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十一章 我家妹妹实在太慎重了!

第十一章 我家妹妹实在太慎重了!

  “贺婆子,我家不欢迎你,赶紧走!”

  陆安之站在柴门前,不耐烦的催促。

  他知道这个老婆子不安好心,尤其是自己受伤后,三天两头往家里跑,想要说服三柒嫁给王管事。

  “你撞到机缘了?”

  贺婆子快步走了过来,好奇地上下打量陆安之。

  “你猜?”

  陆安之呵呵一笑。

  贺婆子还要再问,陆三柒已经从茅草屋内冲了出来:“哥!”

  “晚饭好了吗?要饿死了!”

  陆安之打了个招呼,又盯向了贺婆子:“你还不走?”

  “啧啧,你的伤怎么好的?难不成是捡到灵丹妙药了?”

  贺婆子想弄清楚,只是下一刻,她就像被狗撵的兔子,火急火燎的退出了院子。

  因为陆三柒拎着柴刀走了过来!

  这个少女可是个狠人,她砍人从不废话。

  “妹妹!”

  陆安之刚喊完,一把打磨锋利的柴刀便擦着他的脑袋,咔的一下,砍在了旁边的柴门上。

  “以后不准乱跑!”

  三柒警告。

  “嗯!”

  陆安之赶紧点头,做听话状!

  砰!

  三柒关上了柴门,拖着陆安之往屋里去,还在趁他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地用袖子擦掉了眼泪。

  她刚才是真的急坏了。

  “哎呀,我的肥鸡!”

  贺婆子媒没做成,烧鸡也不想留下,她刚说完,那只烧鸡便被陆安之从院子里丢了出来。

  “完了!看他丢肥鸡的这劲头,伤势明显好利索了,这下可怎么办?”

  贺婆子发愁,她知道陆大郎才是三柒的软肋,现在陆安之健康安好,王管事就没有任何价值了。

  不行,

  这世上就没有我贺婆子做不成的媒,我得想个办法!

  其实内心中,贺婆子还有点小庆幸,陆安之死不了,那就可以继续按照原定计划,把他骗去城里‘卖给’那些富家奶奶,大赚一笔!

  这么俊秀的少年,怎么也值五百两!

  ……

  三柒把晚饭端来,看到陆安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脏兮兮的陶罐,当即皱眉:“你拿个狗盆子回屋干嘛?”

  两兄妹虽然家徒四壁,但是都爱干净,家里打扫的井井有条。

  “这可是宝贝!”

  陆安之炫耀。

  “能生钱?”

  三柒放下盛鸡汤的罐子,没好气地白了陆安之一眼。

  “呃,应该是不能的!”

  陆安之很尴尬,这玩意有什么用,他还不知道呢:“但肯定是宝贝!”

  “你的伤好了?”

  三柒担心。

  “我和你说!”

  陆安之压低了声音:“我钓到龙尾鱼的那天,不是还捡到一只老乌龟吗?没想到,它竟然是我的忠仆!”

  “那你是不是还有个龙女老婆?”

  三柒伸手摸了摸陆大郎的额头,没发烧呀!

  这怎么尽说胡话?

  “别闹!”

  陆安之打掉了三柒的手:“它给我吐出来一部千年神机!”

  然后三柒就看到陆大郎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手掌大的石头,还别说,单看样子,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。

  尤其是开机后,全面屏,无遮挡,通体透明,一看就是个好东西。

  “这后面的图案,是一个咬过一口的桃子?还是个屁股?”

  三柒黛眉蹙起,觉得这个图案,容易让人想入非非:“制作这部神机的人,定是一个无礼之徒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陆安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,更不好意思说这是千年后的自己炼制的杰作。

  没办法,

  即便是陆大郎自己,都觉得这个‘桃子’更像个蜜桃O。

  “总之非常厉害就是了,这上面有仙王日记、有大百科,我靠着它,找到了两个机缘。”

  陆安之顺手点开了仙法神通的图标,里面还是一片空白。

  哎!

 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?

  三柒接过陆大郎递过来的神机,想把玩一下,可是却发现不管怎么碰,都没反应。

  “看来这还真是你的机缘?”

  三柒突然有些小开心,哥哥强大起来,也是自己这个妹妹的心愿,不过跟着她又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那只乌龟呢?”

  三柒询问,得知在菜篮子里,便立刻过去查看。

  嗯!

  乌龟很肥,能炖一大锅肉汤,就是肉老了,咬起来应该有些发柴!

  三柒拨弄着这只不知道死没死的乌龟,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,这其中有没有阴谋呢?

  一只老妖怪,为什么要把神机给大郎?

  她虽然是凡人,但是她也听说过,修真界有各种各样诡秘莫测的法术神通,可以借运借命,谁知道这只老妖怪是不是先给哥哥一点儿甜头,然后等到时机成熟,再全部要回去?

  做人,

  必须谨慎,才能活得更加长久!

