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一章 成为族长

第一章 成为族长

  大雪纷飞,这是寒冬———在异国他乡,很冷的腊月里。

  “喝~~~”

  热气从口中呼出结成了白雾,它们飘散在空气里,转瞬即逝。

  “老叔。”

  白洛跟老人躲在一块石头后面,他叫了一声,却见老人抬起手:“再等等。”

  借着掩护,两人谨慎的打量着前方雪白的林中空地。

  那里有一头银白色的好似狮子般的生物——它叫银鬃,一种生活在山野中,喜欢到处奔跑,随着四季转换毛色的奇特野兽。

  漂亮的银白,这是银鬃得名的原因,它的毛在冬天最美,算得上哺山守林人极佳的新年礼物。

  只不过,银鬃是食物链顶层的凶暴怪物,不仅稀少,更是极难猎杀。

  那些个被贪念吸引而来的猎手,不知有多少人成了它的口粮。

  很危险。

  会死。

  这就是哺山人提及银鬃时最先想到的两句话。

  叔侄俩生活的山村并没有银鬃这种生物,只是听到了银鬃的传闻,特地翻山越岭,花了几天几夜,这才终于找到它的踪迹。

  “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让妃雅准备。”

  老叔萨罗斯双目眯起,直勾勾的看着那头银鬃。

  白洛了然,只见他抬起手,接着向前一招。

  远方的树枝上,一个全身覆盖着冰雪,几乎与天色一白彻底融合的女子动了——她从腰后斜摆着的箭囊里抽出了一支,不,是两支箭。

  “小心些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白洛点头,然后握紧了手中的斧子。

  萨罗斯没有再回头看白洛,只见一身灰黑绒装的白发老者凝神聚气,他从石头后走出,正面暴露在了银鬃的目光中。

  银鬃凶狠暴戾,绝不是兔子,它不怕惊吓。

  这是一位王者,雪地雪原雪山的暴君,任凭那雪狼和巨熊都做了它的口粮,何况是个人。

  “吼!!”

  银鬃咆哮,却不随意发起攻击——它很谨慎,一如面前的萨罗斯,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兵。

  一人一兽,就这么对视着,彼此的身影倒映在对方的眼中。

  天很冷,大雪飘飞。

  刚拍掉冰雪的双肩,很快又积了一层。

  可老兵面不改色,他忍受着低温,将双手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,死死抓着手里的武器。

  “吼。”

  银鬃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人类,它的智商并没有多高,可惊人的本能却让这头怪物显得格外聪明。

  在萨罗斯的身上,它嗅到了危险。

  那是与它一样,站在物种顶点的人才有的气势。

  “沙啦。”

  然而,萨罗斯的气息却越发的不凝视,仿佛在这场王者的交锋中落了下风。

  于是,他退了。

  萨罗斯拔起了跟冰雪融为一体的靴子,向后慢慢退去。

  “啪啦。”

  “咕噜噜。。。”

  银鬃也动了,它向前迈出了一步,身子微微前驱,口中发出威吓般的低沉嗡鸣。

  那爆炸般的力量在它体内汇聚,仿佛只要刹那便能跨过这短短的数十米,将老人扑倒,然后咬断他的脖子!

  一退,再退!

  萨罗斯盯着银鬃,银鬃也看着他。

  只是,除了最初的一步,银鬃没再向前——它在警惕。

  老人停下了动作,彼此沉默,俱是屏住了呼吸。

  飞雪依旧,寒风吹在老人的手上,宛若刀割。

  “沙拉。”

  萨罗斯的动作很慢,他的脚从退步,变成了撤步,也就是靴子带着积雪向后拖动。

  这细微的变化,常人可能无法理解,但落在银鬃的眼中却成了最完美的进攻信号。

  “啪。”

  突然,萨罗斯的左脚踩在了一根枯枝上,他的眸子也在这一刻,下意识的向下微移。

  “吼!”

  银鬃动了,它的速度快的惊人,数十米的间距在刹那间只剩三分之一。

  “嘣!”

  “现在!”

