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六章 女妖拜服

第六章 女妖拜服

  哎呀!

  方丈爷爷说过,杀人不好,那便让他做奴仆,天天打扫寺庙吧?

  阿紫心善。

  ……

  陆安之区区一介凡人,怎么可能是一株妖藤的对手?

  面对着愤怒的阿紫,再加上战利品到手,陆安之有那么一瞬间,想要撒腿狂奔,逃离此地。

  只是他忍不住了!

  因为一定会被追上!

  别说自己一身大伤,走路都不稳,即便健步如飞,也跑不过一只妖。

  阿紫虽是小妖,但好歹也是修炼了近三百年,有几道妖术傍身的!

  陆安之心中慌得一匹,但是神色上,稳的犹如一条已经见惯了沧海桑田的老狗。

  不慌,

  我可是仙王重生,

  这波能赢!

  陆安之心中默念,给自己打气,同时转头,盯向了阿紫,出言讥笑:“呵,果然是没见识的小妖,机缘这等东西,非大气运者不可得,你如果没有那个命,便是在这里长住一千年,也休想看到那份机缘!!”

  阿紫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,开始担心自己猜错了!

  他果然还是大修士夺舍重生吧?

  不然一介凡人,面对我的森森妖威为何如此淡定?

  方丈爷爷不是说过,死亡乃是人生第一大恐惧,没有多少人可以淡然视之吗?

  “你就没想到,吾友那种得道高僧,去了东土大唐第一佛寺白马寺,即便做不了主持,也能做一位位高权重的副寺,可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?”

  推荐下,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,【 \咪\咪\阅\读\A\P\P \w\w\w\.\m\i\m\i\r\e\a\d\.\c\o\m 】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  陆安之反问。

  “……”

  阿紫哑然。

  “因为它是在守护这份机缘!”

  陆安之可不是再瞎说,这都是他从仙王百科上得到的情报。

  “……”

  少年说得很有道理,让阿紫怔住了,继而,她便觉得好生难过。

  我……

  我不是方丈爷爷最喜欢的崽儿吗?他死了,也没有告诉自己那个机缘,这岂不是说明他不喜欢我?

  嘤嘤嘤!

  阿紫抽泣,宛若终于知道了自己是一个后娘生的孩子。

  “呃!”

  陆安之傻眼,这怎么哭上了?

  你这委屈的模样好似一条刚刚被人毒打过的流浪狗,弄得我都想安慰你了。

  “不要哭了!”

  陆安之叹气。

  他理解阿紫的心态,这就像一个老实人觉得自己是妻子最爱的男人,结果转头发现了妻子和其他男人的开房记录,还不止一个。

  雷霆崖上芳草萋,岁岁花开岁岁绿!

  同情!

  “你不要管我!”

  阿紫吼了一句,哭的更大声了。

  陆安之纠结了,我是不是趁机离开呢?就在他打算拔腿而走的时候,阿紫突然出声:“你说机缘,是不是那枚舍利?”

  “舍利?”

  陆安之皱眉,还有这等好东西?

  所谓舍利,便是高僧火化后,留下的东西,这可是好宝贝,每一颗舍利,都要不同的神效。

  “呃!”

  看到陆安之的惊诧,阿紫忽然意识到,自己说漏嘴了,随即胸中便升起了浓浓的担忧,万一这位大修士要抢夺舍利,自己可怎么办?

  不过她很快就放弃了思考,因为她太想知道,方丈爷爷到底是不是把自己当宝贝的?

  陆安之沉默了。

  他能从阿紫的语气中,听出她的希冀,她以为他是方丈生命中最重要的孙女,可实际上并不是!

  可悲!

  “一定是舍利,对不对?方丈爷爷留给我了!”

  阿紫哭喊:“他教我识字,给我讲经,告诉我做人的道理,他总是夸我是一个聪明的孩子!”

  “但他没说你是最聪明的!”

  陆安之这话,犹如一柄刀子,直接暴击在阿紫的胸口上,戳了个大窟窿。

  哇!

  阿紫哭了起来,宛若一个被抢走了糖果、又被抽了两巴掌的倒霉孩子!

  陆安之走了!

