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二十五章 哗啦啦的翻书声(求推荐票)

第二十五章 哗啦啦的翻书声(求推荐票)

  “阿莱娅,阿莱娅你在吗?”

  正在阿莱娅确定两个孩子已经睡下,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的时候,白洛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  他的声音很小,有种压到极致,显得偷偷摸摸的感觉。

  “白洛大人?”

  “叫什么大人,叫白洛就好了。”

  白洛大半夜来找阿莱娅,自然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。

  阿莱娅是全村最善良的女子,长得虽然美丽,可因为失去生育能力,所以没有任何亚顿人会与她发生关系。

  这不是嫌弃,而是亚顿人的天性。

  如果只是外貌,那与欺辱阿莱娅,把她当成娼妓,又有什么区别呢?

  亚顿人不会冒犯这个纯洁的女子,白洛自然也是如此。

  他会给阿莱娅更好的生活,让她开心、快乐,可只要阿莱娅不同意,白洛就会一直尊敬她、保护她。

  更何况,白洛已经有师姐了。

  这师姐都没拿下,哪有那个心思,望着盆里的。

  白洛大半夜来找阿莱娅,主要还是前两天,老叔与他说过的那件事。

  对,就是伊妮雅的事情。

  “是这样吗?”

  阿莱娅跟白洛来到了屋子外的庭院里,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,绝不会吵到两个孩子。

  “大父抢走了伊妮雅的战马,骗了那孩子,”阿莱娅:“您觉得心里过意不去,认为伤害了她,是吗?”

  “是啊,挺愧疚的。”

  白洛点头,这件事,他真的不知道找谁商量。

  师姐固然厉害,也极具智慧,可唯独这件事,白洛没办法问她。

  师姐不知道吗?

  她可能不知道吗?

  白洛是个坚强的人,杀人放火,他什么都能狠下心。

  但伊妮雅是白洛的软肋,只有她,白洛过意不去。

  “妃雅知道,但她也做出了跟大父一样的选择,”阿莱娅:“您觉得伊妮雅被蒙在鼓里,很可怜吗?”

  “我确实这么想过。”

  阿莱娅是个盲人,可她的心,却比谁都看得清晰。

  老叔曾如此评价她,说她是亚顿一族的心,是守护他们灵魂的壁垒。

  “我很羡慕伊妮雅呢。”

  只听阿莱娅说道:“大父用自己的方式,保护着她,妃雅,也用姐姐的方式疼爱着她,而您。。。”

  “您不爱她吗?”

  身为兄长,白洛表示,谁敢动伊妮雅一根汗毛,他就弄死谁!

  虽然她吃的多,蹬被子,爱磨牙,还说梦话,可伊妮雅是他妹妹啊,最宠爱的妹妹!

  “其实,这件事有两个解决办法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阿莱娅的办法,并不一定是最好的,但一定会是最得白洛心意的。

  她总能让大家安心。

  “弱小是原罪,只有自身的强大,才是最好的保护。”

  阿莱娅说:“您之所以难以接受,其实在于大父对伊妮雅的压制,一味的让伊妮雅成为弱者,这太不合理。”

  “是啊,就是这个。”

  白洛真正拒绝的,是自己这么做,就像是一个坏家长,在左右女儿的人生。

  女儿得学钢琴,得学奥术,得考好的大学,得嫁一个金龟婿。

  伊妮雅的人生,应该属于她自己!

  “但伊妮雅笨笨的呢。”

  阿莱娅说完,连忙捂着嘴:“抱歉,我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“实话,大实话。”

  白洛完全不觉得这是对伊妮雅的侮辱:“你没说她蠢到家,就是赞美了。”

  “也是呢,毕竟,那是伊妮雅嘛。”

  阿莱娅偷笑着,笑声中,也透着对伊妮雅的喜爱:“所以,您就好好培养伊妮雅吧,既然大父不肯,那么就由做哥哥来。”

  “可这样的话,依旧还是会出现问题啊。”

  问题就是,白洛真的不可能让伊妮雅去危险的地方。

  但不让她去,这就像是有本事的将领,得不到重用,白洛要考虑她的感情。

  “那就做您的亲卫吧。”

  阿莱娅给出了好的建议:“您的贴身侍卫,自然需要强大的本领,那么伊妮雅就能好好锻炼自己,不断变强。”

  “同样,您的身边,一定会是整个亚顿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“对啊!!”

  听君一席话,白洛悟了,顿悟:“阿莱娅你说的太对了。”

  让伊妮雅保护自己,傻丫头一定会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工作,心中再无半点不满,将来也不会生出怨气。

  若是别人,可能不喜欢,但伊妮雅不会,她肯定乐的没边了。

  同时,白洛也会尽心竭力的让伊妮雅变强。

  最强者,要保护亚顿最重要的人。

  没毛病啊!!

  这一刻,白洛脑海中顿时出现了无数的借口和理由,它们无比的完美,连白洛自己都能说服,何况是伊妮雅。

  “谢了啊阿莱娅,我就知道来找你是对的。”

  “对了,这个。”

  白洛拿出了一个袋子,里面装着的是老叔最新研制出来的食物:“这是蜂蜜面包,是谢礼。”

  送阿莱娅礼物,白洛也不知道送什么好,但送吃的肯定没错。

  “嗯,我很喜欢。”

  阿莱娅自己是没有喜欢的东西的,但这个甜品,可以让弥雅和修斯特高兴。

  孩子们高兴,阿莱娅也会很开心:“您下次若是还有问题,阿莱娅愿意为您分忧,我的眼睛看不见,也没什么才能,就只能帮您这点小忙了。”

  “不是小忙,这个很重要。”

  白洛连连感谢,亚顿村的很多人曾经遇到过痛苦的事情,阿莱娅劝慰过他们,帮他们走出阴霾。

  所以阿莱娅是亚顿人的心灵导师,每当有人迷茫,都会来找她诉求指引。

  就连老叔曾经都受过阿莱娅的恩惠,而那个时候,她才5岁。

  ‘也许,我一辈子都得不到最好的。’

  ‘嗯,您一定得不到最好的。’

  ‘但是啊。。。’

  记忆里,一个女孩抓住了银发男子的手,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:‘您一定会得到比最好,更好的东西哦!’

