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三十章 朋友,其实是这样子滴!

第三十章 朋友,其实是这样子滴!

  李飞手里拿着一枚羊脂玉佩,笑着对许诚说道: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这玉佩就暂时放在我这里吧。按我说,其实以你和屈突公子的关系,不用借条我也是相信你的,不过我现在比较缺钱,你懂的……只要你把钱拿来,我立刻就把玉佩还给你!”

  许诚听了这话,嘴唇气的都哆嗦起来了!

  尼玛!

  刚才是谁说银子不够,玉佩来凑的?

  刚才许诚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时候,李飞已经来到了他跟前,伸出了手。

  那看那架势,如果自己没带够银子,铁定是不会放自己走的!

  当然,许诚觉得,自己要想走还是能走掉的。

  毕竟对方就俩人,还都是半大小子,以自己身边家丁的身手,随便就放翻了。

  但是,他许诚好歹也是长安城里有名的纨绔,数得着的风·流人物,怎么可能为了一百两分银子就落荒而逃呢?

  我高阳许家、我风流公子许诚的面子不要了吗?

  况且一百两,对于他高阳许氏来说,还真不算什么!

  哪怕许诚不是嫡宗长房,月例也不止这些了!

  只是当他让家丁拿银子的时候,尴尬了!

  这一次出来,花钱的地方比较多,银子还真就没带够!

  全身从上摸到下,再加上家丁手里的银子凑一起,不过二十多两。

  许诚满以为以自己的名声,对方不会太过于苛刻,可是没想到,自己这名气,在这小子面前,不管用啊!

  最后还是屈突诠出面,李飞才有些不情愿的说让许诚拿身上值钱的东西来抵押。

  许诚立刻就感觉被侮辱了!

  他堂堂高阳许氏子孙,怎么可以赖账?

  但李飞目光瞄了一眼地上已经死去的老鼠,又看了看许诚,那目光就像是看傻子一样!

  许诚心情异常复杂!

  说实话,他还是有些感谢李飞的。

  毕竟那老鼠是在自己全程注视下,一步步从吃药到死亡的。

  想想自己每隔几天就会服食五石散,这体内得积了多少毒啊!

  如果发现的再晚一段时间,是不是会和老鼠一样……

  一想到这老鼠刚才死去时的狰狞之状,许诚便不寒而栗,还多亏了这小子,当然,还有屈突诠。

  不过这小子也太可恶了!

  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!

  最后,许诚只好不情不愿的把玉佩解下来,递给了李飞。

  李飞一眼就看中了这玉佩。

  ““物品名称:五福(蝠)羊脂玉佩;

  类别:饰物;

  主要原料:和田羊脂玉;

  历史;前朝皇室所有,后因战乱流入民间。

  评价:原料精致,周工精细,实为不可多得精品,评分8.8!”

  这可是目前李飞遇到的,评分最高的一样东西!

  这薅羊毛,特别是精致羊毛的感觉,真好!

  完全无视许诚离开时那“幽怨”的眼神,李飞冲着许诚喊着:

  “许公子,欢迎下次再来啊!”

  那神情,仿佛某种传承数千年职业里必不可少的中间人常有的职业表情一样!

  许诚在马车上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他成功的被许诚恶心到了!

  等许诚走远了,李飞扭头把玉佩塞给屈突诠手里,说道:

  “找个机会还给他,就说钱你已经帮他付了,这样,他就欠你一人情了。”

  屈突诠看着李飞脸上的笑容,突然有些感慨。

  觉得这二十几年,真是活到狗肚子里了!

  父亲和哥哥离开后,自己天天想着融入到那些顶级的公子的圈子里,和他们成为朋友,以此为父兄的助力。

  然而,自己这个异族,在那些人眼里,比小丑好不了多少。

  但屈突诠不想放弃,毕竟自己没做官,没办法帮上父兄,更不想给他们添麻烦。

  便拼命往那个圈子里挤。

  那些人流行干什么,他就干什么。

  但毕竟没有天赋,也不是内行,往往学不像。

  便被人称是东施效颦。

  这词,屈突诠还是问了人,才知道是啥意思的。

  屈突诠知道这是对自己的侮辱。

  私底下,他恨的牙痒痒!

  说这话的人中,就有许诚!

  但他不想放弃,因此还不得不在这些人面前摆着笑容。

  这也是屈突诠为什么无事喜欢到永宁坊这样的地方来——来这里,至少别人把他当人,当贵族看!

  今天,和李飞交上了朋友,看看李飞是怎么对自己这个朋友的?

  听到许诚阴阳怪气的对自己说话,李飞立刻就把脸打回去了!

  专门做实验挺自己,最后还把许诚的玉佩给自己,让许诚来欠自己的人情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朋友,是自己想要的朋友啊!

  现在想想,先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,真的有些可笑!

  这一刻,屈突诠突然想明白了。

  去他娘的什么顶级贵族公子圈,呆着不舒服的地方,融不进去的地方,挤什么挤?有李飞这样的朋友,不好吗?

  想到这里,屈突诠笑了,他把玉佩又还给李飞,说道:

  “这人情不值钱,我可不要,还不如你换银子痛快!”

  看着屈突诠的表情,李飞有点明白了,便也不劝,收起玉佩,说道:

  “我今天还有点事,你看,你是和我一起,还是忙自己的去?”

  朋友嘛,相互麻烦,也相互不麻烦。

  屈突诠抬头看了看天,然后说道:

  “时间还早,今天无事,我索性跟着你,看看你这百晓生,都晓些啥。”

  “我这名头你都知道了?看来你还真打听过我啊!”李飞便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:

  “要不要去吃点东西?”

  “吃东西就免了!”屈突诠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“我今天一整天都不想吃东西了!光想想那虫子,还有刚才的老鼠……咦!”

  牛柱跟着身后,提着那个笼子。

  至于死老鼠,已经被他扔掉了。

  先前看着李飞和许诚打赌,现在又和屈突诠侃侃而谈,这让牛柱很是羡慕。

  这两个人,可都是达官贵人后代啊!怎么说也是上流社会的。

  永宁坊的百姓有一个算一个,九成以上的人能够和这样的人搭上话,那是能当谈资说一两个月的!

  如果再和这些人搭上关系,那铁定是趾高气扬,恨不得告诉每一个人自己有个贵人朋友的。

  但看李飞对他们的态度,仿佛压根就没把他们当成贵人,相反,却一直是平等相待,甚至对于那个许诚,甚至还带着那么一点点儿敌意——牛柱和李飞自小一起长大,对李飞的某些小表情小动作还是很了解的!

  飞哥儿,还真是大变样了,变得……有些不认识了。

  不过很快牛柱便释然起来:变了,但还是飞哥儿!甚至变得更好了!以前飞哥儿对街坊可没现在这么好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