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十四章 定然又是一个馋大郎身子的女妖精!

第十四章 定然又是一个馋大郎身子的女妖精!

  “这书写的不赖,难怪被你的前主人珍藏呢!”

  陆安之曾经在南柯一梦中,也是个文学青年,鉴赏能力不俗呢。

  “怎么不赖?”

  古神不解:“我前主人郁闷无聊的时候,会看此书,也就是打发个寂寞用。”

  “此书写的是一位漂亮的女修士,本来勤勤恳恳的修炼做人,结果被宗门中的一位高姓长老用升职和灵砂威逼利诱,从一个本性纯良的女修,逐渐堕落,沉沦在红尘欲望中,最终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烂女人的故事。”

  陆安之总结:“这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故事,批判了那些把持着大量资源的宗门高层,不为苍生造福,不拯救万千黎民,而是借此牟利,满一己之私,这种人,无耻,可恨,该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古神惊呆了。

  你他喵的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然无法反驳?

  “原来我的前主人,思想境界这么高的吗?”

  古神有些自责,自己误会前主人了,旋即,它又恍然大悟:“原来他每次打完寂寞,躺在地上,一脸空洞,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,就是在痛恨自己的弱小与无能,无法改变这个世道,让它变得美丽又澄清!”

  “不,你前主人应该没想那么多,纯粹就是进入了贤者时间,啥也不想想,一点儿也不想动!”

  陆大郎分析。

  “……”

  古神不想和陆大郎说话陆安之,甚至还吐想他一口浓痰。

  书很薄,只有十八章,陆大郎很快翻完,然后郁闷了,这他么的没写完呀,此等作者,真是不当人子!

  陆安之把《女修白洁》放在一边,翻看其他书籍。

  《凤战士传说》

  《狡猾的风水修士》

  《阿里巴巴年代记》

  ……

  陆安之都拿起来看了几页后,忍不住询问古神:“小三子,你确定你前主人是个傀儡师?”

  “不要叫我小三子,要么称呼我古神,要么叫我彩子!”

  古神很尴尬,可恨自己无权处理主人的遗物,不然全给他烧了。

  “好的,小三子!”

  陆安之把这几本书丢到旁边,再往下看,终于有货了。

  《传奇傀儡探秘》

  《傀儡基础设计与构造学》

  《百大傀儡改装大全》

  ……

  这些书都是好东西,包括了傀儡学的方方面面,都是主修傀儡学的那十几位主人收集的,有的是孤本,有的不是,总之攒下这些珍本典藏,前前后后用了上万年的时间,而且花费的灵砂也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陆安之从入门到精通,不用费心去搜集傀儡学的书籍了,这里全都有,甚至他还找到了一枚玉简,里面全是前主人的学习笔记。。

  “你的前主人,在傀儡学领域的成就如何?”

  陆安之翻看其他遗产,都与傀儡学相关。

  “算是宗师吧?”

  古神叹气。

  “听你的语气,似乎有些不满意?”

  陆安之眉头微蹙,这个彩子,对主人要求好高呀,就像那些三分相亲女,自己要相貌没相貌,要才华没才华,但是开口就是相亲男必须年入百万,双一流大学毕业,否则面都懒得见。

  “不管谁用上千年的时光来研究一门学科,熬也熬成一位宗师了吧?”

  古神无奈。

  前主人在傀儡学上,其实没多少才华的,但他就是喜欢捏小人,造各种傀儡,强弱不在乎,就讲究一个喜欢。

  陆安之撇了撇嘴角,不予置评,稍后,他又翻出了一幅卷轴。

  这东西有手腕那么粗,一尺长,上面写着五个上古鸟篆,闪烁着荧光。

  “《山海异兽经》?”

  陆安之展开卷轴,上面是一头上古异兽的画像。

  “它叫白泽,乃上古瑞兽,遇之,可令人逢凶化吉。”

  古神科普:“据传它能说人言,通万物之情,晓天下万物状貌,是无所不知之兽。”

  这只白泽是狮子形态,头上有一角,肋生双翅,鬃毛修长蓬松,看上去颇为威武和华美。

  “这画像是干什么用的?”

  陆安之好奇,这异兽图太复杂了,单看线条,怕是有十万之数。

  “这是一部用来修炼元神的观想法,圣级绝品。”

  古神感慨,这部功法已经传了二十三代主人了,可谓历史悠久。

  “什么?”陆安之惊呆了:“这……这得值多少灵砂?”

  娑婆世界有各种修行之法,按照其强大程度,分为天、地、人三个等级,其中每一等,又依次分为下品,中品,上品,以及绝品四个品级。

  而在天级之上,还有一个圣级。

  就像亿万人类中,才会出现一位圣人,位于所有修行之法巅峰的存在,被誉为圣功。

  圣级绝品,意思便是绝顶、无上、没有比它更厉害的!

  “灵砂?要么以对等的功法交换,要么你拿一个未开发的小千世界来换,否则别想桃子吃。”

  古神呵呵。

  圣级绝品功法,那都是镇宗神功,是修士横行天下最大的依仗。

  小仙州有一句谚语,你的拳头有多大,你讲的话便有多大份量,而功法的品级,决定了你的拳头大小。

  “看来我重生前并不知道这个上古彩陶中有这等品级的功法,不然它绝对是一个最好的三甲等机缘!”

