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十八章 ?谢谢你,真的!

第十八章 ?谢谢你,真的!

  臭肉?烂菜叶?

  如果这是真的,那白家真是丧了良心了!

  评审们还没说话,底下的百姓忍不住了。

  “白家这是丧尽天良啊!臭了的肉包到饺子里,就这也敢让人吃?”

  “哼!这些城里人真是不要脸!臭肉、烂菜叶子,只有饥荒的时候才见人吃,现在做到饺子里,这是把咱们当牲口吗?”

  “天啊!刚才我还在白家吃了包子……呕!”

  “这样的店不能让开了,呆会儿我就砸了他去!”

  “报官!这事要报官!不能让白家继续下去了!”

  ……

  白笑天听到底下百姓的话,脸都绿了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?

  他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:

  “我没有啊!那不是臭肉……我绝对没放臭肉啊!”

  喊到这里,他想起了罪魁祸首,立刻指着李飞说道:

  “是你!是你诬蔑我!是你怕我赢了陈家的饺子,诬蔑我!”

  说着,他扭头面向郭青山,大声说道:

  “坊正,你可要为我作主啊!”

  郭青山看了他一眼,又望向李飞:

  “李家小子,此事可当真?要知道,如果你说的是假的,白家报官,那可是能把你送进监牢的!你要想清楚!”

  李飞先是望向老者,说道:

  “首先,我问问老人家,这饺子,是白家的吧?”

  那老者看向家丁,那家丁立刻躬身说道:

  “是,这饺子的确是白家的。”

  李飞然后才对郭青山说道:

  “坊正,小子从不说谎!这消息才出来,我想白氏酒家还没得到消息,只要在他……”

  李飞指了指正在人群里拼命往外挤的白二继续说道:

  “只要在他回去报信之前,去白家店里搜查一下,就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假的了!”

  郭青山立刻大喝一声:

  “马六,去把白二给我抓住!”

  白笑天听了这话,彻底软倒在地,脸色苍白无比,真应了他的名字,白到笑天了!

  郭青山又说道:

  “陈三,带人去把白家后堂饺子馅料抬过来!”

  那个老者对自己的家丁说道:

  “萧武,你也带人跟去,帮忙!”

  李飞看了他一眼,老者感应到了他的目光,回望了一眼,目光中充满深意。

  倒是那小女孩冲李飞眨眨眼,张开口,无声的说了两个字。

  看口形,李飞觉得,那是“多谢!”

  想着自己两次帮她躲过比较恶心的吃食,也算是对得起这声感谢了。

  李飞冲她颌首点头,然后便招手叫来牛柱,低声吩咐几句,又对陈文正说道:

  “陈伯,这次比赛不用说,也是你赢了。你是继续在这里看,还是回店里去?”

  陈文正立刻说道:

  “我得回店里去了。这事一出,我想店里的生意肯定会非常的好,就我老婆子一人在家,怕忙不过来!”

  李飞笑着说道:

  “今天一过,陈伯你就得雇个伙计了。别说伯母忙不过来,恐怕你们两个人都忙不过来!”

  陈文正深以为然:

  “昨天你那么一说,我今天其实叫了内弟和妻妹过来帮忙,不然就我们两个哪忙得过来?得,明天雇人吧!这次原本是想帮你的,没想到真是托了你的福,先让我发了一笔,这生意还做大了!”

  “合作嘛,应该是双赢的!”

  “对对对,就是双……双赢!”

  陈文正走后不久,白家堂里的东西就被抬来了。

  抬来的一路,被骂的一路!

  肉果然是有臭味的,虽然不是很强烈,闻起来,大约也就是宰了四五天的肉。

  但这年头没冰箱啊,白家也舍不得买冰块,这肉自然就有味儿了。

  那白菜果然都是蔫了的,帮子上都有烂叶子。

  围观的人破口大骂,后面的人虽然看不清楚,但听前面的人骂,也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这一回,白家的店,算是彻底臭掉了。

  李飞看着已经瘫软在地的白笑天,感慨一句:何苦来哉。

  白家受的,纯粹是无妄之灾!

  不过李飞不会后悔,既然敢来碰自己的这个瓷,就要承受带来的后果!

  让李飞诧异的是,坊丁和那个叫萧武的,不仅抬来了白家后堂的原料,把陈家后堂的原料也抬了过来!

  陈文正跟着过来了。

  这一路抬过来,两家的原料一目了然!

  相比白家的臭肉,陈家后堂的原料算是非常干净的。

  肉是红白相间的新鲜肉,菜是去了边帮的新鲜大白菜,茱萸叶儿还很嫩,上面带着清洗的水。

  麦粉虽然不是很白,但大家都明白。这年头,雪白的麦粉,那是大富大贵之人才吃的,普通人哪吃得起?

  不知什么时候,那个小女孩已经站在了李飞的边上,低声问道:

  “你就是百晓生?那宣传单上的排行,真是你编的?你一家一家都尝过了?”

  李飞有些诧异,在他看来,这小女孩最多就是好奇,又有些贪嘴,没想到还会问这个。

  他点点头,说道:

  “是啊!我们永安坊美食不少,但知道的人并不多。像陈伯,饺子包的好,你看到了,馅料也选的好,但生意却很一般。我和他合作,宣传了他的吃食,他生意做大,我也得了吃食,这叫双赢,两全其美,何乐而不为?”

  小女孩嘴里喃喃重复着“双赢”,又扭头看着李飞俊朗的面容,脸微微一红,眼珠一转,笑着说道:

  “但我怎么听说,是你欠了别人的银子,才想出来这个办法,赚银子还账,不然就会被别人收走房子,那你以前,是不是也很顽劣?”

  李飞一听这个,脸一红,尴尬的说道:

  “马高镫短,马高镫短而已!一时不察,上了当,糗事,就别提了吧!”

  看着李飞吃憋,那小女孩捂着嘴笑了,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,笑的花枝乱颤。

  李飞两世为人,看着小女孩开心的笑,也忍不住一时失神。

  这女孩,真是已经长成了的美人胚子,再过几年,怕不是要迷倒众生的吗?

  而这女孩仿佛还不自知,笑的异常开心。

  “好了,谢谢你,我要回去了,有空再过来找你!”女孩大约也是感受到了李飞灼热的目光,脸一红,对李飞说道:“这个给你,算是谢礼了,别误会,没别的意思,更不是看不起你……只是……心意!”

  说完,便将一物塞进李飞的手里,然后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下楼,在那个大汉和侍女的护送下,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。

  李飞目送着她的背影,怅然若失……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