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三十一章 饺子包子的新吃法

第三十一章 饺子包子的新吃法

  陈家饺子馆这时候人还算是比较多的。

  虽然和昨天相比,人流量不过十分之一,但比平时要多一倍不止。

  看陈文正乐呵呵的模样就知道,他对现在的情况满意极了。

  看李飞带着人过来,陈文正走过来,笑着说道:

  “飞哥儿来了?这位是……”

  “这是我朋友。”李飞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“陈伯,今天的生意还行吧?”

  陈文正笑着说道:

  “已经很好了!照这样下去,下个月我就得扩大门脸了!”

  李飞指了指正在忙碌着的一位大婶说道:

  “人雇好了?”

  陈文正扭头看了一眼,然后说道:

  “这就是我那妻妹。在家里也是无事可做,正好叫来帮忙——原本家里是不愿意的,昨天她来帮忙,我给她分了一百文,结果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过来了。说全家都愿意让她过来,还问我要不要其他人……就我这小店,多一个人已经足够了。”

  李飞笑着说道:

  “现在你觉得一个人够了,再过一个月,可能你再雇两个人都不一定忙得过来!”

  李飞计划着再过一段时间,如果能把永宁坊美食排行榜做成长安城美食排行榜,那么陈家饺子馆哪怕吊个车尾,那人流量也绝对是现在的十倍不止!

  不过这事先不急,也不能提前说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里屋李氏喊了声:

  “当家的,你进来一下!”

  陈文正告了罪,往里屋而去。

  李飞看这里没啥事情,就准备离开了。

  里屋突然传来了陈文正埋怨的声音,然后他便掀开门帘走了出来。看到李飞要走,急忙赶上前两步,说道:

  “飞哥儿,这饭点快到了,你就在这里吃碗饺子再走也不迟啊!”

  李飞看了屈突诠一眼,笑着说道:

  “不吃了。现在吃不下。对了陈伯,出啥事了?”

  陈文正苦笑着说道:

  “这不昨天生意好嘛!内人觉得今天应该也不差,订的原料多了。现在不是半天快过去了,饺子才卖出去三分之一。要照往常,卖不掉的饺子回家自己就吃掉了。但现在看来,剩下的太多了,现在这天气还不是很冷,明天要坏掉,多可惜啊!”

  李飞飞头一动,指着正吃饭的客人问道:

  “陈伯,你这饺子馆里,我看只有汤饺和干饺,没其他的了吗?”

  陈文正有些纳闷:

  “饺子不都是这样吃的吗?还有什么吃法?”

  李飞笑了:

  “那陈伯,我给你说个办法……”

  他压低嗓子,把做煎饺和锅贴的办法告诉了陈文正,然后说道:

  “今天第一次做,你可以琢磨一下,比如打个折什么的。煎饺嘛,一文钱一个,开张打折,五个四文钱或三文钱,虽然费点菜油,但吃起来可香的多,我再让牛柱找几个人帮你吆喝一下,应该能卖掉!”

  论宣传,李飞是行家,但论做饺子,陈文正才是专业的。

  李飞虽然只是一说,陈文正立刻就觉得这事有门!

  他立刻把围裙一脱,冲里面喊了一声:

  “里屋的,这里你先支应着,我去去就来!”

  说完对李飞快速的说道:

  “我现在就去马铁匠那里搞平锅,这事啊,我看能成!这一次飞哥儿你又帮了我大忙,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,这情我记着!你先忙着,我走了啊!”

  说完,便连走带跑的往马铁匠铺子而去。

  旁边的屈突诠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飞,才笑着说道:

  “飞哥……兄弟,我说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?就这片刻功夫,就又想到了一门吃食!吃你这么一说,我还有点兴趣了……”

  李飞拉着他往外走,边走边说道:

  “想吃暂时也没有,不过先去包子店看看,说不定还能多一样吃食呢。”

  屈突诠越发觉得,和李飞交这个朋友,真是值了!

  光看他层出不穷的主意,就够自己好好学习的了。

  李飞又对牛柱说道:

  “柱子,把你昨天叫的那帮兄弟叫来,告诉他们要帮陈伯……还有冯叔宣传一下新的吃食。至于怎么宣传,怎么打折,工钱多少,你和陈伯、冯叔商量吧!”

  这种顺手而为的事情,李飞已经不打算亲力亲为了。

  做这些事情,怎么比得上薅那些大户的羊毛舒服呢?

  手里摩挲着玉佩,李飞和屈突诠一起来到了冯远山的包子铺。

  包子铺里的人比饺子馆要少一些。

  在李飞看来,应该是天气凉了,饺子馆里能喝到免费的饺子汤,包子铺里的白水自然是比不上的。

  “飞哥儿来了!”冯远山笑着打着招呼,里面正在给客人端包子的冯雪迎也羞涩的冲李飞笑笑。

  “冯叔,生意不错啊!”李飞笑着说道:“看着比往常人多不少!”

  冯远山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笑着说道:

  “那是!这人可比以往多多了。”说着他又有些不知足:“不过比昨天还是差不少……”

  “爸!您别不知足了!”后面冯雪迎插了一句:

  “昨天那种人流,哪怕就是下月初一也不可能了!毕竟飞哥搞的那个宣传,第一次大家肯定新鲜,时间长了,就不会有那么好的效果了!”

  这话在理,不过让李飞暗自意外的,是冯雪迎竟然有这种相对于现在人更加超前的意识!

  他仔细看了看冯雪迎,把人家小姑娘给看的羞红了脸,低头就往里间走去。

  李飞暗想自己是冒失了。这年头虽然比宋、明时开放的多,但最多也就民国水平,可不是后世的现代,你盯着一个女孩看,人家不会是觉得你认为自己美,而是会认为你是登徒子!

  冯远山看到这一幕,笑笑,说道:

  “其实我也知道,只是有些不知足而已!昨天那幕,就好像做梦一样,要是一个月有那么三五次,那真的就太好了……”

  李飞也没提扩大排行榜的事情,而是换了话题:

  “冯叔,你这包子,就这一种做法吗?”

  冯远山可比陈文正脑子灵活的多,立刻就说道:

  “就这一种,只是馅子不同——飞哥儿,你有新的做法?”

  做吃食换新花样,自然会吸引食客,这一点是常识。

  “有种水煎包的做法,具体是这样的……”李飞把水煎包的做法说了一遍,然后又说道:

  “刚才我在陈伯饺子馆里也说了新的煎饺做法,他去马铁匠那里订锅了。我看冯叔如果你有兴趣,可以也去订个差不多的锅试试。我再让柱子给你们宣传宣传,你再打个折,应该能吸引不少人来!虽然费些油,但赚头肯定是有的!”

  冯远山听到水煎包的做法,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,他冲里面喊了一声:

  “雪迎,你招呼一下飞哥儿,我去去就行!”

  那动作,和陈文正,如出一辙。

  李飞乐了。

  看样子,以后自己的餐桌上,得多一两样美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