  陆安之有些庆幸,幸亏自己去拿了,不然岂不是后悔一辈子?

  “你也别高兴的太早,这部观想法只能用来修炼元神强度,没办法战斗的!”

  古神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元神也叫神魂,它的强度越大,修士越不容易被夺舍,而且遭到神魂类的法术神通攻击时,受到的伤害也小,甚至可以完全无伤。

  “哦!”

  陆安之突然有些小失望。

  “傀儡师操作傀儡,有两种技巧,第一,牵丝操作,也被称为牵丝秘戏,就是将真元凝结成丝状,连接在傀儡上,从而依靠双手的各种动作,来操作它。”

  古神当起了临时老师,给陆安之科普:“第二种则是元神操作,就是将元神分出一部分,依附在傀儡上。”

  “两者相比,第一种难学,但是因为是牵丝操作,所以傀儡损伤,傀儡师不会有任何伤害,而第二种,虽然操作简单,但是傀儡一旦受伤,那么会通过元神,反馈到傀儡师身上,不过元神越强大,操控傀儡的时间越长,数量越多。”

  “这个可以有!”

  陆安之想进飘渺宗,那么便不能在入门前,凝气入体,这也就意味着不能修炼任何功法神通。

  但是修炼元神,是不会在体内凝气的。

  “我如果可以操控傀儡,那么战力就提升了,又可以增加一波成功率!”

  陆安之准备晚上和妹妹分享一下。

  木箱中,剩下的东西,没什么值钱货了。

  “彩子,你还有什么能力?”

  陆安之按照山海异兽经上的描述,盘膝坐了下来。

  “告诉你一个凡人也没用,先努力成为修士吧!”

  古神不想说。

  因为太过于强大,怕吓坏你。

 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,无所谓,反正目前这些能力,他已经知足了。

  呼!

  陆安之深吸了一口气,摒弃杂念,按照卷轴上的教导,凝神静气,观摩白泽异兽像,然后闭上眼睛,在脑海中,将它观想出来。

  说大白话,就是在脑海中将它的每一个细节都勾勒出来,直到完美无缺就练成了。

  古三彩的内部领域中,时间流速缓慢,陆安之除了会犯困,身体并没有任何饥饿感,这让他可以一直练下去,不用外出觅食。

  时间的脚步匆匆,宛若出轨的妻子离去时头也不回的狠心模样。

  陆安之结束修炼,发现五个月过去了,而他从上古彩陶中出来,看到时间刚到黄昏。

  “真是好宝贝呀!”

  陆安之赞叹,亲了陶罐一口。

  咣当!

  是柴刀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  陆安之扭头,看到三柒背着一捆柴禾站在门口,目光呆滞。

  “大郎,你莫不是中邪了吧?”

  三柒很担心,哥哥为什么要抱着一个狗盆子亲呀,难道是想媳妇了?

  嗯!

  看来到给哥哥攒彩礼钱的时候了。

  “哈哈,我告诉你,这可是好宝贝!”

  陆安之立刻介绍了一下古三彩的来历。

  “彩子?女妖精?”

  三柒皱眉。

  哼!

  定然又是一个馋大郎身子的女女妖精!

  圣级绝品功法?

  十有八九是骗人的。

  现在先按兵不动,以示其弱,等它露出本性,一刀砍死!

  陆三柒不动声色的捡起了柴刀,用衣襟擦了擦:“你让我也练?不了,不感兴趣!”

  等等,

  那个叫彩子的罐子精,也可能不是妖怪,而是女鬼。

  我以前听说书人讲过,有书生被贼人害死后,把尸体烧成了灰,又用灰做成了陶罐,于是鬼混附着在了罐子上,没办法超生,转世轮回。

  这个彩子,不会是某个富家翁的正妻吧?

  被小妾暗算,烧成了陶罐?

  也罢,如果你不馋大郎的身子,纯粹就是个冤死鬼,那么等我成为修士,会为你伸冤做主,讨回公道。

  陆安之知道妹妹是个谨慎的性子,来历不明的东西从来不碰,他也不强求了,毕竟他也不敢保证古神所说的来历都是对的。

  观人,还是看其行,而不是听其言。

  事实上,别看陆安之得宝,开心的像个偷摸了暗恋女神屁股的小子,但是内心中,他一直隐藏着一份警惕。

  彩子说的话,他最多信七分。

  “大郎,你的精气神,好了很多呀?”

  吃过饭,三柒突然开口。

  “是吗?”

  陆安之心中一喜,看来五个月的修炼,有效果了。

  “嗯,就像村头老王家那条刚啃完骨头的狗,一看便是刚开过荤!”

  比起昨天,哥哥的确有精神多了。

  “你皮痒了是吧?”

  陆安之翻了一个白眼,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?

  “嘻嘻!”

  三柒偷笑,快速的用小拳拳戳了陆大郎的胸口一下。

  陆安之懒得搭理她,洗好碗筷后,便一头扎进了彩陶中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用那个原始黏土捏美少女人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