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十章 满载而归

第十章 满载而归

  绿树成荫,夏风微热!

  黑背大狼狗跑的飞快,陆安之想去追它的时候,大狼狗已经一头扎进了一条街巷中,消失的不见踪影。

  “我应该是杞人忧天了,这条狗又不会说人话,跑了也没事吧?”

  现在去找狗,肯定费时费力,陆大郎决定放弃,于是翻身骑上千翼飞鹤,开始返程。

  三柒如果知道我不仅伤势痊愈,还收获了一件秘宝,一定会大吃一惊吧?

  陆安之想看到妹妹的笑脸,于是归家之心热切。

  ……

  大狼狗循着少年宋吉元留下的气味,一直追到了长乐坊的南门,然后失去了踪迹。

  汪汪!

  大狼狗无助的朝着天空吠了两声。

  宋吉元和老仆禄伯,已经御使飞剑离开了,一条凡狗根本不可能再追上他们。

  大狼狗耷拉着脑袋,纠结了一阵,还是决定回万宝斋,毕竟总不能去当野犬吧?

  至少在那里,还有一口饱饭吃。

  而且说不定,那位富家少爷会派仆人去买自己呢?

  我要有耐心!

  我的狗生,一定会好起来。

  还有宝贝被那个穷小子买走,真麻烦,不过没关系,我记住了他的气味和容貌,我将来一定可以找到他,把宝贝抢回来,献给少爷!

  大狼狗进了万宝斋,走到史掌柜面前,讨好地叫了几声。

  “咦?你个畜生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史掌柜眉头一皱,立刻朝外边看了几眼,旋即又不住笑了起来,谁说乌鸦绕枝叫就是霉运呢?

  我今天可是白捡三个灵砂呢!

  史掌柜蹲下,揉了揉大狼狗的颈皮,只是一想到狗窝和狗盆没了,还要再给它准备一个窝,史掌柜便有些烦,而且更不爽的是,他还想起了这条破狗之前见了那个富家少爷后的献媚样。

  “畜生,你竟然也知道嫌贫爱富?我可是养了七年呀!”

  史掌柜咒骂,决定了,今晚的加餐,就是你了!

  狗肉火锅安排上!

  这条大狼狗通人性,一看主人的神情变了,它就撒腿想跑,可是它怎么跑得一位修士?

  砰!

  史掌柜一掌劈出,便打碎了大黑背的狗头,然后拽着尾巴把尸体拖去后院,洗剥干净了。

  等到掌柜处理完狗肉出来,就看到灯花巷中,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正在发飙。

  “我的宝贝呢?怎么没了?”

  中年人看着手上的风水罗盘,气的吐血。

  这是一件法宝,耗费生命作为动力,上面的指针就会转动,其最后指向的方向,必然有一个宝贝。

  至于宝贝是什么,要么看眼力寻找,要么继续耗费生命,去进行更准确的指向。

  中年人不舍得浪费生命,毕竟没人嫌命长,于是准备自己找,可是在灯花巷转悠了小半天,都没收获,而且最令人愤怒的是就在刚才,风水罗盘上的指针归于原位。

  以中年人之前两次使用罗盘的经验,他知道这代表着宝贝没了,被人抢先一步拿走了。

  “可恶,竟然偷我的宝贝,让我知道你是谁,我一定把你扒皮抽筋,做成傀儡!”

  中年人大骂,因为怒火中烧,所以灵压真威辐射,犹如海潮一般席卷了四周,让街上的人们一阵兵荒马乱。

  不过没人敢抱怨,因为从真威强度来看,这是一位金丹大佬,好在长乐坊的治安队,已经御剑飞来了。

  中年人看到这一幕,冷哼了一声,不敢再胡乱发泄了。

  可是真的好气呀!

  一想到自己花费了三十年的寿命,只差一步,便能捞到这件宝贝了,结果失之交臂,

  淦,

  气的肝疼。

  那可是三十年的命呀!

  虽说金丹大佬寿至少五百载以上,可一下子去了几十年,这谁受得了?

  “不慌,不慌!左似道,你要冷静,之前两次探宝,都成功了,你收获不小,这一次肯定是例外,没错,左似道,努力,你一定可以拿到一件上古至宝的!”

  中年人给自己打气,振奋精神,重头再来。

  “又疯了一个!”

  史掌柜斜靠着门框,嗑着瓜子,看着这个金丹发疯,心中只想笑,在灯花巷找宝贝?

  你是失了智吧?

  老子可是古董大师,有宝贝能轮得到你?

  早被我吃干抹净了!

  ……

  飘渺峰下,贺家村落!

  黄昏已过,各家各户都飘起了浓浓的炊烟,鸡犬相闻,蛙声蝉鸣,稚童们在父母的喝骂中,不情不愿的回家。

  陆三柒平时下工都很晚,不过这段时间为了照顾大郎,她尽量早些回来,今天,她运气不错,有一只野雉飞到药田里,被她打到了。

  可以给大郎补补身子了!

  三柒很开心,只是晚上回家,炖好鸡汤,依旧不见大郎的影子。

  “明明受伤了,还不好好养着,到处乱跑,我明天就把你绑在床上。”

  小院里,三柒嘀咕着,握着柴刀,用力的劈着柴禾。

  虽然抱怨,可三柒的瓜子脸上,还是写满了担忧。

  “三柒,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?一只肥鸡!”

