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三章 这个世界有魔法吗

第三章 这个世界有魔法吗

  这东西是什么,白洛不知道。

  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这本书是在他被野猪拱断腿,然后从昏迷中苏醒时出现的。

  白洛不知道这本黑皮书的来历,也不晓得它的作用。

  可作为穿越者,时隔20年,白洛却下意识的觉得:‘这会不会是我迟到的金手指?’

  如果被猪拱断腿是觉醒金手指的途径。

  白洛好后悔:‘为什么我不早点被猪拱?’

  “哥?”

  伊妮雅一愣:“什么资本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白洛是真的不知道,他摸不透这本黑皮书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  或许博学多识的老叔知道,可白洛潜意识里,却觉得不能将这本书的存在告诉任何人。

  就像魂穿这件事,是白洛最大的秘密,哪怕家人他也没有直接透露过。

  对于那些奇特的事情,白洛多以‘做梦梦见’来敷衍。

  不过,他早已不是前世的白洛。

  今生的他只是白洛·亚顿,是伊妮雅的大哥,也是这亚顿村的村长,他们的新首领。

  “回家吧。”

  白洛也没在外面多逗留,他今天只是下地走一走,其实还没恢复。

  “大哥我扶你。”

  “别闹,这么点小伤,嘶~~~~”

  刚想说几句狠话,可那极为酸爽的剧痛,却让白洛将话收了回去:“扶我扶我,嘶,今晚把那厮的猪蹄给我留下,亚顿家必须用敌人的猪蹄洗刷耻辱!”

  “好的哥,嘻嘻。”

  伊妮雅憋着笑,但还是温柔的搀扶着白洛回了小屋。

  “吱呀。”

  不久后,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
  “老叔。”

  满头的白发,虬须也是银白,他的面容坚毅,虽苍老,却让人信任和依赖。

  “小洛今天能下地了吗?”

  “一点小伤躺了一个星期,”白洛笑道:“丢脸啊。”

  “猪蹄留下了吗?”

  老叔笑了笑,转移话题道:“亚顿家的耻辱,必须用敌人的猪蹄洗刷!”

  “在炖了,马上就有猪蹄吃咯~~”

  角落里,少女围着围裙,手里巨大的木勺翻弄着锅里的猪蹄。

  说实话,亚顿人的手艺并不好,他们也没什么调味料。

  不能去腥味的野猪肉,能好吃到哪里去。

  但白洛并不挑食,对亚顿人来说,有顿吃的就算不错了,哪里还能挑三拣四。

  中午,饭桌上。

  “嘶呼嘶呼~~”

  伊妮雅狠狠的啃着猪蹄,老叔与白洛也吃了,但只吃了很少的一点。

  “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  白洛宠溺的说了句,他吃着风干的鹿肉,味道一般,但嚼劲还可以。

  老叔坐在他的对面,侧着身子,默默抽烟。

  白洛知道村子现在的状况。

  村子人口80,其中大多都是妇孺。

  曾经的亚顿人并不居住在这里,他们有一块更大的定居地。

  只是,当地领主迫害亚顿人,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和讨伐,逼迫亚顿全族的成年人,用生命抵抗。

  最后,只有极少数人在老叔的带领下逃进山里,躲过了一劫。

  80人的村子,不满13岁的孩童,占了大半,不算老人成年男女,仅有十人。

  老叔是前任村长,也是亚顿一族的前任族长,他要为亚顿村的村民负责。

  毕竟真要算起来,村子里的居民几乎都有血缘关系。

  最复杂的也能上数三四五代,发现共同的曾祖和曾曾祖。

  所以亚顿人的关系极为亲密,就像是一个大家庭,这么些年的风风雨雨,他们都是一起扛过来的。

  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  现在,白洛才是新的首领,他已经从萨罗斯那里接过了重担,所以这些事情,若非受伤,本应白洛负责才对。

  “跟以前一样,没什么变化,能装就装,可以拖,尽量拖着。”

  老叔不详说,可能也是不愿白洛担心。

  他现在,还是养伤为重。

  “有事?”

