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九章 当头一盆雪水,透心凉啊!

第九章 当头一盆雪水,透心凉啊!

  有了这样的情况,李飞便放心回去。

  一晚上没睡,一直绷着,此刻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,倦意忍不住涌上来,他索性回家里去睡了一觉。

  待起来,发现日头已经西斜,便立刻爬了起来。

  忘记让杜氏叫自己起床了!

  不过恐怕就是对杜氏说,她也不会按时叫自己起来的,毕竟当娘的疼儿子,那是铁定的。

  匆匆出门,找到牛柱,便往陈家而去。

  从陈家出来,李飞的脸色有些阴沉。

  他又匆匆去了其余五家。

  得到的结果,如同一盆雪水,直接浇在他的头上!

  上午看到昨天的那二十几张宣传单的转化率不错,满以为现在过了半天,上午的那一百多张应该更好。

  毕竟数量更大!

  然而,让他失望的是,从上午到现在,六家店铺里,虽然客人增加的不少,但算起来转化率,还不及上午的一半!

  这其中有问题!

  李飞思索了半天,一拍脑袋!

  是自己搞错了!

  上午去陈家吃饺子的时候,其实上午那传单已经发完了,一百多张当时就有不少开始转化了。

  自己却把其中一部分算到了昨天的上面,高兴的太早了!

  照这样下去,按昨天计算的分成,今天晚上满打满算,自己能拿到半两银子,这怎么能够?

  这距离自己的目标,差的太远了!

  必须得再想出新的办法!

  但是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?

  按李飞原本的设想,这一百多份宣传单发出去,那就有百多户的潜在客户——记住是,一百多户!

  现在识字的人大约都是中产或者接近中产的人了,家里至少都是五六口主人,再加上下人,一家差不多十口人。

  虽然只有一两天,但这些人也有亲朋好友,就算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口相传,这知道宣传单内容,并感觉到新鲜的人,差不多也有上千了吧?

  但是现在呢?

  转化率,连三成都没有!

  李飞知道,如果想不通其中的关节,哪怕今天晚上自己写再多的传单,哪怕明天全都发出去,情况也不会有太多的改变。

  那么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?

  李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开始从头捋。

  从昨天那二几十张宣传单来看,自己的这一招宣传效果还是很不错的。

  至少在还没多少广告宣传手段的现在,宣传单对于扩大产品的受众是很有帮助的。

  不过呢,这个帮助,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大……

  想着想着,李飞脑海里便有了一点线索!

  宣传单发出去,都是给认字的人看的!

  但是!

  这个世界上,不识字的人占了九成五以上,认字的人,不过还不到半成!

  自己写出来的宣传单上的吃食,那都是普通劳苦大众吃的,识字的阶层大都是中产,最多会尝鲜,但绝对不会当成主食,更不会重视这个。

  反倒是普通的老百姓,才会在相同的几个大子儿价钱面前,来挑选哪个更合品味、哪个更划算、哪个更物美价廉,也就是追求那几个大子儿的性价比!

  自己完全是把宣传的受众,给搞错了!

  找到了问题,李飞立刻就开始思索起对策来!

  必须在天黑之前,把对策想出来!

  ……

  在李飞这边忙碌的时候,潘一刀那边,也并没有就此坐等两天后收取房契。

  潘一刀虽然好勇斗狠,却也不是无脑之辈,能在永宁坊站住脚,横行这几年,他自然也是有头脑的。

  从李家回去,潘一刀便立刻叫来了他的手下,吩咐道:

  “麻二,你去盯着李家小子,把他的一举一动都记下,然后过来向我报告!”

  “赵四,你去警告和李家相熟的那几家铺子店家,告诉他们绝对不能给李家借钱!另外,去附近的几家当铺,告诉他们的朝奉,如果李家去押东西,给我把价往死里压!绝对不能超过三两银子!”

  一个个指令发布下去,潘一刀这才大马金刀的坐下来。

  家里的使唤丫头急忙上前来给他倒水,捏胳膊,喂水果。

  这作派潘一刀原本自然是不会的,但有一次去他的靠山那里,看到对方搞的这一套,把他给羡慕坏了,立刻就学了来。

  以往这样的情形,他会闭着眼睛好好享受,但是,今天他只要一闭眼,眼前就会出现李飞面对他时那不卑不亢的镇定表情,这让潘一刀很不舒服!

  在永宁坊,他潘一刀的名字虽然不说止儿啼,却也绝对有着极强的震慑作用。

  那些不服他的,或者敢于和他对抗的,要么被他收拾了,非死既残,要么被他整服帖了。

  还没有哪个半大小子敢于这么直视自己,甚至还叫自己“潘矮子”!

  要知道,哪怕是自己的靠山,也会很照顾自己的情绪,不会叫自己这个已经多年没被人叫过的浑号了!

  这个仇,一定要报!

  第二天,当手下来一一汇报事情的时候,潘一刀着重听了李飞昨天和今天的行踪。

  “什么?发写了字的纸?美食排行榜?这是什么东西?卖的吗?白发?他是失心疯了吗?和食店合作?那能挣多少?”

  综合了一下手下报上来的情况,潘一刀有点看不明白了。

  但,这也更让他不安了!

  李家这个半大小子,绝对没干好事!

  说不定,让他这么一搞,还真成事了呢!

  “你是说,这小子跑到何家的鱼脍店里,去说人家的鱼脍有虫?”

  潘一刀一边掏着耳朵,一边问,“那何家肯善罢干休吗?”

  “那小子跑得快,何家的人没追上。”手下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  “既然这样,你去何家一趟,就说我说的……”

  潘一刀吩咐一番后,又取过手下找人抢来的宣传单,虽然他不识字,但他已经知道,上面排名第一的,是陈家的饺子。

  “嗯——赵四,我记得你亲戚家好像也开了饺子馆,你去,把你的亲戚叫来,我有好事找他!”

  手下再次一一离去。

  当所有的事情都吩咐过后,潘一刀才感觉心放了下来。

  这时候,手下白三弯着腰陪着笑说道:

  “老大,其实不过是一个小院子,咱们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心思吧?那院子也不值几个钱……您要实在要,我们哥几个晚上偷偷过去,把那小子打一顿,他自然就会把院子交出来!”

  这事白三不是第一次做,说的驾轻就熟。

  “你懂什么?”潘一刀这一次没如白三的意,瞪了他一眼:“这一次,那个李家小子当着那么多街坊的面落了我的脸,我就要堂堂正正的把院子赢过来!让这永宁坊的穷鬼们知道,我潘一刀可不是好惹的!这事还没成就打黑棍,那岂不是谁都知道是我做的了?”

  白三被训,却丝毫没有不满,他笑着说道:“那老大,我明白了,等明天您把院子收回来,我再去把他打一顿,那时就没人敢说了!”

  “算你聪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