  一个五十多岁的婆子说着话,推开柴门,走了进来:“正好给你家大郎补补身体!”

  “贺婆子,你的好意我领了,但是鸡不需要,拿回去吧!”

  三柒不喜欢这个婆子,她贪财刻薄,本以做媒为生,可是却不想着缔结一段段百年好合的姻缘,而是谁家给的钱多,便卖力帮谁家牵线。

  穷小子还想娶漂亮媳妇?

  有个傻姑娘肯嫁给你就不错了,再说傻子也能生孩子呀,不耽误传宗接代!

  至于漂亮的女孩子,当然是介绍给地主老财呀,做小妾怎么了?顿顿吃肉,天天穿绸,不比嫁给穷汉子享福?

  陆三柒尽管十三岁,可也是贺家村出了名的小美女,求亲的人不知道有多少,其中贺婆子更是把陆三柒当做了奇货可居,准备卖个大价钱。

  “怎么就不需要了?你家大郎不吃点好的,那身伤什么时候能好?”

  贺婆子就像没看到三柒的冷脸,依旧陪着笑,把烧鸡放在了院子的石桌上。

  “有话直说!”

  三柒催促。

  贺婆子刚要开口,便听到砰的一声,陆三柒用柴刀利索地劈开了一节木头,惊得她心口猛跳。

  这闺女,力气好大!

  “王管事……”

  贺婆子刚说了个名字,就被陆三柒打断了。

  “你要是来说媒的,就给我滚!”

  陆三柒锐气十足的凤眼一眯,微微歪头,盯向了贺婆子。

  “呃!”

  贺婆子有些紧张,瞄了一眼陆三柒手中紧握的柴刀,这少女好似一只要发飙的雌猫,实在太吓人了。

  两年前,村东的秦老汉多喝了几两猫尿,正巧遇到砍柴回来的陆三柒,便借着酒劲儿,把她往树林里拖,要强暴她,结果三柒没哭没喊,直接拎着柴刀,砍下了他的两只手。

  秦老汉吓懵了,一边逃,一边大叫救命,等村民们听到动静出来,便看到这个少女追上他,又砍掉了他一只耳朵。

  从那以后,贺家村再没有人敢惹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妹。

  柴刀妹陆三柒一战而威!

  “三柒,老婆子我可是好心,你家大郎不是心心念念想要进飘渺宗,修仙飞升吗?他现在受了伤,入门考核肯定通不过,但是王管事心善,决定赠给你们一些丹药符箓,还会找宗门的医者为大郎治疗!”

  贺婆子看到了陆三柒没了耐心,便语速极快的道明了来意。

  “条件就是我嫁与他为妾?”

  陆三柒皱眉。

  “嘿嘿,这可是好事,你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,不觉得苦吗?只要嫁给了王管事,立刻飞上枝头变凤凰,穿金戴银不说,至少有两个丫鬟服侍你起居生活。”

  贺婆子鼓动巧舌。

  陆三柒沉默了,她知道哥哥的梦想,她想守护他。

  “大郎今年十五了吧?眼看到了娶媳妇的年纪,你家这么穷,谁家的姑娘愿意嫁过来呀?”

  贺婆子再接再厉:“你如果嫁给了王管事,即便大郎考核不过,你也能接济他,至少娶个媳妇,弄几亩地,下半辈子衣食无忧!”

  嘴上这么说,但贺婆子心中却是另有打算。

  陆家大郎长得极其清秀,带去城里,那些寂寞的富家少奶奶们,一定抢疯了,到时候,自己又能赚一笔佣金。

  啧!

  你说这陆家的媳妇,得长得多么好看,才能生出这么一对漂亮的兄妹?

  贺婆子看到陆三柒意动,便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立刻抛出了杀手锏:“我听人说,你家哥哥今早上山,租了一只千翼飞鹤,撞机缘去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陆三柒脸色大变。

  所谓撞机缘,便是那些对生活失去了希望、或者想逆天改命的人,进行的最后一搏,是自杀的文明说法。

  “这十里八乡,十年来,撞机缘的人没有一百,也有八十了,可是没听过有一个成功的,最后连尸骨都留不下来!”

  贺婆子倒是没胡说,去撞机缘百死无生,纯粹是傻子行为。

  “大郎才走了一天,还有机会找到,你要是答应了给王管事做小妾,他立刻豁出老脸,进宗门求掌教至尊,施经天纬地之法,测算大郎的位置,把他带回来。”

  这就是吹牛了,一个外门管事,别说身份尊贵的掌教至尊了,便是一位长老,他都没资格见。

  但是此时,陆三柒心头焦急,也顾不上争辩这些,直接冲进了屋子里,去检查藏在床下的灵砂。

  没了!

  这一幕,反倒让陆三柒松了一口气。

  哥哥那么疼我,即便要去撞机缘,也肯定会安排好我的未来,至少这些灵砂,他宁可死,也不会动用一枚。

  “三柒,你可要赶紧做决定呀,荒山野岭里虎豹狼虫众多,妖魔鬼怪横行,晚了,陆大郎可就被吃了。”

  贺婆子说完,就听到一道清爽的嗓音,在身后响起。

  “好好地,为什么诅咒我?”

  贺婆子豁然回头,便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,嘴里叼着一截青草,正从千翼飞鹤上空翻落地。

  这潇洒矫健的姿势,哪儿还有自己前天见他时重伤垂死的模样?

  你……

  你真的撞到机缘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