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五章 随处可见的石头

第五章 随处可见的石头

  “某天,他外出,因为无聊捡起了一块普通的石头。”

  “随后,一如我们先前所做的那样,他将石头随手丢弃,丢在哪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  不过,在丢了石头后,也不知道这铁鹰王是不是脑子有病,他竟然莫名觉得那块石头还不错,于是特地回来寻找。

  “他找回了石头,但很快就又将它给丢了。”

  “额。。。”

  白洛听着,很尴尬,这已经是黑历史了吧:“然后他又回头去找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老叔点头,而这故事,听的白洛一脸懵逼。

  这人也太无聊了吧?

  可仔细想想,现实中确实存在很多这样的人,甚至很多人在年幼时期,都曾做过类似的无聊事情。

  “他一共丢了三次,第一次丢到草丛下,第二次丢到河水中,第三次丢到森林里,”老叔说:“而不可思议的是,他竟然三次都找到了。”

  明明丢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,却都被他找了回来。

  于是,那块石头里潜藏的奇迹之力被唤醒了。

  原来,这块石头正是奇迹所化,需要特定的条件才能激活。

  这个条件,正是三次将其丢到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,然后三次寻回。

  满足这个条件,它便会从一块普通的石头,觉醒为奇迹。

  如此,铁鹰王靠着那捡来的奇迹,用它强大的力量,摧毁了亚顿一族600年来,数十代人的心血,摧毁了整个亚顿王国。

  “铁鹰王是知道那块石头是奇迹吗?”

  “不,他不知道。”

  没有人可以在奇迹苏醒前,知晓那个东西是奇迹。

  就像一个人不可能会认为自己屁股下坐了十几年的马桶,会是什么宝贝。

  如果你有这种怀疑,那只能说明,你的想象力很丰富。

  “每一个奇迹都是与众不同的,只有找到它,然后刚好做出符合它觉醒条件的事情,它才会变成奇迹。”

  “所以,”老叔看向白洛,问道:“你觉得,某人获得奇迹的概率,是多少?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听完了老叔所讲述的故事,白洛仔细思考,说:“如果精确到某个人,比如说我们,有一件奇迹恰好在我们身边的概率本身就很低。”

  “因为按照老叔你所说的,一块石头,一株草,甚至是我们所使用的桌子椅子,都有可能是奇迹。”

  “但我们并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奇迹,除了让其觉醒外,根本无法证明。”

  “唤醒奇迹的第一步,即恰好在无意识的状态下‘发现’奇迹,这是万分之一的概率,”白洛:“而我们又刚好做了符合它的条件,一次又一次,这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这简直就像是中彩票一样。

  一个人专门去发现某一件奇迹,真的真的太难了。

  只不过,奇迹确实可以被发现。

  因为全世界有那么多的人,每天都会发生各式各样的事情,哪怕再怎么离奇,再怎么难以理解。

  总有一个人刚好得到奇迹,又刚好做了唤醒奇迹之力的事。

  这,完全是有可能的!

  就像是白洛的前世,每一次彩票开奖,总有一个或几个人中奖,但精确到白洛身上。。。

  好吧,白洛从来没中过彩票,哪怕是安慰奖都没中过。

  “要想得到奇迹,靠的不是智慧,也不是个人才华,而是运气。”

  老叔:“所以能获得奇迹的人,都是得天独厚的天之骄子。”

  老叔不承认铁鹰王的才华,但他为上天所眷顾。

  这一点,即便是老叔也要给予肯定。

  铁鹰王是主角,而老叔和白洛这样的,只是两个微不足道的路人。

  连配角都不是!

  “这算什么?”

  白洛很懵,他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规则:“那我们每天努力锻炼,拼命学习,有什么用?”

  答案就是,没什么卵用。

  老叔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  单纯从凡人的角度,老叔已经达到了白洛无法想象的高度。

  可他运气不够好,没有找到过奇迹。

  所以再拼命,再努力都没有用。

  “我不告诉你奇迹,是不想你为了寻找奇迹而浪费自己的生命,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,他们听说了奇迹的传说,从年轻时候起就开始做梦,为此拼了命的寻找,甚至可以对着地上的一块石头费尽心神。”

  “最终,虚度光阴,一无所有!”

  寻找奇迹跟追梦不同,后者可以靠努力和汗水,打下结实的基础。

  但奇迹寻找,真的是莫名其妙。

  它就像是白洛前世,有人寄希望于中彩票,然后一辈子什么都不做,只买彩票。

  若是彩票有规律还好,终归能研究出些什么,但奇迹。。。

  奇迹的觉醒,毫无规律。

  真正的大海捞针!

  全世界有多少石头,有多少草木,有多少动物。。。。。。

  这甚至不是运气不运气的问题,而是天注定,你有没有那个荣幸。

  天上掉馅饼,然后恰好掉在你的头上,仅此而已。

  “老叔你其实是不想跟我说的吧?”

  白洛理解了老叔的用意:“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奇迹,你就会把这些告诉我,而要是我一生都没得到,那也不用去想这些事,徒添烦恼。”

  “那么你找到了吗?”

  “我。。。”

  “不用回答。”

  老叔笑着拍了拍白洛的肩膀,他没有过多的询问:“做你想做的,有问题问我,我老了,现在也只能帮你这点忙了。”

  随后,老叔没等白洛再说什么,离开了。

  他今天下午还会进山,继续寻找猎物的踪迹,然后尽可能多的再打些东西回来。

  亚顿村真的太穷了。

  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粮食。

  如果能够有足够的食物,亚顿人才能发展,而不是像如今这样,大半人都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。

  “啊,老爹等等我啊,我也一起去。”

  伊妮雅擦着嘴,然后拿起弓箭,快步跟上老叔,同他一起进山。

  没有老爹,伊妮雅也就射个兔子。

  也只有跟着老爹,她才能助攻收获,顺便找机会抢人头。

  “老叔,果然还是老叔啊。”

  白洛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暗道:“他应该是猜到我获得了某种奇迹。”

  不过老叔跟白洛一样,也相信着他。

  老叔没多问,是因为白洛早已不是孩子,他既然不想说,那一定有自己的考量。

  而这就够了。

  年轻人就该走自己的路,老头子们的经验,终归只能作为参考。

  “这东西,应该就是老叔说的奇迹没错了。”

  白洛看向自己意识中漂浮着的黑皮书,他眉头紧皱:“虽说天上掉馅饼砸到了我,但你到底有什么用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