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二十二章 亚顿山蛮子(6000字,求推荐)

第二十二章 亚顿山蛮子(6000字,求推荐)

  诺尔斯与菲奥拉放飞了白鹰,半天后,它们带回消息————商队将近。

  高空俯瞰的优势,让亚顿人有着充分的准备时间。

  截杀也要选个好位置,距离太远,被人太早发现,那就是行动的败笔。

  “进山,不要管什么可持续发展,这几天,能打到多少猎物,就打多少。”

  “把看到的遇到的,全部打回来!”

  与此同时,绿林家的婕拉和约翰带着众人进山,他们放开手脚,大肆狩猎山中的野兽,并将其制作成肉干。

  光吃谷物虽然也能吃饱,但亚顿人喜欢吃肉。

  再加上即将搬迁,如今也不在乎山中野兽大批量的死亡会竭泽而渔,所有人都放开手脚,想怎么狩猎,就怎么狩猎,可把他们高兴坏了。

  “都到了吗?”

  夕阳下,白洛骑着雪莉,师姐骑乘着一匹棕色的战马,是老叔四年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

  白洛给它取了个名字,叫萝卜。

  伊妮雅、诺尔斯、婕拉,三人也都骑着马,算上萝卜,它们就是亚顿村全部的四匹马。

  “我和师姐先行一步,侦查是否有埋伏,排除意外情况。”

  “其他人,”白洛说:“按计划袭击营寨。”

  “遵命!”

  以诺尔斯为首的五人神色肃穆,他们受过老叔的专业训练,单兵作战能力极强不说,配合也十分默契。

  “我往西,你往东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白洛点头,他看了师姐一眼,说道:“出发!”

  五人直接闯入了深林,这里野兽盘局,甚至还有一些可怕的怪物。

  然而亚顿人可不怕他们,哪怕打不过,但要避开和击退,却是消耗不了多少气力。

  更何况还有师姐,她在亚顿村有着怪物克星、杀手的绰号。

  若非怪物的得肉率实在太低,最高的也才10%(锡牙野猪),有师姐在,亚顿人也不至于太过担心粮食问题。

  可即便如此,师姐依旧会偶尔进山,去拿怪物练练手。

  到了现在,师姐一进山林,怪物们就会退避三舍,哪怕是狩猎银鬃的时候,老叔都让她躲的远远的。

  否则以银鬃感知气息的能力,他断然不会选择跟师姐交手。

  毕竟,她可是怪物中的怪物!

  “这么精致的皮毛,那群山蛮子是怎么打到的?”

  这是一座营寨,栅栏高三米,主要用来防御野兽,而非同类。

  营地中,篝火照亮了一个绅士打扮的富豪的脸庞,他端详着手中的狼裘,那不是他的东西,而是另一个商人的。

  “这是雪狼的皮,不多见,放到清泉侯爵的领地,少说也能卖2枚小金币。”

  那人说:“女侯爵就喜欢这种东西做的衣裳,多少件都不腻。”

  “成本呢?”

  这个商人显然是新来的,只听对方嘿嘿一笑,得意洋洋的说:“一张只要5斤粮食哈哈,还是那种粗粮!哈哈哈哈!”

  不止他一人大笑,所有商人都贪婪的笑着。

  “进山出山的路只有一条。”

  “那些个山蛮子的村庄,土地很贫瘠,种不出多少东西。”

  “我们用粮食来找这些个山民换山货,他们不卖,就得饿死。”

  “唯一不好的,就是数量太少。”

  “毕竟只是一些山蛮子,雪狼可不好打,能打到一些,已经不错了!”

  一般人很难狩猎山中的怪物,即便成功了,也必定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  亚顿人低调,隐藏自己的才能。

  同时也为了可持续发展,让本就不多的野兽,能够有一个缓冲期,所以老叔克制自己,没有过多的流出山中的珍品。

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怪物的皮毛,能少流出,尽量少流出。

  “要怪就怪荆棘伯爵,我们可是本分的生意人。”

  营地里有三支商队,而除了他们外,还有近100来个全副武装,实力强劲的雇佣兵。

  “听说西边出现了亚顿人。”

  雇佣兵们早已习惯了奸商嘴脸,他们围坐在篝火旁,喝酒吃肉,淡定的聊着有关荆棘领的各种趣事。

  期间,他们提及了亚顿人。

  “亚顿?那群野蛮人,又有他们的消息了吗?”

  “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被王国清缴一次,各地都有消息,只有荆棘伯爵不像其他领主那样。”

  “他不派兵,只放赏金。”

  “那不是更好!10个金饼(五百万)啊”

  “但要捉活的,我们又抓不到。”

  “努把力,也许有机会呢?”