  “呼~~~”

  屋子里,老叔抽着烟,他见白洛回来,脸上满是喜悦:“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
  “念头通达,浑身舒畅。”

  白洛一愣,问道:“您知道我去哪了?”

  这个问题很傻,以老叔的智慧,怎么可能不知道白洛是去找阿莱娅了:“师姐呢?”

  “阿莱娅那里。”

  “额。。。”

  白洛哭笑不得:“她,她也去了啊。”

  作为姐姐,伊瑟妃雅自然也很过意不去,所以白洛刚走,师姐就出现在了阿莱娅的面前。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不久后,师姐也回来了。

  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这次,轮到白洛问师姐了,然而师姐没说话,反而俏脸微红。

  “哎?什么情况?”

  这让白洛很好奇,阿莱娅跟她说了什么,竟然能让师姐显露这样的小女儿态。

  可惜,师姐不肯说,只是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  “阿莱娅,好厉害啊。”

  整个亚顿,除了白洛,也就阿莱娅可以影响到师姐了吧。

  “那孩子的厉害,你还没出生我就知道了。”

  老叔对阿莱娅的评价很高,他说:“给你句建议吧,以后遇到困难,外事不决问妃雅,内事不决阿莱娅。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白洛看着老叔,后者开始装傻:“不早了,睡吧,年纪大了,熬不住咯。”

  天天通晓的人,竟然说自己熬不住?

  “呼噜噜,哎呀,不要叫人家将军,老不好意思了嘿嘿嘿。”

  回到自己的屋子,白洛一进门就听见了伊妮雅的梦话,他觉得担心这丫头的自己,就像个傻子一样。

  “多大的人了。”

  白洛摇摇头,他将少女掀开的衣服盖好,遮住了她的肌肤,又拿出一件狼裘温柔的盖在她身上,这才躺下休息。

  第二天,众人整理好东西,准备出发。

  他们听从老叔的安排,并没有带许多物品。

  孩子和老人们乘坐在一辆辆马车上,村子里已经成年了的战力,包括那几十个妇女。

  凡是战力达到伊妮雅水平的,都骑着马在前方开道,或是分列两旁,保护马车。

  “踏踏踏。”

  诺尔斯更快一些,为众人先行探路。

  “那边有怪物,约翰去把它引开。”

  “好的,姐姐。”

  婕拉带着弟弟约翰一起,围绕着车队徘徊,他们要保护亚顿人不被野兽侵害,同时也防备着从暗中射来的箭矢。

  “都停下,换道,前面有人!”

  师姐发现了人迹,她连忙掉头,让众人改变行径路线。

  这片森林,与亚顿人所在的山脉不同,它太靠近人类的村庄和城镇了。

  也是因此,每年都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,落草为寇。

  或是繁重的赋税,或是无休无止的征兵,对荆棘领的人民而言,乖乖种地是养不活自己的,成为刀口上舔血的佣兵,是极少数的出路。

  但佣兵一旦背弃道义,比如劫掠了本应保护的雇主,他的信用也就彻底没了。

 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就成了山贼和海寇。

  “这附近,有大的山贼据点吗?”

  白洛走在队伍的前方,他身边是伊瑟妃雅,伊妮雅则跟老叔在队伍的中央。

  “有几个。”

  伊瑟妃雅说:“不过路线是阿爹和我一起商量出来的,虽然要多走几天,但遇到山贼的概率会低很多。”

  “即便碰上,我们也可以随时变道,路不止一条。”

  他们选择的路线,是经过层层筛选过的,安全有保证,风险系数几乎降到了最低。

  果然,走了两三天,白洛他们也没有遇到山匪盗寇。

  这天夜里,亚顿人找了片森林,在里面开出一片空地,升起篝火。

  他们也干脆,遇到树木,一言不合就直接挥起斧子砍倒,然后众人合力,将它们放到一边。

  等众人把事情解决,剩下的妇女们已经做好了当晚的饭菜。

  白天赶路,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只吃干粮。

  只有晚上,不走夜路,大家才有心思做这些。

  “好香哦!”

  “面条,面条,面条!”

  主食是面条,又烤了肉,加上附近河水中捕捞上的鲜鱼,夜晚的伙食是真的不错。

  有各种香料,去膻去腥,立刻就让晚餐变得美味无比。

  亚顿人如今已经习惯了面食,非常喜欢这种食物的口味,特别是伊妮雅,肚子饿的咕咕叫,偏偏饭菜做的那么香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。

  “擦一擦,伊妮雅。”

  “噢噢噢。”

  伊妮雅条件反射的擦嘴角,不过并没有什么口水:“哥你骗我,哪有口水啊。”

  “没有吗?啊,真没有啊。”

  “哥~~~”

  就算是伊妮雅,被嘲笑成小孩子,也是会生气的。

  “来,面条,大碗的。”

  “哥你最好了!!”

  一把接过白洛递来的面条,伊妮雅哪里还有什么不愉快,立刻呼哧呼哧的吃起来:“真香。”

  “慢点吃。”

  白洛笑骂了一句,然后让大家开始分配食物。

  “哗啦啦。”

  晚餐后,大家都在休息,白洛则开始安排今晚的守夜工作,可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书页翻动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