?”

  “回公主殿下,牛角镇别院贵公公加急传书,事关重大,奴婢不得已冒犯,还请公主治罪,此事万分紧急,还请公主过目”,侍女赶紧递上一叠纸张道。

  也就几个时辰时间而已,万里之外的贵公公居然就把消息传递过来了,且送到了长公主手中,这消息传递手段,虽然没有双生花那么及时便捷,但也相当快速了。

  听到牛角镇三个字,原本还有点不悦的长公主表情缓和了下来,接过那一叠纸张快速浏览。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牛角镇只是一个小地方,可在一些大人物心中,比如长公主这样的,那个地方可是意义非凡,若是出了事情,天子都得大怒!

  农家肥,新式农具,火-药……,这些东西都和那里有关,牛角镇可以说是大离王朝的福地,此时听说那里似乎有时发生,长公主也顾不得侍女不顾命令过来这点小事儿了。

  快速浏览贵公公传递过来的消息,越看长公主脸色越是难看,到最后更是一脸寒霜沉声道:“竟有此事!”

  连往常喜怒不形于色的仪态都不顾了,可想而知长公主此事内心有多么愤怒。

  面对一脸寒霜的夏紫月,周围的虫鸣鸟叫都停止了,远处的侍女护卫都噤若寒蝉。

  长公主发怒,很多时候比天子发怒还要来的可怕!

  这是有大事发生啊,否则长公主不会如此的。

  心念闪烁,长公主道:“事情紧急,传本宫口谕,着江州蚁楼全力配合云景彻查此事,另,江州鹰堂人手听其调遣,再,江州官府全力配合,此事稍后本宫会进宫面见陛下说明,请陛下下旨命蚁楼鹰堂总部遣人配合!”

  长公主只是公主,虽然地位尊崇,但实际上是无权调动蚁楼鹰堂这些厉害部门的,也没有资格命令地方官府。

  可如今事态紧急刻不容缓,她不得不提前部署起来,先以自己的名义传口谕过去通知一声,再告诉天子下旨各部门配合。

  不这样做,如果她先去通知天子,再下令各方配合,谁知道这段时间会出现多少变故?

  大规模掳掠小孩,邪门的手段,邪门的组织,这些事情不加紧处理很可能是要出大事儿的!

  “遵命”

  长公主一声令下,侍女立即受命转身离去,稍微远离后施展身法快速远去执行命令。

  小院内,邓长春继续忙他的,站在他的高度,早已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,并未在意长公主的事情,继续忙自己的。

  然而当夏紫月在他门前都不顾仪态的下令发火了,这让他多少有点好奇,很随意的问了一句:“小月啊,什么事情这么生气?这可不像平时的你”

  “江州新林县牛角镇那边出了点事情,紫月一时心绪难平,让邓老见笑了”,夏紫月转身平静道。

  邓长春闻言哑然道:“新林县牛角镇?我没记错,是那小家伙的家乡吧?”

  “是的邓老”,夏紫月点头道。

  事情虽然紧急,但也不急这几句话的功夫,邓长春德高望重,说几句话的时间还是有的。

  邓长春好奇了,道:“牛角镇那边出事儿了,能给老夫说说吗?若是不便就算了”

  他如今是闲云野鹤,虽然身份特殊,可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的。

  不过站在夏紫月的角度,整个国家没多少事情是邓长春不能知道的,于是迈步过去递上手中的纸张道:“邓老一看便知”

  快速看完贵公公传递过来的消息,邓长春也不禁微微皱眉道:“难怪小月如此生气,纵使老夫得知此事亦是不悦……”

  很可能有组织大规模的掳掠小孩啊,谁能不动容?

  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道:“原本仅仅只是掳掠小孩的寻常案件,居然牵扯出了一个庞大的阴暗组织,尤其是这个组织里面的人,手段邪门而诡异,并非正道修炼而来,还有那诡异的虫子……,这些东西,说来可笑,老夫活了数百载都不曾听闻,似乎隐约关联到一种老夫以往都不曾接触的特殊领域!”

  “邓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和手段?”夏紫月惊讶了。

  邓长春是什么人?活了数百年,活历史一样的人物,站在了这世间巅峰,居然还有他都不曾知道的事情?

  “只要是人,岂能做到全知全能,老夫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”,邓长春摇摇头道,然后沉吟说:“小月,老夫给你个建议,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,全力调查之外,还得想办法了解一下他国是否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和人,若是他国也出现类似的情况,事情就严重了,那将不是一地一国的事情,而是关乎天下黎民!”