  下山时,听着寺庙中传来的哭声,他心中五味陈赞。

  按照仙王百科上记载,这位阿紫女妖,也是个苦命人……呃,苦命妖,她临死前,说过此生有两大遗憾。

  一是错信了一位女妖,把她当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,结果被暗算,导致七百年道行,毁于一旦,只能重头修行,最终止步于元婴境,无法再上一层楼。

  二是自己生于斯,长于斯的深山古刹中,有一个绝世机缘,方丈守护了它上千年,到死都没有告诉自己。

  这是阿紫一生无法释然之痛。

  没办法,任谁睡在一个绝世机缘旁边数百年,最终无缘一见,知道后,都受不了。

  当陆安之骑上千翼飞鹤,飞离这座荒山古庙后,他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然后大笑出声。

  哈哈!

  以少年凡人之躯,孤身入古刹,独自面对一株两百多年的妖藤,侃侃而谈,不慌不乱,不动刀兵,不施道法,以言辞震慑之,最终取得百年灵果,简直有一代军师之风范!

  啧

  陆安之回味。

  这波简直天秀!

  给个小金人没毛病吧?

  不过想想自己是仙王重生,似乎也没什么好骄傲的!

  陆安之掏出了这串葡萄,细细地欣赏。

  一共十六颗,各个有樱桃那么大,圆润饱满,色泽幽紫,一看便让人唇齿生津,忍不住要将它们吞入腹中。

  仙王百科上记载,阿紫的真身是一株名为‘香妃紫’的葡萄灵藤,天生五品,其果肉,修士食之,可以补充灵气真元,生肌活血,去疤美颜,温养神魂。

  很多修士都喜欢在九月,香妃紫成熟的时候,摘果酿成葡萄酒,窖藏至少三年后饮之,绝对是人间佳酿!

  对于凡人来说,功效自然更增百倍。

  陆安之拿到这串葡萄,只吃一颗,便能治好身上的伤势,剩下的,他准备卖掉一、两颗,凑一笔灵砂,买一些符箓和丹药,以便入门考核时使用。

  所以他没有回村子,而是直奔长乐坊!

  “阿紫,我没有骗你,能不能找到那个绝世机缘,就看你的智慧和运气了!”

  陆安之回头望了一眼。

  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,应该是炼气期的修士了,那么那个机缘,也能有资格争一把了!

  ……

  在陆安之离开这座古刹后不久,一个看上去十四、五岁的少女,出现在山下,她提着一个葫芦,迈着轻快的步伐,一蹦一跳,拾级而上。

  她穿着一条斑纹虎皮短裙,露着两条白皙的长腿,足蹬一双鹿皮短靴,上身则是一件狐狸裘皮马甲。

  她娇小的瓜子脸上写满了清纯和稚嫩,看上去仿佛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,但是当她的大眼睛转动时,却透着狡黠灵动的神采。

  这是一个永远不会被骗的女孩。

  她停在了山门前,看着地上浅浅的脚印,好看的黛眉蹙了起来,不过当她走进方丈寮的时候,已经收起了所有的疑惑,露出了一个极具亲和力的笑容。

  “阿紫,我来看你了!”

  少女高声,一脸炫耀:“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

  没有人回答,平时早就急不可耐蹦出来拉着自己说话的阿紫,此时坐在葡萄藤下,双腿屈起,用双手抱着,看上去无助又可怜。

  她的身上,是一件法力凝结的僧袍,因为有些大,看上去有些滑稽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少女故作心疼:“小脸都哭花了!”

  “小银子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阿紫泣不成声。

  “哎呀,有什么烦心事儿,待会儿再说,我找到了一眼山泉,很甘甜,你尝尝!”

  被唤作小银子的少女,拔开葫芦的塞子,将装在里面的泉水,悉数倒在了葡萄藤的根部。

  这株妖藤,自身实力还很弱小,是靠着方丈的点化,才凝练出了人形,所以一旦离开古刹,便无法维持这个形态了。

  小银子注意到,这里也有脚印,这让她有些担忧,阿紫不会被发现了吧?

  “有谁欺负你了吗?告诉我,姐姐给你出气!”

  小银子摆出了愤怒的神态,做了一个撸袖子准备打人的姿势。

  阿紫迟疑了一下,摇了摇头,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而且她现在回过神来,又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!

  万一真是如此,那也太丢人了,可万万不能告诉闺蜜!

