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末日轮盘 > 1889 我叫……

1889 我叫……

  这不可能!

 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生命都是同一种念头。

  这些攻击放在外面或许不算什么强力的能力,但在这里,差不多是两千付雷拉这个级别所能达到的极限了。

  这样的攻击,对这个地球小子竟然没有作用?

  叶钟鸣的武器则在攻击中刺入了这个树人的身体。

  让一个九星进化者、新手战场中排名第一的人近身,即便这个树人有正好两千付雷拉上限的能量也是一种灾难。

  在刹那之间,叶钟鸣的武器刨开了他的身体,顺势割断了他的双臂。

  如果不是那些眼睛冒出来的东西过于讨厌,云顶之王怕被阻碍影响命中率,那么或许此时已经割下了这个树人的脑袋。

  可是这样的伤势已经让这个领头的顾瑞星族人直接萎靡在地,召唤出来的两个树人完全消失。

  “阿……”

  另外一个树木化的人刚想叫了一声,却发现刚刚攻击了同伴的地球人骤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,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却骤然发紧,他艰涩的低头,发现地面上的泥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腰部,更让恐怖的是,泥土的形状就和一张巨大的手掌似的,从下向上把他狠狠的攥在了其中。

  这?

  接着,他便感觉到了这只‘手掌’上传来的巨大力量。

  然后是,很疼,非常疼。

  那本来让他引以为傲的树皮化铠甲,此时仿佛已经失去了作用,在‘手掌’之中脆弱的如同玻璃。、

  叶钟鸣站定了身体,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,而是带着那种让这个顾瑞星族人恐怖的笑容,缓缓抬起了他的右臂。

  这个人想要抵挡,可是当他抬起自己的手臂时,突然发现那里正在发生着一种让他感到绝望的变化——他的手臂在崩溃!

  干涸、裂开、化脓、腐败、分解……

  被树皮化的铠甲包裹起来的手臂,在数秒钟之内分化瓦解,化为了一滩粘稠的液体流淌到了地上!

  他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又看向了另外一只手臂,那里也是这样,顷刻间化为了乌有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啊?做为顾瑞星族的人,他算是年轻的,可也活了近百个宇宙年,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情况。

  哪怕他在瞬间想到了无数种可能,可也没有一种会这样!

  他不解的抬头,想要从对手那里得到答案,可是迎来的,是一只硕大的拳头。

  噗!

  树人的头部爆开,他的身体也随着从地面出现的‘手掌’消失而倒下,只是哪怕他死了,尸体也在十几秒内化为了液体,渗入到了地面。

  在这期间,那位之前倒地的顾瑞星族人也停止了挣扎,下地狱去了。

  其余的生命,包括三位塔罗斯红矮人,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,谁也没有发出哪怕一点声音。

  两个强大的成熟战士,就这样被杀了?被一个之前还身受重伤的新手给杀了?并且过程……对不起,他们真的没有看懂啊。

  最惊讶的还要数合了,她和叶钟鸣一直并肩作战,她非常清楚之前叶钟鸣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好了,怎么会突然爆发,连杀了两个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强悍存在呢?

  其次惊讶的,就是三个塔罗斯红矮人了,不,应该说他们是震动,毕竟他们不知道叶钟鸣之前是什么样子,连杀两个顾瑞星族的人,颠覆了他们心中对新手的认知。

  正常来讲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而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,就是不正常的。

  他们在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,也意思到了一个问题,如果刚才这个新手攻击的是自己三人,那么……

  他们不由得感到背脊发凉。

  是他们跟不上时代了吗?还是说,这个新手过于强大了。

  两个归瑞星族的尸体没有什么可看的,新手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了三位塔罗斯红矮人的身上。

  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。

  是啊,刚才的形势确实太恶劣了,一个不好就全军覆灭了,但现在形势好像发生了转变啊,在叶钟鸣干净利索的杀掉了两个顾瑞星族人之后,他们只需要面对三个塔罗斯红矮人了,别说现在好像天神下凡一样的叶钟鸣,就算是真的发生了战斗,也不是不能打啊,毕竟,新手虽然死了一个,可叶钟鸣从重伤状态中恢复了呀!

  心中没有畏惧,气势立刻就起来了。

  三个塔罗斯红矮人感觉到了,身体本能的绷紧了。

  “现在,可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。”

  叶钟鸣转向了这三个矮人,脸上依然是那种似有似无的笑容。

  这句话,停在塔罗斯红矮人耳中,而宣战无疑。

  他们心中有些忐忑,没有之前必胜的自信。叶钟鸣刚才的表现实在是给了他们很大的顾忌。

  没底,是的,现在他们的心中对于能否战胜叶钟鸣一点底气都没有。

  不过,他们终究是骄傲的,他们只是没把握,可不代表畏惧了一个新手,哪怕这个新手刚才表现出了能够击杀和他们同级战士的能力。

  “没什么可说的,归附我们,或者去死。”

  不得不说,塔罗斯红矮人还是很有志气的,哪怕没有把握,依然选择了继续之前的决定。

  “我倒是觉得可以说说。”

  一个声音从众多新手的后面传来,随后一个人缓步走入了战场。

  那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生命,和人类的外形相似,只是耳朵类似于精灵,一头的长发是灰白色,随意系住,塞到了铠甲之中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是他的眼睛,里面瞳孔呈现一种象牙白,而眼球其实黑色的,至少从地球人角度来看,这种截然相反的情况是非常诡异的。

  “做事不守规矩,向来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大族强族的特权,我碰到的时候,基本上都只用一种方法解决,就是……打服。”

  来人把一个大大不屑的笑容送给了三个塔罗斯红矮人,然后走到了叶钟鸣身边不远处,看着他点点头,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  “你们地球人第一次见面,是这样打招呼的方式吧?我听吉克苏说的。”来人对叶钟鸣可是态度很好,“自我介绍一下……”

  “我叫袍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