  最后的那个声音,与之前的粗犷不同,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“这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,那是亚顿。。。”

  为首的佣兵正说着,突然愣了一下。

  他抬起头,只见前方本来只坐了两人的树桩上,第三个身影不知何时挤入了他们之间。

  “哟!”

  银白色的刺发,狂野的穿着,这是个十八九岁的青年,正在朝他挥手示意。

  此时此刻,看着对方的笑容,佣兵心底升起了巨大的危机感:“敌。。。”

  “噗!!”

  锐利的枪头从诺尔斯手中刺出,贯穿了佣兵喉咙的同时,也将他的第二个字,强行打断。

  “敌袭。”

  “啊!”

  两边的佣兵几乎同时反应过来,然而从黑暗中袭来的利箭却比他们更快。

  “啪嗒,啪嗒。”

  两具尸体倒下,后脑勺上插着仅剩三分之一的箭羽,仔细一看,竟是将他们的头颅直接贯穿。

  “怎么可能。。。”

  如此强弓,更是几乎同时命中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  “敌袭!敌袭!”

 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佣兵,都被吓的一阵恶寒,他们想要出手,迎来的,却是诺尔斯的长枪轮舞。

  他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,枪势之中,更是带起了浓浓的憎恶与仇恨。

  “唰!”

  枪头自这些佣兵的脖前滑过,瞬息之间,鲜血喷涌,四人同时向后倒下。

  “哈哈哈,五个了,现在是不是我最多啊!”

  话音落下,只见诺尔斯一握手中长枪,整个人如同一头银色的白狼,猛地扑向前方。

  他闯入人群中,根本不管对方是佣兵还是商人,见一个杀一个,毫不留情。

  “哼,白痴。”

  婕拉不满的声音响起,她摸向箭囊,一次性取出了三支箭。

  “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!弓箭手呢?射击,快射击!”

  佣兵团长叫奥科,他十四岁加入佣兵团,二十四岁脱身独立,然后白手起家,花费二十年才建立了这个有着百人规模的佣兵队伍。

  然而仅仅一个照面,手下人就死了十多个。

  这才多久?

  “弓箭手在做什么?为什么还不射。。。”

  奥科回身,可看到的不是正在攻击的射手,而是一地的尸体。

  他们的脑袋、脖子等暴露部位,都插着一支没入大半的箭尾,奥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。

  这些敌人的实力不一般,他们。。。

  “亚顿人!”

  只有一种可能,除了亚顿人外,奥科想不出铁鹰王国这快递方,还有这种古怪的敌人。

  “撤退,快,撤退!”

  当亚顿人未成年,或者只有一个的时候,佣兵可以大胆的上去,将其捕捉。

  戴上镣铐,亚顿人也不过是被关进笼子的野兽,不足为惧。

  然而,若是让亚顿人拿到武器,且有足够的粮食让他们成长起来,哪怕只有一个,都会让奴隶贩子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  更别说,这里是两个正在配合的亚顿人。

  黑夜、森林,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,他们都处于劣势。

  “为什么要撤退?!你疯了吗?”

  “快把那两个疯子杀掉!”

  商人皮尔斯愤怒的冲到了佣兵团长奥科的面前,他喊道:“我命令你杀了。。。”

  “噗!!”

  皮尔斯的话未说完,一把单手剑已从后方,将他未着盔甲的胸膛贯穿。

  奥科脸色大变,他疯狂后退,脸色惊恐无比。

  “哈哈,我拿到头功了!”

  伊妮雅挥舞单手剑,轻而易举的将皮尔斯的脑袋砍下,她不知皮尔斯是谁,但能够下达命令的,肯定是大佬。

  萨罗斯从小就教育伊妮雅,杀一百个士兵,不如斩下一个将军的首级功劳大。

  “你穿的这么好,一定也是大鱼吧?”

  伊妮雅没有理会掉落在地上的脑袋,她没给奥科反应的机会,抬手就是一击。

  “呯!”

  奥科本能的选择迎击,可这一下,虽然勉强抵挡,却给佣兵头子的右臂带去了巨大负担。

  ‘这是什么怪力?!’

  手臂不住颤抖,隐隐作痛,奥科连忙后撤,可伊妮雅的速度却更快。

  她用的是单手剑,本身就以灵巧见长。

  伊妮雅的力气在亚顿人中不算大,只能算是中上游,但对比外人,伊妮雅依旧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  “呯呯!”

  “嘣!”

