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二章 黑皮书

第二章 黑皮书

  冬雪在黎明的暖阳中消融,一滴滴融化的冰水,从木制屋檐上落下,在门前留下一滩滩灰黑色的水渍。

  房屋并不奢华,纯粹的木制结构,里面空间不小,却摆放着一张石桌,以及两张木床。

  地面坑坑洼洼,极为简陋、贫困。

  维度墙壁上,那挂满了一整面墙的野兽头颅标本,无声诉说着这户人家的辉煌和强大。

  “嗯,今天天气不错。”

  白洛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银鬃大裘,那是两个月前,他同老叔与师姐一起,三人费劲千辛万苦打回来的战利品。

  靠着它,白洛成为了亚顿村的村长,亚顿人的新首领。

  然而日子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美好。

  以前老叔管事,白洛不知道,现在他亲自接手,才明白老叔的压力有多大。

  亚顿村位于灰岩山脉深处,要出村,至少得走个100里的山路,仅一个进出,就得花大量的时间。

  而且道路蜿蜒崎岖,马车不好通行,可以走马的地方,又是深山老林,不是经验丰富的猎人,根本过不去。

  也是因此,往来于此地的商人,微乎其微。

  哪怕有,也会将价格压到最低,并且挑选轻盈方便的土产,进行交易。

  这让亚顿人深恶痛绝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“有点暖和了。”

  白洛如此说着,整了整雪白狼皮织成的御寒风衣,然后用力撑起手中的拐杖:“但还是好冷啊。”

  白洛·亚顿,一个来自蓝星的穿越者。

  “一眨眼,都二十年了。”

  二十年前,白洛魂穿到了这个世界。

  他保留了前世记忆,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。

  魂穿异界,重新开始。

  如果能配上一个金手指,白洛觉得自己也能成为人生赢家。

  可是很遗憾,白洛并没有得到什么金手指。

  不仅没有外挂,连这具身体的父母都在他只有三四岁的时候,被山匪强盗们夺走了生命。

  若非当时叔叔萨罗斯刚好回家探亲,白洛估计自己也难逃一死。

  “嘶~~”

  迈着还有些不稳的脚步,白洛跃过了门前滴水的水帘,同时嘴里抱怨着:“终日打猪,不曾想有一天,竟然被猪给拱了。”

  “哥~~大哥~~”

  远远的,白洛听到了一个欢快的少女的呼喊,他转头看向远方的土坡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少女叫伊妮雅,是师姐伊瑟妃雅的亲妹妹。

  两姐妹的父亲是老叔最好的兄弟,他们一起外出冒险,有着过命的交情。

  临终前,他将女儿托付给老叔。

  “我打到了,我打到了。”

  伊妮雅身穿雪白的狼皮戎装,那是老叔在三年前一次狩猎中,端掉的一窝雪狼。

  趁着外面的贵族狗腿们没发现,倒是给亚顿一家四口人,各添了一件御寒的大衣。

  “哥你看看,是不是它背刺你,拱断了你的腿?”

  银白色的秀发沾了清晨的露珠,灵动的眸子期待的看着白洛,活像一只期待得到主人嘉奖的小宠物。

  “臭丫头,叫这么大声,是嫌我不够丢人吗?”

  “银鬃都被我劈死了,却被一只野猪拱断了腿。”

  白洛说着,亲昵的揉着伊妮雅的秀发:“很光荣?”

  因为从小就由白洛照顾,将尚在襁褓中的女婴,培养成了现在的英姿飒爽的大姑娘,所以兄妹两人的感情,极为深厚。

  这一星期来,伊妮雅一直都在寻找伤了白洛的那头野猪,想要为兄长报仇。

  比起姐姐的优秀,伊妮雅至今也只能狩猎些野兔野鸡之流,差距极大。

  “嘿嘿。。。”

  “看看嘛,看看是不是它!”