  其实按照陆三柒的性格,早一柴刀下去,砍死这只老妖怪,把危机掐死在萌芽状态了。

  什么机缘奇遇,三柒都不在乎!她信的,永远只有自己手中的柴刀,还有哥哥!

  只是看着哥哥开心的样子,三柒也不好意思下黑手了。

  算了,

  且留它活一阵吧!

  “大郎,先喝鸡汤!”

  三柒给陆安之盛了鸡汤,还把两根鸡腿都夹到了他碗里。

  “我现在壮的像头牛!”

  陆安之无语,看到三柒对神机和彩陶都不感兴趣,只能放弃解说,把香妃紫葡萄取了出来:“这可是灵果,你尝尝!”

  水灵灵的大葡萄,光滑圆润,看上去就让人充满了食欲,只是陆三柒,完全没动。

  “你如何确定它们没毒?”

  三柒平静的喝着鸡汤。

  “我亲眼看着那个叫阿紫的妖藤把它们从树上摘下来的,她根本没下毒的机会!”

  陆安之解释。

  “人家是妖,你是凡人,用妖法下毒,你看得出来?”

  三柒提出了一个可能性。

  “那个阿紫笨笨的,我略施小计,便将她降服了!”

  陆安之得意一笑,剥了一颗葡萄,塞进了三柒的嘴巴里。

  满口甘甜!

  三柒嚼着,其实在没有亲眼见过那个阿紫前,她不想吃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,但这是哥哥喂的,哪怕是毒药,也得咽下去。

  还有听哥哥的语气,那是个女妖?

  哼!

  定是馋大郎的身子,才赠他灵果的。

  以后见了,一刀砍死!

  “好吃吧?”

  陆安之把碗里的鸡腿夹出来一根,放进了三柒碗里,他本来想告诉妹妹,自己明天还要去取一个甲等机缘。

  但是估计说出来,以三柒慎重的性格,怕是要跟着,那太危险了,所以还是先斩后奏吧。

  晚饭吃到一半,三柒察觉到了这枚灵果的好处。

  她前几天上工,受了点小伤,现在不疼了,而且力气也大了一些,她禁不住有些欣喜,拿起柴刀,挥舞了几下。

  唰!唰!

  “你要后要嫁给柴刀吗?”

  陆安之无奈:“姑娘家的,能不能别总玩柴刀?多学学女红!”

  “嘁!”

  三柒撇嘴,这世道,没柴刀傍身,早被人吃干抹净了。

  两兄妹吃过饭,三柒又要去院子里处理草药,被陆安之一把拉住了:“别干了,养精蓄锐,等着参加考核。”

  一旦进了飘渺宗,那就是人生大飞跃!

  三柒拗不过陆大郎,只能休息:“那你也一起睡,不准再玩那个狗盆了!”

  什么叫玩狗盆?

  像话吗?

  陆安之本来还打算趁着晚上研究一下这个宝贝怎么用,现在只能放弃,上床睡觉。

  陆家比较穷,床自然只有一张,被褥倒是有两套,但是三七不敢一个人睡,因此两个人都是钻一个被窝。

  温暖!

  一夜无话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三柒便去起床洗漱,给陆大郎做好早饭,放在灶台上文火热着,自己揣了两个窝窝头上工去了。

  虽然陆大郎伤好了,但是三柒决定让他继续修养,备战入门考核。

  至于赚钱养家的任务,自己来做!

  “我快成吃闲饭的了!”

  陆安之苦笑,他其实听到三柒忙活了,想帮忙,只是自己一旦出去,肯定又会被妹妹摁回床上。

  为了不辜负妹妹,自己说什么也要靠进飘渺宗。

  等到三柒离开,陆安之立刻打开神机,搜索了一下有没有这个上古彩陶的资料,可惜一无所获。

  没办法,

  只能自己研究了。

  陆安之从井里打了水,把彩陶里里外外洗刷了个干净,看做工,很一般,也难怪会被万宝斋的掌柜拿去当狗盆了。

  倒是这上面的图案,有些意思,像上古时期某些部落的图腾

  陆安之研究了一会儿,没有任何收获,突然响起激活千年神机的时候,用了鲜血,于是咬破手指,滴了两滴鲜血在彩陶上。

  轰!

  原本平平无奇的陶罐,骤然亮起了白色的光芒,然后大量的红色泥浆从彩陶中喷涌而出,就像炽热的岩浆从火山中迸发出来,顷刻间便淹没了陆安之的双脚。

  “什么鬼?”

  陆安之抬脚,想躲一下,可是发现双脚不能动了,而且更可怕的是,那些粘稠的红色泥浆仿佛正在捕食的大蟒蛇似的,从陆安之的双腿蔓延而上,要将他整个人吞下。

  “完了,要死!”

  十几秒内,红色泥浆就从头到脚,包裹住了陆安之全身,堵住了口鼻,让他体会到了一种绝望的窒息感。

  该死!

  这东西不会是用来制造兵马俑之类殉葬品的法宝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