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九章 家犬献宝

第九章 家犬献宝

  “啊?买狗?”

  掌柜一脸懵逼,一条破看门犬有啥好买的?

  这少年莫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吧?

  当然,掌柜打死也不敢把这种想法表露出来,他好歹也是开古董店的,眼力不凡,一看宋吉元那全身灵装,总价不下千万灵砂,他便立刻堆起了笑容。

  这绝对是出身于修真世家的公子哥,还是嫡子的那种,自己可怠慢不起。

  “不卖吗?”

  宋吉元皱眉。

  汪汪!

  黑背大狼狗朝着掌柜狂吠,等看向宋吉元的时候,又乖巧的像一只小猫腻,呜呜出声,仿佛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主人。

  “一条破狗,居然也嫌贫爱富?”

  路过的修士,看到这一幕,啧啧出声。

  “开价吧?”

  宋吉元一边吩咐,一边逗弄大狼狗的颈毛,一副不差钱的语气。

  这条破狗献媚似的,用牙咬着陶罐饭盆,叼到了宋吉元面前,尾巴摇的极其欢快。

  “一条看门犬而已,公子爷您看着给吧?”

  掌柜也是个人精。

  这条破狗能卖两个灵砂都谢天谢地了,掌柜看出宋吉元不在乎价格,便让他随便给。

  这种公子哥买东西,只看喜不喜欢,根本不看价格,所以随便一给,绝对远超看门犬的价格。

  要是掌柜自己开价,万一开多了,让人家觉得被当了冤大头,他可吃罪不起。

  “禄伯,给他一千灵砂!”

  宋吉元吩咐。

  噗通!噗通!

  掌柜的心脏立刻激动的跳了起来,好么,碰上挥金如土的大少爷了,啧,今天早上,家里的梧桐树上,竟然落了两只乌鸦,我还以为要倒霉了,没想到,却是吉兆。

  一千灵砂,抵得上自己一个月的销售额了。

  “公子爷,这条破狗身上,虽然有一丝妖兽的血脉,但是太稀薄了,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妖兽的!”

  禄伯无奈,倒不是心疼灵砂,而是宋吉元这随心所欲想一出是一出的心态,实在太烦人了。

  “我没打算把它培育成妖兽呀?”

  宋吉元愕然。

  掌柜听到这话,直翻白眼。

  听听,

  这叫人话吗?

  一千灵砂,都能去花街睡一个名妓了,你却买一条狗?

  真是不当人子!

  长乐坊中有一条出了名的花街,里面青楼楚馆林立,那些妓女无一例外,都是女修。

  为什么女修要操持这等贱业?

  因为赚灵砂快呀,毕竟打工太累了,一些渴求精致修仙生活自称小仙女的女修士,宁可躺平敞开双腿,也不愿意干活!

  还有一些则是修炼邪功,或者阴阳大道,需要双修提升境界的女修士,基本上以妖女和鬼女居多。

  在这种竞争压力下,能得到名妓的头衔,不仅要长得漂亮,吹拉弹唱那也得样样精通。

  “公子爷,主母吩咐的事情,您可还没办呢,要是主母责怪下来,我可就直说了!”

  禄伯警告。

  灵砂不是问题,关键是带着一条破狗,有碍观瞻,还有这个饭盆,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,一股子馊味。

  “啊?”

  宋吉元一愣,跟着叹气,摸了摸大狼狗的后背:“你且等等,我办完了事儿,便来买你!”

  掌柜一看到手的外快要黄,赶紧出言:“十个灵砂,您带走!”

  唰!

  禄伯一眼瞪了回来,惊的掌柜脖子一缩,不敢废话了。

  看到宋吉元走了,大狼狗急了,咆哮大叫!

  汪汪!汪汪!

  它叼起饭盆,甚至还想去追,只可惜被铁链拴着,跑不掉。

  丢了生意的掌柜,一脚踹在了这条看门犬肚子上!

  砰!

  大狼狗飞出,撞在了墙壁上。

  “鬼叫什么?”

  掌柜很气,也很郁闷,这种公子哥买东西都是一时冲动,人走了,基本上就不会再回头,而且还有那个老仆人约束着,十个灵砂,自己都赚不到了。

  晦气!

  果然看到乌鸦,没什么好运!

  掌柜骂骂咧咧,走回万宝斋,只是还没坐下,又听到那只死狗叫了起来。

  “还有完没完?老子今天晚上就把你剥皮宰杀,炖成一锅狗肉!”

  掌柜气冲冲的出来了,却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站在狗窝前,逗弄那条狗。

  “去去去,一边玩去!”

  掌柜不耐烦的呵斥。

  “掌柜,你这条狗养的好雄壮,能不能卖给我呀?”

  陆安之笑了起来,一口白牙让人大生好感。

  “十个灵砂拿来,狗,你牵走!”

  掌柜狮子大开口。

  “什么?”