  银鬃高高跃起的飞扑,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,与此同时,萨罗斯和它的眼睛终于完全交汇。

  他吸引住了银鬃全部的目光。

  “噗!”

  两支利箭划破飞雪,毫无征兆的猛地刺入了银鬃的双眼。

  “吼~~”

  遭人暗算的君王痛苦嘶吼,它怒了,也慌了,停留在半空中的雄壮身躯因为头颅的重创,失去了平衡。

  白洛从岩石后跳起,踩着它跃上了半空。

  “喝啊!”

  他的体格精壮,面容坚毅,手中握着的那把利斧,趁王者败北之际,猛地劈砍在了它的脑袋上。

  “嘣!”

  巨大的力量,狠狠压迫在那两支利箭之上,几乎让银鬃痛死过去。

  “轰隆!”

  然而白洛并未停息,他抽下了背负的铁锤,然后猛地挥舞,一次又一次的砸在银鬃脆弱的腰部,仿佛要将它的脊骨打断。

  银鬃的皮毛很厚,寻常利剑难伤,可钝击却防不住。

  “吼!”

  银鬃悲鸣哀嚎,可随着它晃动脑袋,几乎扎进脑子里的箭矢给它带来了更加剧烈的痛楚。

  帝王般的身姿想要站起来,却带动了腰间脊骨的伤势,让其直接崩裂。

  没人想要承认失败,更不愿接受死亡。

  但事实不会管你愿意不愿意,它只会告诉你————大势已去!

  终于,银鬃倒在地上,再也没了动静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白洛没有上前,老叔也只站在一边。

  还有师姐也在远方,凝视银鬃,以保证随时能用弓箭支援。

  就这样,三人等候了许久。

  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他们没有轻易上前,宁可多吹上几个小时的冷风,也要保证万无一失。

  在结果未出来前,决不能放松紧惕,这是萨罗斯多年来,唯一多次叮嘱的经验。

  “应该,结束了。”

  银鬃已经没有动静超过半个小时,白洛松了口气。

  他不是第一次跟着老叔进山狩猎,从珍贵的雪狐,到力大无穷的白熊,多年来伏雪地、卧夜岭,几天几夜不眠不休,什么苦没吃过。

  “确实死了。”

  伊瑟妃雅不知何时已经从树上下来,她走在雪地中,声音很轻。

  哪怕是白洛,都听不到半点声响,只能凭借本能,察觉到她的到来。

  “银鬃太大,我们带不回去。”

  伊瑟妃雅蹲下身子,然后拔出专门用来剔骨剥皮的刀刃。

  她要肢解银鬃,将其华丽的皮毛当场剥下,再带走一些珍稀的食材,进行保存。

  至于剩下的血肉,就给雪山中的其它狩猎者吧。

  只有让它们饱餐一顿,三人回家的路,才会更加平静。

  “让我来吧。”

  白洛连忙接过了师姐手中的剔骨刀。

  明明狩猎到了如此了不起的猎物,师姐却依旧维持着凝重的神色,仿佛随时防备着这头看似死去的怪物的反扑。

  看着女子那被汗水打湿,又在寒风中凝固的银白冰发,白洛颇有些心疼。

  她是白洛的义姐,是老叔萨罗斯收养的战友孤女,也是他认定的白洛的未婚妻。

  “阿爹,这银鬃需要拿到外面贩卖吗?”

  见银鬃的半张皮都被剥下,老人这才直起身子。

  他跟师姐一样,从头到尾都死死盯着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警惕。

  山中野兽不是人,它们没有人性,但这并不意味着野兽愚蠢。

  相反,它们远比你想的要机灵、狡猾。

  所以对付它们,猎人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。

  “不。”

  这并非萨罗斯第一次狩猎银鬃,他看了又看,最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烟斗。

  或许是打到猎物的欣喜,向来不苟言笑的老叔脸上,也难得的多了一抹喜色。

  “银鬃虽然值钱,但再值钱,我们也不卖。”

  老叔看向白洛,然后用力拍着他的肩膀,眼神中带着期望和认可:“它是你的战利品,从今天起,你就是亚顿一族的族长,我们的新首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