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五章 ?这鱼脍,有问题啊!

第五章 ?这鱼脍,有问题啊!

  走出陈家饺子馆,牛柱低声问李飞:

  “飞哥,这事,能成吗?”

  虽然他毫不犹豫就跟着李飞出来,但并不表示他觉得李飞能顺利的用两天时间赚回五两银子。

  更多的,只是义气。

  要不说,仗义每多屠狗辈呢?!

  李飞知道如果不打消牛柱的疑虑,后面恐怕问题会越来越多,牛柱的积极性也难调动起来,便一边走一边给他解释:

  “柱子,你是不是觉得,做小吃生意,就主要是把吃的东西做好,味道好了,口碑来了,大家才会多来吃,生意才会好?”

  牛柱理所当然的点点头,说道:

  “肯定是啊!老祖宗们不说‘酒香不怕巷子深’嘛!只要东西好,迟早是会有人来吃的!”

  李飞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

  “那可不一定!就比如陈伯家的饺子馆,如果放在不临街的小巷子里,生意会有这么好吗?如果他门前不挂上饺子馆的幌子,能吸引这么多的人吗?”

  接着,李飞指了指永安坊大街,又指了指远处长安城说道:

  “如果把陈伯家的饺子馆放在朱雀大街,生意会不会更好?”

  “那是自然……”牛柱点头,然后恍然大悟:“还真是这个理啊!不过,这和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?两天时间,可不够咱们在朱雀大街上找铺子,何况那里租金肯定贵……”

  李飞拍了自己脑袋一把,自己刚才纯粹是多余解释!对这石头脑袋的牛柱,果然如牛根所说,吩咐他就是了!

  然后,他就指着前面的铺子说道:

  “咱们还是去下一家吧!”

  而在陈家饺子馆,李氏拉着陈文正,疑惑的问道:

  “相公,你看李家飞哥儿这主意,成吗?”

  陈文正摸了摸胡子,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

  “应该……有点效果吧?毕竟能让更多的人知道,咱们这饺子馆生意自然会好一些,况且咱们又不付出什么,但是,飞哥儿这样做,两天内能赚五两银子吗?”

  李氏生怕陈文正又要把钱给出去,急忙说道:

  “既然李家的飞哥儿那么笃定能成,你就看一回呗!说不定人家能给你个惊喜呢!”

  陈文正还真就信了这话,点点头说道:

  “也对,不过要这样的话,这两天要备的料可就要多了。这四百文,不如拿去多买些肉、菜备着,免得到时饺子不够,误了飞哥儿的事!”

  听丈夫口口声声都是在说飞哥儿,撇了撇嘴,没再说话。

  一中午找了朱家的汤饼、韦家的馄饨,柴家的锅盔,范家的甑糕。

  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听过李飞家的事,或者知道李讯这个人。对于李飞的提议也都答应了下来。

  反正自己并不需要负担什么,相反如果李飞能够让自己家的店生意大增,那铁定是大好事了。

  而看过这几家后,李飞对于自己接下来将要做的事情也基本上有谱了。

  经过神鉴术,韦家的馄饨5.4分,柴家的锅盔5.6分,范家的甑糕5.9分,而朱家的汤饼,也就是羊肉面条,倒是达到了6.3分。

  接下来,便是这几家中店最大的何家的鱼脍。

  先前的行程都非常顺利,李飞自然也觉得,何家应该不会拒绝。

  毕竟是无本赚利的事情,有点眼光的人都不会拒绝的。

  何家鱼脍的店是二层楼,虽然现在午饭时间已过,但仍然能看得到,店里还有客人在。

  一进门,店小二便过来哈腰问道:

  “二位客官,要吃什么鱼脍?我们这里有今天才捞上来的鲜河鱼,大师傅刀工上乘,保您满意!”

  李飞刚要说话,柜台后面的一个中年人定睛一看,立刻嚷嚷道:

  “哟!这不是李家的飞哥儿小子吗?你现在不应该着急着卖房子还债吗?怎么还有心情到我们家店里来?是来借钱的吧?也是,好歹当年我和你父亲也算是相识一场,给,这十个铜钱你拿着,去其他家吧!我这里正忙,就不留你了!”

  这声音,这语气,怎么这么想让自己动手呢?

  李飞眼睛微眯,压住火气,扫视了一周,正准备说话,就听旁边牛柱忍不住嚷嚷道:

  “何家掌柜,你这就不对了!飞哥儿过来是和你们谈合作的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再说了,我们又不是来借钱的,你什么意思,打发叫花子呢?”

  “不是来借钱的?那正好,省了我这十文钱了!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能吃得起鱼脍的人,快滚吧!”

  那中年人奚落完牛柱,又呵斥着店小二:

  “我说大牛,以后眼睛放亮点,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得起鱼脍的,那些不像是客人的人,就别放进来,更别招呼!”

  李飞原本还想劝一劝的,一听这话,也就息了这个心思,他扫了一眼大厅,正准备离开,然而他的眼睛定在了大厅里一位客人面前的一盘鱼脍,也就是生鱼片上。

  那盘生鱼片切的薄如蝉翼,色如白雪,衬在蓝色盘子上,很是赏心悦目。

  吃鱼片的人是一位女子,脸上蒙着面纱,看不清楚,只露出精巧圆润的下巴。

  此刻她拿起筷子正夹起一片生鱼片,去蘸料,然后准备放进嘴里。

  李飞下意识一扬手,喝道:

  “住手,别吃!”

  他这么一喝,把大厅里的人都喝住了,那客人手一抖,鱼片掉在了桌子上,溅起的汁水飞落到女子的衣服上,她回过神来,怒目望向李飞,那架势,如果李飞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必然不会善罢干休!

  她这一抬头,李飞透过面纱,隐隐约约能看得出来,这位女子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,丹凤眼,鹅蛋脸,肤如凝脂,指如春葱,相貌虽然不说闭月羞花,却也是十足美人胚子,再长大些,说祸国殃民也不为过。

  这相貌,放在后世,轻轻松松评个一万年美女。

  李飞喝斥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  这一路走来,他已经习惯了先把几家店里的食物用神鉴术给鉴别一下,这一次看到鱼脍,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然而,得到的数据却把他吓了一跳。

  “物品名称:鱼脍,又名生鱼片;

  类别:食物;

  主要原料:鱼;

  调料:盐、植物油,酱油,醋,茱萸等。

  评价:鱼质比较新鲜,但身上有寄生虫卵,吃下去会让体内长虫,评分1.7。”

  有虫的鱼片,怎么能吃呢?

  但是,此刻不光是那位食客对李飞不满,何家的掌柜,连带着小二和其他客人,纷纷不满的看着李飞,看来,这一嗓子,是真的吼早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