  “好了,既然不想说,那就别说了!”

  小银子嘻嘻一笑,张口吐出了一道白烟,白烟消散后,留下了一块玉简:“我这次出山探宝,运气极好,在一处洞府中找到了一部仙法,喏,送你了!”

  小银子说着话,便将玉简拍进了阿紫怀里:“有了它,你很快便可以小有所成,能够离开这座古刹了,到时候咱们一起去找天材地宝,攻略洞天福地!”

  阿紫愣住了,呆呆地看着手上的玉简。

  “嘻嘻,欢喜的魇过去了?”

  小银子伸手,在阿紫的眼前晃了晃。

  阿紫直勾勾地盯着小银子,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,那个少年之前说过的忠告,此时犹如雷霆一般,不停地在大脑中劈闪着。

  “堤防任何自称是你闺蜜的女子,她会送你一部功法,千万不要修习,否则一炼误终身!”

  对上了!

  闺蜜,功法,完全对上了!

  原来平日里以姐妹相称的小银子,竟然有害我之心?

  真是想不到!

  阿紫用手捂住了嘴巴,整个身体都开始发颤!

  简单推理一下,那个少年,没有理由哄骗自己,毕竟自己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小妖,除了能结一些葡萄,没有任何宝贝。

  还有送功法这种事情,竟然被他预言到了?

  有那么一瞬间,阿紫想要质问小银子,可是她忍住了,小银子的境界比自己高,打起来,自己会死!

  ……

  小银子待到黄昏,便下山了!

  等离开三十里,她的脸色,立刻阴沉如墨,一脚踹在了旁边的大树上。

  可恶,是哪里出了纰漏?

  让阿紫看穿了我的意图?

  阿紫太单纯了,虽然想虚与委蛇,但是聪慧的小银子,早看穿了她拙劣的演技。

  是那个脚印的主人吗?

  哼,

  让我知道你是谁,非弄死你不可!

  小银子踹了十几脚古树,又开始发愁,树妖姥姥交代的任务,完成不了了,这下该怎么办?

  不止如此,最重要的是,那座古刹中藏着的宝贝怎么办?

  小银子有一个天赋,那便是当她所在的百里之内,有灵器法宝、功德造物之类的宝贝时,她就会嗅到一股奇异的香味。

  一年前,小银子路过封龙岭的这座千年古刹时,嗅到了宝贝的味道,她便进入探索,意外的结识了阿紫。

  正好,阿紫是妖植,还可以用来完成树妖姥姥吩咐的任务,只是为了宝贝,她才没有下手。

  小银子的本意是,先取得阿紫的友谊与信任,把藏宝的地方旁敲侧击的套出来,再收拾她,可是树妖姥姥最近催得很急。

  没办法,她只能把功法交给阿紫。

  修炼这部功法后,阿紫就会成为树妖姥姥的傀儡替身,最主要的一个效果,就是当姥姥受伤后,伤害会转嫁到阿紫身上。

  “我的演技如此炉火纯青,绝对不可能出现纰漏,定是那个脚印的主人,坏了我的好事!”

  小银子将手指放在口中,吹了一个口哨。

  很快,一只只松鼠,汇聚了过来。

  “监视寺庙,有人过来,记下他的容貌!”

  小银子吩咐,她觉得那个脚印的主人,肯定还会来古刹,所以决定埋伏他一手。

  哼,

  别让我逮到你!

  ……

  古刹中,坐在青石板上的阿紫吹着夜风,情绪渐渐地平复了下来,然后便是深深的后悔。

  我怎么就给了那位少年一串葡萄呢?

  怠慢了!

  真是怠慢了!

  他肯定是一位大修士夺舍重生,嗯,至少是金丹级别,正所谓金丹大成,天下横行,我居然没有趁机向他请教一番,真是失策!

  阿紫懊丧的用脑袋撞着葡萄藤,下次如果再有缘得见这位大佬,我一定赔礼道歉。

  对,把方丈爷爷那串佛珠,送给他吧?

  也不知道一件法宝,能不能让那位高人原谅我?

  等等,他的忠告说中了,那么告诉我的机缘也应该不会错,想到这里,阿紫立刻兴奋了起来,开始仔细搜索古刹的每一个角落!

  我倒要看看,这个绝世机缘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