  经他这一提醒,夏紫月心头一惊,沉声道:“紫月过后会着人了解的”

  “嗯,你先去忙吧”,邓长春点点头道,说着递还了那一叠纸张。

  夏紫月接过后转身欲要快速离去,此时邓长春却是又开口了,说:“这样吧小月,反正老夫近来闲着也是闲着,那小家伙需要人帮忙,不如老夫亲自走一趟,一来此事老夫也很好奇,再则,我也不想那小家伙出意外,我只是去给他助拳,其他方面,该各部门配合调查依旧不能停下”

  邓老居然要亲自前去?

  夏紫月是真的吃惊了,他可不相信为了这点小事儿值得邓长春亲自跑去一趟,心念闪烁,她估摸着邓长春纯粹是冲着云景去的!

  然而问题是,云景做了什么才值得邓长春如此巴巴的往其跟前凑?

  她并不知道自家师父刘能踏足逍遥境是因为云景的缘故,如果知道这点的话就不会大惊小怪了。

  虽然刘能踏足逍遥境只是在云景那里得到了启发和契机,然而哪怕只是一丝有可能的契机,就值得天底下任何一个想更进一步的神话境主动接近了。

  但凡是人就有欲往,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欲往不同而已,而邓长春这样的人物,所想的是更进一步,其他的没什么意义。

  搞不懂邓长春是怎么想的,但他能亲自前往自然是最好不过,于是道:“那就麻烦邓老了,晚辈先行告辞”

  “嗯,去吧,我也收拾收拾过去了,省得那小子鲁莽行事害了自己……”

  从晨春小筑离开,夏紫月快速奔赴皇宫去找天子商量这件事情的后续,她甚至都觉得,如今出了这种事情,恐怕得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了。

  以往从未出现过的邪门人物和手段现世,再如何重视都不为过,当然,如果只是虚惊一场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另一边,邓长春也没什么好准备的,吩咐仆人把家看好,整个人就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。

  “小家伙,你不来找老夫,老夫主动找你总行了吧,以往没借口,主动找你脸上挂不住,这不你主动送上门来了嘛,邪门手段,邪恶组织,这种事情,老夫主动前去了解一番合情合理,然后顺便和你探讨一下其他的也是很正常的不是么”

  离去的邓长春心头打着小九九,他等这个机会等得好纠结的。

  神话境的邓长春虽然做不到逍遥境那样飞天遁地,但赶路的速度也是极其可怕的,从大离京城赶往万里之外的新林县,对他来说也不过一顿饭的功夫罢了,其速度真要算起来,比云景‘半吊子’的飞行更快!

  没多久邓长春就出现在了牛角镇通往新林县途中的客栈之处。

  这个地方周围很大一片区域一大早就被官府封锁了,无数人正在进行善后工作。

  尽管这个地方被封锁,但邓长春想来却没人拦得住,甚至都没人发现他,他闲庭散步般的游走在这片区域先行了解一下。

  “一种极其邪恶的气息,纵使老夫也本能的厌恶无比,而且这种邪恶气息还是以往从来不曾见过了解过接触过!”

  心头呢喃,邓长春凭空伸手一抓,似乎抓住了某种东西在手中。

  他端倪着手中常人肉眼不可见不可知不可闻的东西,目光微微凝重道:“这种邪恶气息,扭曲而怪异,侵蚀人心,甚至有改变血肉形态的功效,世间不应该存在这种东西的,从何而来?”

  说着,他将手中那一缕凭空抓来,在他眼中漆黑邪恶的残留气息打入了一只小虫子体内。

  肉眼可见,那一缕气息和小虫子结合,原本指甲盖大小的一只虫子身躯飞速膨胀变大,变得无比疯狂嗜血,变得比之前强大了千百倍!

  稍微试验,邓长春捏死了那一只虫子,目光扫视周围沉声道:“还好老夫来了,若非如此,寻常手段根本就无法抹去这些邪恶残留气息,任由其残留下去,很可能将这片区域都化作邪恶地域!”

  心头凝重,邓长春亲自出手,把这片区域昨夜战斗后残留下来的邪恶气息抹除。

  然后他在想,这些邪恶的玩应,自己完全无法探究其来源,或许踏足逍遥境的刘能会知道一二吧,可如今刘能天知道他跑哪儿去了,想问都找不到人。

  “那小家伙,也是个不知轻重的,自己都不了解,居然贸然追踪下去,起心是好的,消灭邪恶,根除邪恶,但也要为自己着想啊”

  摇摇头,邓长春寻着空气中云景残留的气息追踪了下去。

  作为神话境的他,手段不是常人能理解的,记住了某个人的气息,只要不是同境界刻意抹去,他追踪起来还是很简单的……

看过《人世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