  连续两次抵挡住伊妮雅的攻击,却被其突如其来的一脚踹中腹部,奥科倒飞而出,撞在了树上。

  “你真的是大鱼吗?”

  伊妮雅把玩着单手剑,舞出一个又一个的剑花:“但你比锡牙野猪弱多了,这样的本事就能当老大了?不会吧不会吧?”

  这是白洛曾经玩过的梗,伊妮雅有样学样,她语气中的嘲讽之意,差点把奥科气吐血。

  “臭娘们儿!”

  三个亚顿人,今晚真他妈是见鬼了!

  自己这是捅了马蜂窝吗?

  那个村子,竟然是亚顿人的老巢!

  此时的奥科,哪里还不知道情况,他被骗了,被那群该死的愚蠢的奸商给骗了。

  什么毫无危险,这叫毫无危险!!!

  “集合!包围他们,别交手,用盾牌挡着!”

  奥科知道自己必须一战,亚顿人的凶暴,绝不在怪物之下。

  但奥科自知不是伊妮雅的对手,于是,他让剩余的佣兵们集中,当即就打算使用人海战术。

  对付亚顿人,绝对不能一对一。

  跟亚顿人玩单挑,简直就是找死!

  优秀的指挥,精良的装备,强大的战阵和布局,这才是对付亚顿人的不二选择。

  “快点解决他。”

  声音从伊妮雅身后传来,奥科闻声望去。

  可这一看,奥科顿时傻了眼:“怎,怎么可能。。。”

  一眼望去,只见佣兵,还有商队随行的仆从,一地的尸体。

  一个女子站在月下,她的银发随风飘荡,雪白的狼裘上不染一点血渍。

  师姐抬头,奥科看到了她的眼神。

  这一刻,奥科如坠冰窟,巨大的恐惧几乎让他感到窒息。

  奥科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,不明白自己只是跟伊妮雅交手几个回合,为什么手下就死了一片。

  可事实摆在眼前。

  自己手下的佣兵也死近半,特别是带着弓箭的。

  几乎所有弓箭手,都倒在了地上————是那个女人杀的!

  “他是我的啊,姐!”

  “快点。”

  伊妮雅有空说闲话,因为有伊瑟妃雅在后面,她才是解决这批雇佣兵的主力。

  “我投降!我投降!”

  奥科明白了,他不是这些亚顿人的对手,他们都不是。

  与其死战,不如投降。

  他们不是铁鹰士兵,跟亚顿人无冤无仇,对方没理由要下死手:“你是他们的首领吗?我愿意出钱,我什么都能给,放过我们吧!”

  奥科说的很快,几乎是瞬间就将自己的态度和意思,传达给了伊瑟妃雅。

  显然,这个强的不可思议的银发女子,才是这支队伍的首领。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然而,伊瑟妃雅没有回答,只是平静的看着奥科。

  “他们跟我们没关系!你随便杀!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“奥科你个混蛋!”

  “叛徒!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强盗!”

  商人们非常后悔自己选择了奥科的佣兵团,直到此时,他们才追悔莫及,不该贪图便宜。

  “投降了?这就投降了?我还没尽兴呢!”

  伊妮雅这是第一次外出作战,她无比期待能有一场势均力敌的搏杀。

  当然,有师姐在,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,她不会让妹妹遇险。

  “伊妮雅,住手吧。”

  伊瑟妃雅开口了,她的声音清冷,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放下武器,然后跪在地上。”

  “快!”

  奥科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刻下达了命令。

  “还不快跪下!!”

  佣兵们早已被诺尔斯杀的魂飞魄散,哪里敢质疑,纷纷将手中的武器丢到地上。

  “簌簌簌!”

  箭矢破空,吓的佣兵下意识的就要举动抵挡。

  可在骚乱中,箭矢没有射向他们,而是命中了淳淳不安的商人们。

  “啊!”

  “可恶。”

  “跑,快跑啊。”

  可惜,人的速度怎可能快得过利箭,再加上婕拉是亚顿首屈一指的神射手,仅仅不过10数秒,所有的商人,连带着他们的奴仆一起,全部倒在了地上。

  按理说,商人们身边或多或少有几个能打的精英。

  但他们被师姐盯上,就在那眨眼的功夫里,但凡有点本事的,全部身首异处。

  “啾!”

