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二十二章 ?是我说的,咋滴啦?

第二十二章 ?是我说的,咋滴啦?

  这一晚上,李飞是在梦中和别人不停的打斗中渡过的。

  起来后,李飞浑身酸爽,痛并快乐的,就是这感觉。

  毕竟从一开始连别人衣袖都摸不到一下,到最后能一个打三个,那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,真是太好了!

  李飞已经幻想自己是个武林高手了!

  当然,起床后,该干啥还干啥!

  昨天晚上的奖励,固然让李飞欣喜,但他更高兴的,是能够带着周围的这些人一起有所收获,改善生活,这比自己手里拿到几十上百两银子,要好的多!

  当然,如果手里有银子,那就更好了!

  心里想着好事,吃过早饭,和杜氏说了一声,李飞便往外走去。

  门外,大街上虽然已经有了人流,但和昨天的热闹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零星的几个人也是行色匆匆,为了生活奔波。

  主街上的垃圾还没被清走,马彪在远处正和几个坊丁一起在打扫着,看着有气无力的。

  看到李飞出来,马彪在远处招了招手,看样子想过来,不过大约是因为在扫街,最终还是继续在劳作。

  李飞冲他那边点点头,然后便往坊门外走去。

  永宁坊不在长安城主街边上,不过附近的街道两边也是店铺林立,各种招牌高高低低,幌子迎风飘扬,很有古风特色。

  对于李飞这个才来这个世界不久的现代人来说,颇有一番吸引力。

  来这个世界三天了,李飞今天才算是真正的有时间逛一逛这千年古城。

  长安后世号称六朝古都、十朝古都,还有叫十三朝古都的,汉唐都以此建都,足以说明其地理位置的优越性。

  虽然是大早上,但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,对于商家来说,这已经是销售的黄金时段了。

  转了一圈,手里提着几样小吃,李飞回到了永宁坊。

  刚到坊门口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坊门内出来。

  是那个小女孩?

  该不会是找自己的吧?

  李飞快步走过去,看到了那个小女孩,还有她身后的侍女、保镖。

  小女孩此时已经换成了女装打扮,脸上蒙着纱巾,正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什么。

  “是在找我吗?”李飞走上前去,笑嘻嘻的问道。

  那小女孩看到李飞,脸上喜色一闪而逝,不过听了李飞的话,翻了个白眼,矜持的说道:

  “谁要找你的?我只不过闲来无事到这里来逛逛!你这个登徒子!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李飞看得出来,女孩并没有生气。

  不过他也反应过来,这时代可不是后世,小女孩不能随便调戏的。

  他立刻正色说道:

  “是我不对,给你陪不是了!”说完微一鞠躬,不等女孩反应,接着说道:

  “还要感谢你昨天施以援手,我的麻烦解决了!另外,你给我剩下的钱,我不准备还了——”

  李飞话里的内容有点多,不过听到最后一句,小女孩自然反应道:

  “原本就没让你还啊!”

  不过脸上的喜色淡了些。

  而她身后的侍女和保镖则一脸的不屑,生生把李飞误会成了吃软饭的。

  李飞拉长语气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看到三个人的反应后,他才慢慢说道:

  “不还,是因为接下来我要继续做一些宣传方面的尝试,这钱就当是投资了。相信我,回报率很高的!”

  听了李飞这话,女孩的心情仿佛过山车一样,原来所信之人,并非登徒子,只是另有大计划,她一下子就相信了,笑着说道:

  “其实不必的,我只是觉得你小小年纪挺不容易的……”

  这话说的老气横秋的,听的李飞直想撇嘴,不过也就想想,随即问道:

  “你知道我的事情?”

  “是那个老爷爷告诉我的。”小女孩没什么心机,心直口快,问什么答什么。

  “萧……萧老爷子?”李飞立刻想到了那个老头,原本是直接说出人句的,开口才想起来这样没礼貌,才改了口。

  “那老爷爷姓萧啊?”小女孩并不清楚萧老爷子的名称,不过也并没有太多的好奇。

  就在两个人说话期间,从坊内涌出十几个人来。

  为首的人骑着高头大马,头顶束发金冠,脸上敷着白粉,身穿紫色丝袍,绣以金丝,腰系玉带,佩带羊脂玉佩,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。

  他的身边簇拥着十来个家丁,前呼后拥,排场不小。

  永宁坊不是大坊,坊门不太大,这十几个人一涌过来,还有匹马,直接就把整个门给占了。

  门外面的李飞和女孩等四人则正好挡在了这些人行进的路上。

 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李飞准备让路,顺便伸手准备拉小女孩避让到一边。

  但没想到那个骑马的青年一眼就看到了小女孩的侧脸,眼中精光大冒,骑着马来到小女孩身前,自以为很潇洒的转身跳下马,结果没料到脚下刚好踩着一块小白菜邦子,滑了一下,如果不是抓住马尾巴,差点儿滑倒!

  李飞抬头看天,嗯,这白菜可不是我踢过去的哟!

  而小女孩的保镖已经上前把小女孩护在身后,警惕的看着那个青年。

  青年耍帅动作没成功,也不尴尬,自己笑笑,然后手持马鞭,伸出去想把那个保镖拨到一边,一边动作一边嚷嚷道:

  “让让,让让!别耽误我看美人!”

  那个保镖一把把青年的马鞭拨到一边,看样子还挺克制。

  倒是那个青年的身边一个家丁走过来,在青年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,指了指李飞。

  李飞古感觉,麻烦来了!

  果然,那个青年踮着脚尖看了女孩一眼,然后指着李飞,傲慢的问道:

  “你就是那个说我三叔家鱼脍里有虫卵的李……李什么?”他说到一半,扭头问旁边的家丁。

  旁边的家丁急忙回答:“李飞。”

  “对对对,李飞!”青年手持马鞭点向李飞,“你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我马上叫人拿贴子送你去衙门,让你在衙门里好好想想,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!我何家可不是潘一刀那样的地痞流氓,你也不打听一下……”

  李飞一把拍掉马鞭,冷声说道:

  “我最烦的就是有人指着我——就是我说的你何家鱼脍有虫卵,我说的是事实,可不是诬蔑!有事说事,我最烦拿家世说事的纨绔子弟了!”

  咱不惹事,也不怕事!

  当然,手里有萧老爷子的贴子,必要的时候还是能充一充虎皮的!

  当然,李飞绝对不承认,自己昨天晚上才学会了初级擒拿格斗,现在有点跃跃欲试的想法,当然更不承认,在美女面前,是个男子都不能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