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二十八章 屈突诠其人

第二十八章 屈突诠其人

  五石散那玩意儿,李飞是久闻大名。

  据说晋时那帮子自号风·流的人物,很多人都吃这个,吃完便陷入到迷幻状态,什么离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  总之,要说有药效,肯定是有一些的。

  但更多的,却是毒性了。

  屈突诠看到李飞这表情,愣了一下,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,笑着说道:

  “飞哥儿,你莫不是以为这是砒霜?这可不是啊!这五石散,可是道家仙丹一样的宝物!等闲人求之不得,我也是靠着家父的名声才弄到的!珍贵着呢!为兄与你一见如故,怎么可能害你?如你不信,不妨看我来吃……这地方不妥,走,咱们去我家试试!”

  李飞摆手说道:“不是我不信你,而是这玩意儿的确有毒。我不骗你!”

  李飞的本事,屈突诠是见过的,对于他的话,自然也是有几分信的。

  结果这就卡在这里了。

  李飞也想结交这个耿直的朋友,又说道:

  “你是不是见过别人吃过,没事,所以觉得有毒是假?”

  屈突诠怕李飞误会,解释道:

  “我不是不信兄弟你,实在是……”

  李飞摆了摆手,说道:

  “我明白我明白。不过我告诉你,这玩意儿,是有毒的,而且毒性不小!不过一次的毒性,不至于致人死亡。但是,吃多了,体内积毒,身体就会虚弱,元气大伤,所谓的身轻如燕,不过是身体中毒过深,无法恢复,骨瘦如柴罢了!如果你不信,咱们可以作个试验!”

  一听做试验,屈突诠立刻来了兴趣,问道:

  “怎么做?”

  李飞指了指屈突诠手里的纸包,说道:

  “拿这个做,如果你舍得。”

  屈突诠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包,显然有点不舍。

  不过,他咬了咬牙,还是把这纸包递向李飞儿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:

  “哟!这不是屈突二公子吗?怎么着,在这地方交到朋友了?我看看我看看,这不是你昨天好不容易从终南山道观里求到的五石散吗?这也舍得送人啊?”

  李飞最烦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了,他接过纸包,扭头望向那声音的方向。

  一个头上抹油,脸上敷粉,披散着头发,穿着宽大衣袖的华服,坐在马车上的年轻人,正一脸讥笑的看着屈突诠。

  李飞立刻明白,恐怕屈突诠想加入的,就是这个年轻人所在的圈子吧?不过这人打扮怎么和那个何仪有点像?

  还是说何仪模仿的就是这一类人?

  总之,让人看着感觉不男不女,像后世那些已经分不出性别的明星,有点二尾子的感觉。

  屈突诠立刻解释道:

  “飞……这位是李飞,是我的朋友。他说五石散有毒,我正想请他做个试验呢!”

  “五石散有毒?哈哈哈哈哈!这是我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了!你这朋友,莫不是以为你是傻子?还是你真觉得他说的是对的?”

  屈突诠却一反刚才的犹豫,坚持说道:

  “李飞说这有毒,那肯定就有毒!我信他!”

  李飞暗叹,也难怪屈突诠不被这个圈子认可,就他这实诚样子,真是被那圈子里那帮被父兄熏陶的一句话都能拐三个弯的人卖了,还帮人数钱呢!

  不过既然他认自己是朋友,也索性帮他个忙吧!

  随即,李飞冷笑着说道:

  “我师从终南山五老,自晋时就已经知道,这五石散虽是药,却有大毒,久服致身体虚弱,行动困难,致人早衰早亡!可笑时人还有人以此为宝!”

  那人一听,表情一滞。

  原以为李飞是没什么见识的穷小子。

  结果这个终南山五老一出,逼格立刻就拔高了很多!

  要知道,李家要把老子认到自己这一家,崇尚道家。这五石散原型一说出自道家,这些公子哥服食五石散,一方面是向往晋时风·流人物,另一方面也是向李家的宗旨靠拢。

  但没想到,这李飞一句话一出来,明显能听得出来,这是隐世大家的徒弟啊!

  年轻人听了内心震惊,不过却不轻信,随后冷笑着说道:

  “你说是就是啊?我从来没听过终南山五老的名头!这五石散却是实实在在道家炼丹来的,从晋时就服食,我却从来没听过有吃死的!”

  说到这里,也不理会李飞,扭头对屈突诠说道:

  “你要不吃,不如给了我吧!给了这小子,也是浪费!”

  屈突诠还没说话,李飞说道:

  “这五石散,我只需要取一点儿作实验就行!如果那时你还能吃得下的话,剩下的给你!”

  说完,李飞左右看了看,正好看到牛柱从永宁坊里出来,正左顾右盼,找着什么。

  他立刻高声喊道:

  “柱子,有空吗?帮我抓个老鼠来!”

  牛柱原本就是来找李飞的,听到李飞的声音,扭头就往回走。

  要说一个人抓个老鼠,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  不过现在牛柱在永宁坊大小也算是个知名人物了,很快,他就拎着个笼子跑过来,里面是一只大黑老鼠。

  李飞对屈突诠说道:

  “看看就知道了。这玩意对人是慢性毒药,但对这老鼠来说,只要小小一点儿,就是大毒!”

  看着那公子衣着,家境应该不错。

  按李飞的想法,碰到了,怎么也应该薅一把羊毛的。

  不过这一次是为了帮屈突诠,暂时就放过他了。

  李飞有些遗憾的看了看那公子。

  那公子看李飞的目光这么直接,有点发毛。

  不过他还是坚持说道:

  “我还是认为,五石散没毒!”

  屈突诠感觉两个人针锋相对,他夹在中间有点不自在,立刻上前,介绍道:

  “这位公子,姓许名诚,出自高阳许氏,是长安城出了名的风·流人物,其祖曾任前朝礼部侍郎,其叔颇得秦王赏识!”

  说高阳许氏,李飞还不太清楚,但说其叔受秦王赏识,李飞立刻就明白,这位恐怕是大阴人许敬宗的侄子了。

  早知道就不这么麻烦,直接让这家伙把五石散拿走,吃死了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