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十二章 十五有集

第十二章 十五有集

  第二天,九月十五,是个大晴天。

  永宁坊的人都知道这一天有集,早早的就收拾好,匆匆吃完早饭。有性急的,已经锁好门,离开家,准备开逛了。

  也有心细的,在家里盘算好需要置办的东西,大致的预算,然后才扶着老的,带着小的,离开家门。

  喜看热闹,是华夏人烙印在骨子里的天性。

  太阳才升起来,永宁坊正街上,已经是人流满满、络绎不绝了。

  从乡下来的人早早的就等在坊门外,待门一开,便涌进来,在主街边上摆起了摊子。

  鲜嫩的蔬菜,滴着鲜血的猎物,山里的蘑菇、野果,自家房前屋后的苹果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李飞吃过早饭,揉了揉发酸的胳膊,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  虽然有集,但杜氏喜静,又知道李飞有正事要做,便独自在家。

  把写好的宣传单、浆糊桶什么的都带上,李飞便出了门。

  一出门,李飞便被门外的情形给震住了。

  两世为人,也没见过这么多的人!

  平时可看不到啊,今天怎么这么多人?

  不过随即,李飞狂喜:这么多人,哪怕有十分之一,去自己宣传的那几家店,恐怕这一天也不止五两银子了!

  当然,李飞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。

  且不说那些店有没有能力接待这么多人,就看这些人中,有很多都带着吃食过来的,就明白这生意,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了。

  不过,李飞信心十足!

  此时,牛柱带着七八个年轻人走了过来,和李飞打了个招呼,然后说道:

  “来,叫飞哥好!”

  这些年轻人表情有好奇、有拘谨、有忐忑、有兴奋,显然是听了牛柱说了李飞的事情。

  李飞发现这些人中,还有几个面熟的,应该就是坊内的人,或者以前和自己一起找过活的,不过他已经不记得其中的人名了。

  这并不重要。

  李飞轻咳一声,说道:“柱子已经告诉你们要做什么了吧?我先声明一点,发这个宣传单,不能随便发完了事。一定要发到需要的人手里。你们一定要主动!如果那些人识字,那自不必说,如果不识字,那么就需要你们给介绍了,明白吗?”

  那几个年轻人参差不齐的回了一句“明白了”之后,李飞从手里抽出一张宣传单来,给他们解释起来。

  解释完后,又一一让这些年轻人复述这宣传单上的内容,直到每一个人都会了,这才把宣传单交给牛柱,说道:“柱子,你带他们去发几张,做个示范,然后让他们发。等发完后回来找我!”

  牛柱虽然有些着急,但却知道李飞做的这些都是正事,等李飞招呼他的时候,才接过宣传单,带着人离开了。

  此时李家院门前,已经站着三个四五十岁的老者,静静等着李飞。

  程瞎子也在其中,在看到李飞望向他的时候,急忙微一屈膝,陪笑着说道:

  “飞哥儿,我们来了,你看这活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还有一个人吗?”李飞看着三个人,皱眉问道。

  “那个说书的邓老三推说身体不适,今天来不了了。”程瞎子仿佛早知道李飞有此一问,立刻回答,然后又凑近李飞低声说道:“据说是潘一刀派人去他家里了一趟,他便不来了。”

  “那你们……”李飞有些疑惑,潘一刀不可能只警告邓老三一个人。

  “飞哥儿的事情,我义不容辞!”程瞎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  “说人话!”李飞皱眉训斥道。

  程瞎子立刻又弯了弯腰,笑着说道:“说实话,昨天我凑巧看到飞哥儿进了郭坊主家的门,还笑着出来的……我就知道飞哥儿的能耐!你看,我绝对是向着你的!他们两个,就是我苦心劝来的!”

  程瞎子信誓旦旦的指着另外一个说书人柴浪,和那个名叫黄璧的私塾先生。

  那两个人见李飞望来,也都赶紧点点头。

  李飞看这两个人衣着破烂,还有几个补丁,便大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看好自己是一回事,自己给的报酬高是另外一个原因了。

  他便说道:“那这样,现在咱们也不多说,直接干活,干的好,工钱加倍,还有一顿好吃的!”

  说完,便将要做的事情给三个人吩咐了。

  三个人听完,程瞎子和柴浪满口答应,倒是黄璧犹豫了一下,一咬牙,还是答应了。

  然后,李飞把手里两张小的宣传单交给了程瞎子和柴浪,他则带着最大的那张宣传单,以及其他小物件,往告示牌走去。

  黄璧则按他的吩咐,落后十几步,慢慢跟了过去。

  告示牌那里已经有坊丁在了。

  眼下算闲时,官家的告示大都是一两个月前贴的,已经模糊不清,李飞见了倒是大喜,正好行事。

  看李飞过来,那坊丁走过来招呼道:

  “飞哥儿,坊正让我过来帮忙,有事你吩咐就成!”

  李飞笑着说道:

  “是马彪兄弟吧?这事简单,咱们把这宣传单贴上去就成!”

  马彪接过李飞手里的宣传单看了一眼,笑着说道:

  “这么大!倒是好贴!这告示牌上的公文都是我贴的,这个我拿手,飞哥儿只需帮我照看是否方正便可!”

  说完,马彪从李飞手里接过浆糊桶,用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草刷,在墙上刷过浆糊,然后在李飞的指示下,将宣传单正正贴在了告示墙的中央。

  不得不说,现在的人们对于官府还是很敬畏的。

  宣传单一贴上去,附近立刻便有人围了过来,而且越围越多。

  这时候,李飞已经离开了,临走的时候,他往马彪手里塞了枚当十大钱,算是谢礼了。

  而马彪则守在告示牌这里,防止有人撕了宣传单。

  这原本就是坊正派给他的活,现在又有额外的钱拿,自然高兴了。

  “这告示上写的啥啊?”

  有人开口问道。

  马彪并不说话,当然,他也不识字,想说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这里有个一,有个二,有个三,我认得,其他的我就不认得了。”有人回了一句。

  其他人纷纷笑了起来。

  大多数人都不着急,他们知道,总会有人出来念的。

  而少部分着急想要看告示内容的人,不停的开口问着。

  这年头,识字的人少之又少,当场一时还真没能念告示。

  这时候,黄璧才慢慢踱步过来,在人群后面咳了一声,说道:“让一让,老朽看看这贴的什么?”

  这场景,这话要放在后世,恐怕不会有人理会的,但现在,人群却硬生生让出一条缝来,黄璧这才施施然走进去,扫了一眼告示,横看有点不习惯,不过倒不打紧,适应一下,开始抑扬顿挫的念了起来:

  “长安永安坊——美食排行榜……”

  李飞在远处,看到告示牌那里挤的里三层外三层,不时有人出来,又有人挤进去,而出来的人也被人围着问告示的内容,开心的笑了。

  成了!

  而主街的其他地方,程瞎子和柴浪两个人,分别在两个地方,也被人包围的层层叠叠的,他们同样在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排行榜。

  不过一刻钟后,陈家饺子馆、冯家包子店,便被络绎不绝的客人给挤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