  嘹亮的鹰唳传来,这是亚顿人的暗号,婕拉躲藏在暗处,就像狙击手一样,她的位置是不能轻易暴露的。

  正是有着她的存在,让在场的佣兵,一个个胆战心惊,深怕下一支利箭会插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‘这是什么箭术。。。’

  奥科左右环顾,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  没有人需要第二箭,全部都是一箭毙命,且完全无视了身上的防具,就盯着没有防备的地方,命中要害。

  “咕噜。”

  奥科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亚顿人,还是整整四个。

  “放过我们吧,我们从来没捕捉过亚顿人,我们无冤无仇啊!”

  奥科很会说话,专门挑有用的部分,尽可能的避免激怒眼前的四人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你们太弱了。”

  师姐注意到了这些佣兵的徽章,她认得荆棘领的所有佣兵团,知道他们的来历。

  正如奥科所说,他们并没有抓不过亚顿人。

  想做,但没做过。

  “你,你不是他们的首领?”

  隐隐的,奥科感觉伊瑟妃雅的情况不对,她不像首领。

  “请让我见你们的首领,我一定会拿出让你们满意的条件。”

  奥科的话,并没有让师姐的神色有任何的变化,因为这不难猜测。

  “你很聪明。”

  正在这时,白洛骑乘着雪莉,从森林中缓缓走出。

  雪莉此时收回了天马羽翼和光辉,整体与普通的白马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这也是白洛的要求,他们需要低调和隐蔽,若非必要,绝不轻易暴露。

  “你就是首领吗?”

  奥科打量白洛,有些眼熟,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可能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吧。

  “我愿意赎买整个佣兵团,请开个价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白洛随意的点了下头,然后对诺尔斯与婕拉说道:“杀了他们。”

  “什么。。。”

  奥科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随之而来的箭矢,以及同伴的哀嚎却告诉他,白洛并没有跟他开玩笑,他们是真的出手了。

  “你骗我们!”

  放下武器,是的,他们说放下武器。

  可白洛并没有保证,降者不杀。

  他从未说过。

  “跑!”

  不需要奥科说明,剩余的大约四十多个佣兵,立刻向着四面八方逃窜,这加大了白洛等人的追杀难度。

  更别说还有人选择反抗。

  可惜,反抗的敌人都被婕拉狙杀。

  而那些好不容易站起来的,也要面对诺尔斯的长枪。

  这些人,一个都别想跑,全部都得死。

  更别说奥科。

  此人有些急智,并且知得进退,是个人物。

  但恰恰是这样的人,白洛更应该坚决消灭,因为留下他,后患无穷。

  “哈哈,又开始了,这个是我的!”

  伊妮雅看到逃窜的敌人,兴奋到了极点。

  獠牙兔她早就杀腻了,锡牙野猪又打不过,此时见到可以抢人头的机会,哪里还忍得住,只见少女高兴的冲进了人群中,大开杀戒。

  白洛看了一眼,但没太在意。

  有婕拉远程支援,再加上伊妮雅的身手,这些丧了胆气的土鸡瓦狗,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  “那个带头的,倒是有点判断力。”

  师姐询问白洛,他们分别往哪个方向追击,白洛摇摇头,说:“他们逃不掉的。”

  周边的地理环境,白洛熟悉的很。

  “伊妮雅别追了,”白洛看向伊妮雅,说:“你留下,看好这里的马匹和物资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伊妮雅有些不高兴,但大哥的命令,她从不违抗:“放心交给我吧。”

  “婕拉,往森林里追击。”

  “诺尔斯,走高处坡道,追杀上山的佣兵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两道身影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,他们与白洛配合过无数次,默契无比。

  “师姐你凭感觉就好。”

  对师姐,白洛没什么好命令的,她太优秀了,别说让白洛指挥,她指挥白洛还差不多。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师姐适合做统帅,不然就是独自行动。

  “走吧,雪莉。”

  白洛之所以淡定,自然是因为雪莉的存在。

  佣兵落荒而逃,可他们跑的再快,难道还能比雪莉更快不成?

  雪莉会飞的啊!

  “呼哧!呼哧!”

  奥科拼命逃窜,他走的是下山的路,而与他一起的,还有4名佣兵,都是他最信任的心腹。

  他们清楚奥科的本事,知道跟着他,绝对比自己乱转的生存率高。

  “那些亚顿人,怎么那么卑鄙?他们不是山蛮子吗?”

  一个佣兵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亚顿人,在他的概念里,亚顿人应该是空有蛮力的野人,大字不识一个的那种。

  “这支亚顿人不简单,那个骑着马的,还有另外一个银头发的女人。”

  奥科有些见识,他说:“这是一个有着结构和制度的部落。”

  “该死!”

  “那群白痴奸商!”

  “这样的亚顿部落就在眼皮子底下,他们竟然那么多年都没发现,愚蠢,愚蠢至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