  老叔看出白洛有心事,这半个月来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考虑到年轻人有自己的秘密,老叔并未多问。

  但这次,白洛显然已经将问题写在了脸上,老叔就不得不问了。

  “是有点,那个。。。”

  白洛说:“有点疑问吧。”

  “今天那群士兵的事?还是前两天的商贩?”

  “都这么多年了,该习惯的也习惯了,要是村子里真饿死了人,我一定会要他们陪葬。”

  白洛说的很轻松,但其中的决意,却让啃着猪蹄的伊妮雅两眼放光。

  他们是亚顿人,在外人眼里,那是凶神恶煞的代名词。

  “加我一个!加我一个!我要射爆他们的脑袋!”

  “好好啃你的猪蹄,大人说话,小孩别插嘴。”

  白洛没好气的拍了下伊妮雅的小脑袋,然后看向老叔:“说说而已,老叔你别生气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生气?”

  “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么好,”老叔抽着烟,沉声道:“去做便是,现在你才是首领。”

  白洛并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。

  老叔当年外出闯荡,身经百战,他不止自己能打,更是传授了白洛和族人各种本领,将他们培养成了无比优秀的战士。

  可惜,因为身体原因,老叔已经走了很多年的下坡路。

  在战斗上,老叔将能够教导白洛的东西,倾囊相授——他没东西可以教了。

  “我年纪大了,这个村子,我们亚顿一族的传承,今后就要靠你了。”

  老叔说的很随意,不管白洛做的好,还是做的坏,那都是白洛所选择的。

  “最差,不过就是灭族嘛。”

  “若是真的被逼的活不下去,”老叔平静的说:“记得,一定要给我留颗脑袋!”

 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却透着巨大的仇恨与不满。

  “老叔。。。”

  老叔支持白洛,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,哪怕是带着他们送死,老人也会义无反顾的追随。

  救命之恩,教养之恩。

  如果说这个世界,谁让白洛最感激,那一定是面前的老者。

  “唔唔唔!”

  伊妮雅连忙咽下野猪肉:“给我!给我也留一颗!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好好的气氛,被伊妮雅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。

  白洛平静的看向伊妮雅。

  “额。。。”

  少女一怂,连忙把脸埋在了猪蹄下:“我吃猪蹄,吃猪蹄。”

  “说吧,有什么事。”

  老叔说:“我年轻时好歹在外面闯荡过,博学不敢当,但一般的事情,我还是略知一二的,小洛你想问什么?”

  老叔可不是算得上博学,跟他生活了近二十年,白洛深知这位老人的牛逼。

  “这个世界,有魔法吗?”

  “咳!”

  “咳咳咳。。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问题,让老叔呛了一口,他不解的看着白洛:“魔法,指的是什么?我没听过这个词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魔法的词汇,是白洛自己‘发明’出来的。

  这个世界的语言跟前世不同,既非中文,也非英文,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语种。

  所以魔法这个词,老叔确实没听过。

  但其中包含的意思,老叔却听懂了,应该是某种神奇的力量。

  “老叔您也没听说过?”

  昏暗的房间里,一老一少坐在老旧的灰黑色木桌上——他们面对着面。

  白洛一直将老叔视作这个世界的先驱,他所有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了解,都源自这位老人。

  可就连萨罗斯都没有见过魔法,那要么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魔法,要么,就是魔法极其稀少。

  ‘可不是魔法。。。’

  白洛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脑海中的那本黑皮笔记本:‘那它是什么?’

  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老叔眉头微皱,他问道: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了?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老叔的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期待。

  然而,白洛却感受到了老叔的恐惧,他害怕自己判断错误,因此失望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白洛将注意力从脑海中的笔记本上移开,他说:“可能是我出现幻觉了。”

  老叔察觉到了,但没有询问,既然白洛想要守护秘密,他也会帮白洛一起保密:“我不知道你说的魔法是什么,但要是超乎常人的力量的话。。。”

  老人吞吐着云雾,沉声道:“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