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十七章 一入仙途悔终生

第十七章 一入仙途悔终生

  “这是何物?”

  白月蘅开杂货店,见过不少珍稀罕见之物,可是这个小盒子,她却是闻所未闻。

 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圆形小盒子,上面插着一顶‘雨伞’,雨伞下,有八个做千里奔腾状的小木马。

  “八音盒!”

  陆安之取出一粒灵砂,打开底座,安放进了‘电池位’,八音盒上的旋转木马,立刻转动了起来。

  古三彩不愧是上古至宝,它产出的原始黏土有一个特性,那就是模拟万物,比如制造八音盒的音筒、阻尼、传动机构,这种泥土都可以胜任。

  只不过耐久度很短,容易坏。

  “谢谢你,有心了!”

  白月痕喜欢那八匹小马驹,正好契合自己‘爱马百货’的店名,而且‘八’谐音‘发’,寓意财源广进,是个好兆头。

  这东西挺新鲜,但说话,不值钱,不过慷慨大气的老板娘,愿意为此支付十个灵砂。

  “老板娘,你这里有陶笛吗?”

  陆安之看向了右侧的货架,不愧是杂货店,尽然还卖古筝、琵琶之类的乐器,你这是要抢乐器店的生意呐。

  “有!”

  白月蘅转身,取了陶笛回来,递给这个清秀少年:“你要干嘛?”

  “嘘!”

  陆安之将食指放在唇边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开始吹奏陶笛,试了试音。

  “音挺准呀!”

  陆安之称赞。

  “那是必须的,我爱马百货卖出的货物都是精品,不坑钱!”

  白月蘅得意的抬了抬白皙的下巴,而后又闭上了嘴巴,因为她看到陆安之动了一下那个八音盒,之后,

  悠扬的陶笛声,响彻在店铺中。

  陆安之吹奏的是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在南柯一梦中的那个世界,属于顶级的名曲,很多节目都会使用的配乐。

  果然,音乐是不分国界的,它的美,是那种众生都可以领略的。

  当陆安之吹起陶笛,前奏响起,白月蘅一下气便愣住了,而后眼圈变红了。

  吾有故乡,山高沂长,歌起雩台,古韵悠亢。

  吾有故乡,朝睽夕望,古来游子,思旧怀伤。

  一股思乡之情,随着清幽深远的陶笛声,犹如秋日的细雨,洒在了身上,浓的像雾,沾衣湿心!

  是呀!

  我离开家,已经很久了,久到我都忘了院子里种下的那棵枇杷树,年华已经多大!

  我走过许多山,山都不说话!

  我游过很多海,海也不说话!

  飞剑咻咻飒飒,伴我走天涯!

  我不知道我去向何方?

  便以四海为家!

  其实我只是想看这一路上更多的云和霞!

  像极了十七岁那年,和你一起看过的烟花!

  顶级的音乐,便是让人共鸣,陷入不可自拔的情绪中,勾起埋藏在心底,最深的记忆。

  陆安之吹完了曲子,而白月蘅泪珠划破脸颊,湿了衣衫。

  “让你见笑了!”

  老板娘唇角轻扯,微微一笑,抬袖擦掉了泪痕:“这首曲子叫什么?”

  “故乡的原风景。”

  陆安之的心脏,不争气的猛跳了几下,他承认,老板娘的两只木瓜不仅大,还白,但是当她展颜一笑的时候,什么大,什么白,都没有意义了。

  她或许谈不上倾国倾城,但任何一个男子,愿意用双手摘下湛蓝的天空,捧起苍茫的大地,献给她,只为博她一笑。

  这是一个胸大到让人忽略了她美丽容颜的女子,她的眼睛中,藏着的故事,醉山海,醉星辰,也醉这世间人!

  “好名字!”

  白月蘅大赞:“这个八音盒,是不是可以把一首曲子录下来,不停地演奏?”

  “老板娘果然聪慧!”

  陆安之比了一个大拇指。

  啪!

  白月蘅屈指弹了陆安之的脑门一下:“小小年纪,便学人拍马屁,该打!”

  “哈哈!”

  陆安之揉了揉额头,他知道老板娘没生气。

  “一千灵砂,这个八音盒我买了!”

  白月蘅说完,便要取钱。

  “等等,如果老板娘喜欢,我分文不收!”

  陆安之本来是打算寄卖的,没想到先打动了白月蘅,既然人家喜欢,那他便白送了。

  “我堂堂一介修士,怎会沾一个凡人的便宜?”

  白月蘅摇头。

  “呵,既然如此,那我不卖了!”

  陆安之收起八音盒,转身就走。

  “诶?”

  看到少年生气,白月蘅一愣,赶紧拉住了他:“你一个穷小子,装什么大方?一千灵砂,够你吃香喝辣,享用一辈子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是凡人,不代表我明天还是凡人!”

  陆安之皱眉,足以夹死一只海蟹,他现在最烦‘凡人’这两个字,我他么的可是仙王重生。

  比你们这些杂鱼修士不知道尊贵多少倍!

