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九天仙缘 >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 魔宫立棺

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 魔宫立棺

  /

  “启禀魔国大帝,只因当初你为救我真元魔国国神被真元花神真元大帝欺骗,遭到诛杀,魔神魔魂流散,自然对于过去的一切记忆都不清晰了。

  再有一点,魔国大帝再生于太元大陆阴阳世界,光明魂能大半,自然也会如此的。

  我等之言绝对无虚,如果魔国大帝随我等见过冥魔神后,一切自然会清楚的。”

  织云彤老眸波深邃,遥想追念,道。

  “冥魔神后!?”

  “她是何许人?”

  日月神帝闻听这个称呼,蓦然感到一丝熟悉的感觉,但细想来,却又毫无印象,只好动问。

  “这,如果日月神帝有胆量深入我们魔国玄宫,你自然就会看到的,我们此刻就算说再多,日月神帝也是一头雾水,越听越糊涂。”

  日月神帝如此一问,让织云三老很是为难,彼此对目,眼睛乱眨,十分为难的样子。

  犹豫片刻,织云翠老眼眸歉意传音道,为了激将日月神帝,恢复了原来的称呼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“本日月魔帝已经进入神花外径,在你们的包围之中,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,有何可惧。你们无需将我,于前带路就是。”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朗声大笑,洒然举袖,向前挥飘。

  “日月神帝豪气,众织云同胞继续守护神花外径入口,我们三老护送日月神帝前往魔国玄宫!”

  织云彤老先是高赞日月神帝柳牵浪,然后回头向眸虹传念。

  自然,无数依旧跪着的织云眼波族人眸星同闪,齐齐应了。

  “日月神帝请!”

  织云三老闪身左右,让日月神帝在中,然后织云三老同时抬手朝前方一指,霎时前方出现一条红绿黑三色云桥。

  桥面玄黑,右桥堰艳红,左桥堰翠绿,三色本来各自浓刺目的,但相合之后,蓦然变得绚烂柔和,玄妙神异。

  为了释疑,让日月神帝放心,织云三老首先飘然而上,然后驻足等待日月神帝上桥。

  日月神帝根本就无顾虑之心,微微一笑,已然飘身走在了他们中间。

  然后,他们在走,云桥在翔飞,穿梭,转环,上下左右隐没出现,一阵神异游飞缓走,他们进入了一个蓝地粉天的时空。

  “魔国大帝,我们已经到魔国玄宫的入口,再往前走就是玄宫大殿了,魔冥神后的幽冥能棺就在里面。”

  当他们来到蓝地粉天时空的区域时,织云三老停住了脚步,彼此对望,沉默一会儿,织云彤老以柔弱的眼波传息道。

  “且慢,还请织云三老待我去魔命邪卷所在的地方,我对什么魔冥神后一点儿也不感兴趣。”

  日月神帝闻听织云三老把自己领到魔国神宫而来,立刻就不快了,嗔道。

  “魔国大帝莫急,魔国世界莫非魔帝之外,如果魔国大帝回想起过去的一切,别说魔命邪卷了,就是魔国世界的任何一切都是魔国大帝的。

  现在最关键的是,魔国大帝需要恢复上古真元魔国的神忆,只有恢复上古魔国神忆,魔国大帝方可以操控魔命邪卷的魔国神宝。”

  闻听日月神帝柳牵浪的话,织云三老都笑了,然后几乎同时眸息传念,说道。

  “噢?”

  日月神帝闻言,诧异非常,顿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,不用织云三老再劝,自己便飘身朝前方走去了。

  织云三老见了,相视一笑,然后退身隐没了。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带着好奇心,继续飘身前行,脚下的云桥也随之漂流。

  日月神帝飘行片刻后,看到前方蓦然出现一座幽蓝宫阙,从外表看,若燕似蝶,煞是美丽,不过并不太大。

  不过随着接近,日月神帝感觉到幽蓝宫阙在不断变大。

  幽蓝宫阙漂浮在无数绮丽的祥云间,似乎还在微微旋转。

  日月神帝审视了一会儿,确定了幽蓝宫阙的宫门位置,然后迅速朝那里飘去。

  不久后,日月神帝已经出现在了这座幽蓝魔宫内。

  “恭喜魔国大帝,你已经凭着本能感觉进入了魔国玄宫。在魔国玄宫的外围有九玄封印之阵的,但是魔国大帝丝毫没有受到阻拦。

  这九玄封印之阵是魔国大帝您曾经亲自封印的,除了魔国大帝您自己,任何仙神以及我们的魔国之神都无法进入的。”

  就在日月神帝刚进入到魔国玄宫大殿,还没来得及四外审视一番的时候,脑海魂宙之中蓦然感应到了织云彤老的念音。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对此并没有回答,然后将信将疑的向魔国玄宫四外瞭望。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心中暗暗吃惊,原来魔国玄宫内的世界似乎比外面的时空还要磅礴。

  近看是魔宫神殿,然而四外望去,又是无穷涯际的宇宙时空。

  “敢问织云三老,这就是你们说的魔国玄宫!?”

  日月神帝审视良久,突然问道。

  “是!尊敬的魔国大帝,这就是我们上古真元魔国的神宫魔国玄宫。不过,他已经被您利用缩脉神功缩为小小的灵园神宫了,高不过千里,宽不足万里。”

  织云彤老如此回应。

  “魔冥神后在哪儿?”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在视野中一番巡望,除了到处玄奇的景色,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存在,故而问道。

  “在魔国大帝您的心中,你闭目养神,凝神静气,魂念洒然,在你的心魂深处就会出现了。”

  织云彤老眸念回应。

  “我的心中?”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不解,不过按照织云彤老说的做了。

  日月神帝柳牵浪盘膝而坐,白发飘飞,双目微闭,很快陷入静心飞神境。

  很久之后,日月神帝柳牵浪感到心魂混沌,自己犹如体散肢无一般。

  朦胧中,日月神帝柳牵浪眼前突然魔幻光闪,睁眼看时,眼前竟然出现了一方神棺。

  这方神棺色彩洁白如玉,晶莹剔透,若冰若翠,立着,其内竟然婷婷站着一位神女,神光恍然。

  日月神帝闭目凝神一会儿,仔细审视着神棺和里面的神女,发现神棺乃是洁白波浪所成。

  而里面的神女,当日月神帝柳牵浪看清后,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被惊得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