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十章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(求收藏啦!)

第十章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(求收藏啦!)

  陈文正正在饺子馆收钱,扭脸看到李飞进来,笑着说道:

  “是飞哥儿啊!怎么,又有事儿了?你刚才才走,这是又有什么新招儿了?”

  李飞低声问道:

  “陈伯,能到后面去说吗?”

  陈文正愣了一下,点点头说道:“成!”

  然后,便对妻子李氏说道:

  “家里的,这里你招呼一下,我和飞哥儿后面说点事儿。”

  李氏痛快的应了一声,招呼客人去了。

  到了后堂,李飞也不坐,对陈文正说道:

  “陈伯,现在我能从你这里支多少钱?”

  陈文正有些意外:

  “你现在急用钱?要多少?”

  李飞点点头,说道:

  “陈伯,宵禁之前我要做几件大事,这钱,越多越好!”

  陈文正想了想,说道:

  “今天到现在,收到的饭钱有一两多银子,到关店前,大约还能再收一点儿……飞哥儿,明天咱这合作还搞不?”

  李飞点点头,说道:

  “搞啊!我现在找钱,就是为了明天更好的宣传……”

  “那今天的备料钱是三百文,明天是十五,有集,至少得备四百文的原料,我这里能给你七百文钱。”

  陈文正笑着说道:“也多亏了你的这办法,今天来吃我饺子的人,是往常两倍的人呢!”

  李飞一听陈文正这么说,眼睛一亮:

  “明天有集?”

  陈文正有些奇怪的问他:

  “怎么?你忘记了?咱们永宁坊和外面一样,每逢初一十五有集啊!长安城里的人,周边乡下的人都会逛逛,人多!虽然不少人都是自己带着吃食,但来饺子馆的人也会比往常多一些!”

  “那太好了!”李飞儿原本的计划就有针对性,现在加上有集,他暗想,简直是天助我也!

  “陈伯,那你备料的钱再加一倍!不然明天绝对不够!可能你还得赊更多的料!”

  从陈家饺子馆出来,李飞又去了其他几家店。

  虽然才只一天时间,但几家店主都看得出来,李飞的这个新招对于他们的生意,是很有帮助的。

  因此李飞说要提钱扩大宣传,这些店家都非常的配合,冯远山干脆把自己的积蓄都拿了出来,一半给了李飞,一半说要全部进料,准备明天大干一场!

  李飞很感动,因此行动也更迅速。

  他叫来牛柱,说道:

  “牛柱,你去找这么两个人,对了,把程瞎子也叫上,他坑了我一回,这一次一定要让他补了!”

  然后,便把要找人做的事给牛柱说了一遍。

  “那飞哥儿,你呢?”牛柱这两天跟着李飞一起做,心里比较有谱,现在李飞让他一个人去,他有点没底。

  李飞说道:

  “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!对了,这钱你先拿着,找到人后,先给个定钱,让他们安心,一个人……就先三十文吧!说明天有集,做的好了,价钱翻倍!”

  “这么高?”三十文钱,牛柱两天都不一定能挣来!

  “所以,要找靠谱一点儿的!程瞎子就先别给定钱了!告诉他要不来的话,明天过后,打断他的腿!”

  牛柱抱着钱,念念叨叨的离开后,李飞也往自己的目标走去。

  自己的灵魂到这个世界后,这是第一次要去,见官。

  永宁坊在长安城西南角,算是比较穷的坊了。

  坊正姓郭,叫郭青山,是府兵出身。

  据说郭坊正是和高祖李腾一起打过天下的,本身就是永宁坊人,积劳在军营原本是可以当个校尉啥的。

  不过郭青山觉得现在天下基本上太平了,他自己仗打的差不多了,不想再在军营里呆,就找了老长官的关系,回到长安城,在永宁坊里当了坊正。

  据李飞的印象,郭坊正刚当坊正的时候,那真是铁面无私,谁犯错都要受罚。

  大家暗地里都是说他把军营里那一套规矩给带回来了。

  直到后来,郭青山大约也发现,坊民不是兵丁,不能那么搞,这才慢慢松下来。

  要照以前,潘一刀压根就发展不起来!

  不过现在郭坊正老了,加上潘一刀上面又有人,这才容忍下来。

  不然的话,郭青山轻轻松松就能把潘一刀给镇压掉!

  以前的那个“李飞”对于郭坊正并没有太多的了解,印象中只是一个表情严肃,每天会督促坊丁开关坊门、张贴告示,除了坊里有纠纷需要找坊正处理,平时很少见他人。

  特别是当李飞越来越大的时候,郭坊正似乎就很少出现了。

  但是现在的李飞自然不会因为郭坊正不出现,就忽略掉他的影响力!

  如果真的是没影响力了,坊正的位子早就成别人的了!

  看郭坊正十几年里还牢牢的坐着坊正的位子,就知道他有多厉害了。

  就如后世农村里干过十几年、几十年的村支书一样,如果没有特别过硬的理由,哪怕是乡镇一级的官方机构,都不能把这样的人从位子上拿下去——难以服众,去掉后换新人,工作几乎是开展不了的。

  当李飞提着五斤猪头肉敲开郭青山家门的时候,郭坊正黑着脸看着李飞,并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。

  李飞扬了扬手上的猪头肉,笑着说道:

  “郭大伯,能进去说话吗?”

  郭青山哼了一声,转身进去,算是给李飞开了门。

  郭青山大约一米七的个头,虽然没有牛根那么壮,但看着却非常的结实,走路步伐很重,一步是一步,踩在地上咚咚响。

  李飞觉得有趣。

  小时候宵禁时没能及时赶回家,只要听到咚咚的脚步声,就知道是坊正带着坊丁来巡查了。这时候李飞和小伙伴们都会悄悄贴墙藏好,等巡逻过去后,再跑回家。

  “臭小子,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  郭青山的院子比李飞家的大,四合院形式,院中有一株小孩腰粗的枣树,如今树上还挂着红通通的枣子。

  枣树下放着一张石桌三张石凳。石桌上摆着一盘枣,和一陶碗水。

  郭青山也不给李飞让坐,自己坐下来,喝了一口水,就那么抬头看着李飞,等着他说话。

  李飞连忙将猪头肉放在桌子上,凑过去,也不见外的坐在石凳上,抓起一枚枣放进嘴里,感受着甜丝丝的味道,然后感慨的说道:

  “郭大伯过的,这真是神仙日子啊!”

  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郭青山最烦人卖关子,“如果不是看着你死去的爹面子上,这门我都不让你进来!”

  李飞不得不感叹,自己过世的爹,至少在永宁坊里,给自己留下了相当“厚实”的人脉。

  不再卖关子,李飞正色说道:

  “郭大伯,我想明天在告示牌上张贴一张宣传单。”

  “就是你这两天搞出来的那个什么排行榜?”郭青山眼睛一眯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  “是!”李飞丝毫没有被郭青山的表情影响到,他笑着说道:“我可不是白用哟!每贴一天,一百文钱!”

  说到这里,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

  “其实我说郭伯,咱们那告示牌放在那里,每天闲着,实在是有些浪费了!完全可以用来创收啊!”

  “创收?”郭青山眼睛一亮,“怎么说?”

  李飞乐了,只要你感兴趣,那就好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