  伊妮雅性格单纯,有些傻乎乎的呆萌,不过她向来与白洛亲密。

  兄长被野猪偷袭,伊妮雅如何能忍,隔三差五的就去林子里,伺机帮白洛复仇。

  “咦?好像就是它啊。”

  白洛面前的野猪,与他前世遇到过的野猪完全是两种画风。

  这种野猪的学名‘锡牙兽’,它有一人高,体格硕壮,可全身大部分都是骨头,能够食用的部分寥寥无几。

  其最鲜明的特征,就是口中的四颗锐利的银白獠牙,白洛便是被这东西伤到的。

  当时,他一个人单挑八头锡牙兽,干掉了七头,却被这家伙偷袭成功。

  “真的吗?!”

  听见白洛指认,伊妮雅激动无比,而这一星期的盯梢也没有白费。

  她帮白洛把场子找回来了!

  “啊,确实是,我记得它的牙,这里,缺了一截。”

  老叔教过白洛如何分辨野兽,白洛无奈道:“就只有一头?我记得它们是成群结队的吧?”

  “其实也不是我打到的啦,是老爹打的,一共四头。”

  伊妮雅知道即将被戳穿,于是立刻说道:“但我也出了力的,真的哦!”

  虽然她射不中野猪的双眼,可射膝盖,伊妮雅表示自信满满!

  “老叔呢,他怎么没回来?”

  白洛并不担心萨罗斯的安全。

  这片山林对他们亚顿一族来说,与后花园无异,熟的很。

  所以,白洛被猪拱真的很丢脸,他觉得伊妮雅能拿这件事调侃他好几年。

  不,以这丫头的性格,没准会是一辈子的黑历史。

  “老爹说他有事。”

  伊妮雅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去,白洛的脸色也不好看:“又是他们吗?”

  伊妮雅没有详说什么,但白洛怎么会不知道。

  要不是受伤,他才是要站到台前的人。

  萨罗斯年纪大了,而现在,白洛才是族长。

  “村子里本来就不够吃了,这个冬天好不容易熬过来,阿莱娅姐姐差点被饿死,现在竟然又来征收粮食。”

  阿莱娅是村子里的盲女,生活全靠村民们的接济。

  今年大雪,去年收成又不好。

  然后村子外的领主根本不管子民死活,一次又一次的征收粮食。

  阿莱娅是全村最善良的人,她自知是拖累,便将属于自己的食物分给了邻家的孤儿兄妹。

  若非白洛发现的早,她差一点就饿死了。

  伊妮雅气的咬牙切齿,握着长弓的手都有些隐隐发颤:“与其这样,还不如。。。”

  “好了。”

  白洛抓住了伊妮雅的手,他知道女孩的不满和愤怒,但作为新首领,白洛不能冒险。

  年轻气盛的时期已经过去了。

  这些年的闯荡和磨砺,让白洛学到了不少,也改变了许多。

  用老叔的说法,白洛已经是个合格的族长了。

  “这头野猪,是老叔让你先送回来的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剥掉皮,清洗一下,然后把肉分给大家吧。”

  “我记得修斯特小弟的病刚好,让他多吃点肉,补补身体。”

  说着,白洛揉了揉少女的银发,稍稍用了点力气:“别冲动,不管怎么样,人得活着,只要有命在,我们早晚能等到出头的那天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伊妮雅并不笨,她活泼好动,但是很听话。

  义父的,师姐的,大哥的,她作为家里最小的妹妹,向来以他们为主,从不自作主张。

  “我也想杀了他们。”

  白洛的话带着一丝寒意,可他是真的没办法:“但我们没有资本。。。”

  银鬃虽然凶恶,可终归只是野兽。

  白洛能杀掉怪物,却拿更加邪恶的人类无能为力。

  有时候,人心比野兽更可怕。

  “不,也不一定没有资本。”

  白洛将意识集中,一本黑皮书漂浮在了他的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