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打榜从大唐开始 > 第三章 破局,还要从包子开始!

第三章 破局,还要从包子开始!

  潘一刀离开,街坊们也大都散去,只余下牛根一家三口、冯家的闺女冯雪迎——

  以及杜氏、李飞母子。

  有街坊在,杜氏不好发火,她用手帕捂着嘴咳嗽了几声,才压着嗓子对李飞说道:

  “阿飞,你说实话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虽然刚才从潘一刀和李飞对话里大概了解个七七八八,但杜氏还是心存侥幸,希望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,有所转机。

  但是,李飞知道这事瞒不住的,他也没打算瞒,便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实话实说,然后深吸一口气,对杜氏说道:

  “娘,此事是孩子一时受激,孩儿已经知错了。现在最重要的,是怎么在三天挣出五两银子来,把院子保住。此事孩儿已经有所计划,娘请放心,不会把院子送出去的!”

  杜氏听了李飞的话,面色略缓了一缓。她知道,儿子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,现在还有街坊在,也不好当别人的面削李飞的面子。

  牛根在一旁笑着说道:

  “那个……读书人说,知错能改,那什么是大好事!现在飞哥儿既然知错了,说明还是好孩子!就像他说的,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钱挣回来……”

  牛婶却一脸的忧愁:

  “两天挣五两银子,谈何容易?平时你和柱子辛苦一天,才不过挣十几个大子儿,就算运气好也不过二三十个大子儿,这两天怎么挣五两银子?”

  杜氏也叹口气,认命的说道:

  “实在不行,就先把房契当出去,压银子把这事先应付过去再说!”

  李飞摇了摇头,说道:

  “现在房价不高,潘一刀既然想谋咱们家的院子,绝对会和那当铺打好招呼,咱们这院子当不到五两银子的。”

  旁边的冯雪迎咬了咬嘴唇,鼓起勇气说道:

  “我们家……我们家兴许能拿出一两银子来……”

  李飞摇了摇头,说道:

  “借钱的事还是别提了。潘一刀不会那么傻,不出明天,家里有点余钱,和我们家关系好的人家就会被他威胁过。逼急了那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还是别让大家因为我们家担风险了!”

  牛根说道:

  “那这样,飞哥儿,你说你有计划了,跟大家说说,三个臭稗将,还顶个诸葛亮呢!咱们合计一下,指不定就能商量出个好主意出来!”

  李飞之所以既不愿意当院子,又不愿意借钱,明面上当然是他所说的那些原因,私底下,他脑海里名望系统发声了呢!

  “当前任务:破解潘一刀所设之局。运用宿主的聪明才智,两天内破解此局,保住家住小院,可抽取奖励一份!详情请看面板!”

  这事如果借钱或者当院子,充其量只能解决一时的麻烦,但后面却不会消停。

  与其如此,不如做好计划,整一把大的,既把麻烦解决掉,也让自己的名气从藉藉无名变成薄有微名,甚至名动乡里的!

  一箭双雕什么的,最讨人喜欢了!

  因此听牛根这么一说,李飞便说道:

  “的确要借助大家的力量!根叔,这两天柱子就借我用用,当然,我保证不会做违反刑律的事情。”

  牛根点点头,说道:

  “柱子,你跟着飞哥儿,他吩咐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,这几天家里不用你操心!”

  然后李飞对冯雪迎说道:

  “雪迎妹子,你回去给冯叔说一声,说我晚上去你家,有重要的事情商量!”

  冯雪迎重重的点点头,然后又看了李飞一眼,低着头离开了。

  李飞又对母亲杜氏说道:

  “娘,您先进屋休息,您放心,我已经有完备的计划了,现在就去做事。”他扭头对牛婶说道:

  “婶子,我娘就麻烦你照顾一下,现在我和柱子要出去办事了!”

  说完,便招呼着牛柱往外走去。

  看着李飞走出院子,杜氏长叹一口气,满脸愁容,这事该怎么办呢?

  牛根却笑着对杜氏说道:

  “李家大嫂不用担心,看飞哥儿这样子,应该是真有办法解决此事的。你没发现吗?今天飞哥儿和往常不一样了!以他的性子,往常见到潘一刀,只有躲的,今天却能侃侃而谈,还识破了潘一刀的诡计,这说明这孩子,心性智计都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!”

  杜氏回想刚才李飞的表现,感觉儿子的确不一样了,便点点头说道:

  “也只好如此了!”

  出了院门,牛柱扯了扯李飞的袖子,压低嗓子略有些紧张的问道:

  “飞哥,你实话实说,是不是喜欢上雪迎妹子了?我看雪迎妹子对你也有那意思呢……”

  李飞摆摆手,说道:

  “这事可不能乱说,事关女儿家清白!我晚上去冯叔家里,是要商量合作的事情。这五两银子,还要落在合作上!不过当下,我们要先找一个人!”

  李飞相貌英俊,这是他一穿越过来就发现了的。要说起来,虽然比不了潘安宋玉,却也差不了多少,称得上是剑眉星目,丰神如玉,真要穿戴起来,绝对算是一俗世翩翩佳公子。

  冯雪迎对李飞有好感,李飞自然也清楚,不过眼下,还真不是谈这个的时候。

  这个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,的确是冯家的包子。

  但目前,李飞却要找一个人出来!

  “找谁?”说起找人,牛柱立刻来了兴趣。

  “程瞎子!”李飞咬着牙说道。

  “你是说那个摆摊写字、算卦、测字的?”牛柱反问了一句,“找他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了想,这事他绝对提前知道,我找他问个清楚!”

  穿越过来的李飞可不是原来的那个憨货,只略一想,便明白,潘一刀的局虽然骗了他,但其中如果没有程瞎子的背书,这局是做不成的。

  当然,如果换成现在的李飞,哪怕有十个程瞎子背书,这局他也不可能钻。

  等两个人匆匆赶往程瞎子经常去的地方一看,人果然不在。

  “果然和他有关系!”

  这一回,牛柱相信了李飞的判断——以他的智商,虽然先前在院子里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,但却没想明白程瞎子就只帮着认个字,怎么就算帮凶了呢?

  现在的百姓还很纯朴,在他们看来,帮人做个见证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街坊邻居无偿帮忙,也是理所应当的!

  “跑不了他!”李飞早有所料,他带着牛柱把程瞎子经常去的几个地方转了一遍,又找相熟的坊丁打听了消息,很快,就在永宁坊外一个小巷子里,找到了正眯着眼睛帮一个妇人看手相的程瞎子。

  程瞎子只是号称,自然不是真瞎,他一看李飞和牛柱出现,脸色大变,手相也不看了,摊子也不要了,扭头就跑!

  年过半百的程瞎子怎么可能跑得过李飞和牛柱,不过五六步,就被李飞赶上,一脚踹在他的后腰上,程瞎子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。

  那个找他看手相的妇人惊叫一声,转身就跑,片刻便没了踪影。

  李飞一脚踩在程瞎子的背上,冷笑着说道:

  “跑啊,我让你继续跑啊!”

  程瞎子这一跑,李飞越发笃定,他和自己被坑一事,脱不了关系!

  PS:新书,求一切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