  陆安之瞪大了眼睛,一脸震惊:“一条凡狗,竟然要用灵砂买?我本来打算给你银子的。”

  “你懂什么吗?我这条大黑背,可是拥有上古龙裔血脉,不然我会用它当看门犬?”

  掌柜说的煞有介事。

  “真的?”

  陆安之狐疑,而后郁闷:“可我只有一颗灵砂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掌柜转头便走。

  “掌柜,一灵砂,卖我吧?我爹爹是个极其出色的猎人,要是有了这条狗,打的猎物肯定更大,更多!”

  陆安之的脸上,写满了希冀,仿佛有了这条狗,就能打到更多的猎物,让家里生活变好。

  “[ ]至少五个,有,你就把狗带走!”

  掌柜打了个半价。

  “我爹爹要是知道我买一条狗花这么多钱,会打死我的!”

  陆安之摇头。

  “三个灵砂,不能再低了!”

  掌柜心很黑,偷瞄着陆安之,只要他走,他就故作大善人姿态,一个灵砂卖给他。

  毕竟这才是他的心理价位。

  哎!

  老史呀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居然开始坑一个凡人少年了,你曾经可是要立志成为仙王的人!

  “好,好吧,三个灵砂!”

  陆安之扣扣索索,取出一个钱袋,仔细地数了三枚灵砂。

  “别数了,三个灵砂一眼就看清了!”

  史掌柜看到陆安之这幅穷人模样,突然间有些负罪感,果然坑人不太好,不过当灵砂入手,那点愧疚便烟消云散了。

  什么坑人?

  我这叫销售技巧!

 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童叟无欺!

  陆安之去牵狗,结果大狼狗直接狂叫了起来,那样子,仿佛要咬死她。

  “哈哈,先说好,钱货两讫,概不退款。”

  掌柜笑了起来。

  “掌柜,这个狗盆也顺便给我呗?反正它用惯了!”

  陆安之抖了抖狗链:“还有这条狗链,你也用不着了吧?”

  “拿走吧!”

  掌柜故作大方的挥了挥手,要是陆安之不拿,他还的自己处理,怪麻烦的。

  “谢谢掌柜!”

  陆安之喊了一嗓子,一手拿着狗盆,一手拽着狗链子,兴高采烈的拖走了黑背大狼狗:“乖,我给你买肉吃!”

  “哈哈,三个灵砂买一条看门狗,傻鸟!”

  掌柜进了斋内,便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破狗大卖,开心!

  今天加个餐!

  陆安之拿到了‘机缘’,深怕出现什么变故,一刻都不敢停留,朝着长乐坊外疾步走去。

  不过内心中,他已经得意了起来。

  一个甲等机缘呀,三个灵砂便买到了,简直血赚!

  我的演技,

  果然是影帝小金人水准!

  陆大郎刚才那一番说辞和表情,都是演技,如果一上来就要买狗盆,人家肯定会怀疑的。

  没错,真正的机缘,不是那条大狼狗,而是狗吃饭的那个陶罐。

  仙王百科上记载,这个彩陶,可能是上古遗留的宝物,不过因为重生前的陆安之没有亲眼见过,只是道听途说,所以也不太清楚。

  那位在修真界呼风唤雨的仙王宋吉元,少年时,路过长乐坊灯花巷,一条古董前的看门狗,叼着狗盆求主,宋吉元一时兴起,将它买了下来。

  没想到,日后发现狗盆竟然是一宝物!

  因为宋吉元是大仙王,在修真世界名声颇响,所以这件趣事,也广为流传,毕竟家犬献宝,也算是奇闻异事了。

  还有那位万宝斋的掌柜,成了人人嘲笑的对象,你说你自家养了数年的看门狗,天天守着一个宝贝,就是不给你,你这人品该差到何等地步?

  还有这眼力,你可是开古董店的呀,竟然看走眼了,极品的上古宝贝被人买走了。

  “一条狗敢卖三个灵砂?那个掌柜也是够黑心的,可惜,我是仙王重生,任你狡猾似鬼,也得喝我的洗脚水!”

  陆安之自豪一笑。

  这一波操作,

  很秀!

  不丢万法仙王之名!

  陆安之刚到坊外,他便迫不及待的取了存放在停车场的千翼飞鹤,准备回家,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条温顺的大黑背突然暴起发狂,撞向他,一下子把狗链从他手中挣脱,叼起狗盆便跑。

  陆安之吓了一跳,好在反应极快,飞起一脚,踹在狗头上。

  啊呜!

  大黑背摔了出去,叼着的狗盆也掉了。

  陆安之一个箭步窜出,踩住狗盆,一手把别在右腰后的短刀拔了出来!

  呛啷!

  短刀摩擦着刀鞘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  大狼狗看到事不可为,转身飞快的逃掉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陆安之一阵后怕,这不是自己的机缘,想要拿到,就这么难吗?

  家犬献宝,果然可怕!

  等等,这条看门狗会不会把上古彩陶的秘密泄露出去?

  陆安之刚放下的心,又提到了嗓子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