  “呃,好吧,是我小觑你了,我道歉!”

  白月痕完全没有修士的威严,倒像个善良的小阿姨,她伸手揉了揉陆安之的头:“告诉我,这首曲子哪来的?”

  “我说是梦中学到的,你信吗?”

  陆安之在学习傀儡术的过程中,意外发现自己在南柯一梦中学到的那些东西,都没有忘。

  在种花家的另一段人生中,陆安之作为一个文艺小青年,写小说,玩音乐,唱民谣,那也是一把好手。

  当然,核心目的,还是为了把妹!

  “信!”

  白月蘅点了点头。

  谁还没有点儿秘密呢!

  “你觉得这种八音盒能卖出去吗?”

  陆安之询问,这可是他用来赚钱的底牌。

  “八音盒很一般,随便一个炼器师都能做,但是这首曲子,却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白月痕评价:“我给你一千灵砂,便是纯粹是因为喜欢这首《故乡的原风景》。”

  “音乐这种东西没办法防剽窃的,咱们尽量在它传播开之前,捞一笔是一笔!”

  陆安之不在乎,反正他在梦中,学了好多经典名曲,够用了。

  “少年,不卖可以吗?”

  老板娘眼巴巴地望着陆安之,仿若一只等待投食的波斯猫。

  “啊?”

  陆安之愣住了:“为啥?”

  “我喜欢!”

  白月蘅撇嘴:“我想独享它!”

  你这个理由很豪横呀!

  陆安之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,要拒绝,但是……

  好!

  陆大郎没与任何犹豫便同意了。

  没办法,

  老板娘实在太大了。

  “哈哈,我就知道少年你人品不错,值得结交!”

  老板娘一把搂住了陆安之,揉乱了他的头发: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白月蘅的好朋友了!”

  陆安之的左脸颊贴着老板娘的胸脯,思忖着这一波应该是赚了,虽然一个灵砂都没有挣到,但是和她的关系更进一步了。

  稳定的销售端,入手一家!

  “喂,少年,我诚心实意聘请你作爱马百货的伙计,月薪三十个灵砂!”

  白月蘅神情认真,再次招揽。

  “哈哈,涨薪了?”

  陆安之轻笑:“是看在那首曲子的份上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老板娘落落大方的承认了,以前,你这张脸对我来说,值十个灵砂,现在多了才华,自然要升值了。

  毕竟我也不是那种随便来一个小白脸便欣赏的肤浅女子。

  “抱歉!”

  陆安之拒绝。

  “哎,你们这种不谙世事的少年,总是渴望修仙、渴望长生,可这条路实在太难了,你看看长乐坊有多少修士,修仙梦碎,只能在这里混日子,蹉跎一生。”

  老板娘叹气:“少年,一入仙途悔终生呐!”

  “人生路漫漫,哪有那么多心想事成?我能做的便是去全力以赴!”陆安之撇嘴:“我不想老了以后回首望去,满眼看到的都是遗憾和后悔!”

  白月蘅怔住了,没想到一个少年口中,竟然说出这等话,一时间让她有些羞愧和感慨。

  是呀!

  仙途艰难,可这不该成为放弃的借口!

  因为总有人会征服它们,成就无上仙王之位!

  “老板娘,还有一件事情你弄错了,我想修仙,不是为了长生,而是为了拥有力量,去做我想做的事情,我还有一百个大心愿要完成呢。”

  陆安之的双亲死的早,作为大哥,要照顾三柒,为了不让她担心,他从来不会在妹妹面前诉苦,他展现的永远是他最可靠的一面。

  可陆安之一个少年,也渴望倾诉。

  白月蘅和蔼可亲、温柔大气,没有修士对待凡人时的那种高高在上,这让陆安之觉得她像一位善良的邻家小姨,不由自主的说了一些心里话。

  “哇,竟然不要长生?”

  白月蘅故作惊叹,要知道这可是无数人间帝王都梦寐以求的东西!

  “如果每天过得像一条杂鱼,我要这无尽的寿命又有何用?”

  陆安之飒然一笑。

  “赞!”

  白月蘅高声喝彩,看着这个少年黑白分明的眼睛,调侃了一句:“等你成为仙王,我白月蘅定然着新衣、化盛妆,扫榻煮酒、熏香抚琴,以侍女之姿,出迎百里,跪候大驾!”

  陆安之听到这话,下意识的瞄了老板娘的胸口一眼。

  你话说这么大,必然是觉得我办不到,可你要失算了,因为我是仙王重生。

  等到我和你摊牌的那一天,你肯定会吓到漏尿的!

  “好了,亲兄弟明算账,我给你钱!”

  老板娘取了一千灵砂。

  陆安之说什么都不要。

  “少年,你这么有骨气干嘛?你那首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值这个价!”

  白月蘅无奈:“那这样吧,店里的东西,你随便挑几件吧?”

  老板娘也很大气,只要陆安之看中的,不管贵贱,都给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