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> 第五章 荒山古庙,人前显圣!

第五章 荒山古庙,人前显圣!

  封龙岭在飘渺宗以西一千五百里,是一块巨大的原始丘陵。

  时值盛夏,放眼望去,一片郁郁葱葱,无尽的枝叶随着轻风浮动,宛若海潮滚滚。

  千翼飞鹤好似穿云箭一般,在碧空如洗的白云下掠过。

  陆安之被高空的狂风吹得睁不开眼,只能贴在千翼飞鹤的后背上,紧紧地抱着它的脖子。

  这是一种机关造物,技术含量非常低端,一位主修机关术的修士入门三个月,便能独立制作一只。

  像建造墓葬、桥梁、皇宫、洞天福地等等,都离不开机关术,不过学的人却是极少的,毕竟炼丹和炼器,才是主流,既有社会地位,又有大钱可捞。

  陆安之来到封龙岭后,便降低了高度,寻找一座长满了枫树的山峰。

  这便是本次机缘所在!

  如果是秋天,就好找了,满山枫叶变红,一眼可望到,好在陆安之有耐心,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找到了这座像个矮胖子的山峰。

  他降落在了山脚下,举目眺望。

  由于人迹罕见,上山的石阶已经破败不堪,裂纹遍布,铺满了厚厚的落叶,在山顶,有一座不起眼的寺庙。

  陆安之深吸了一口气,拾阶而上。

  也不知道那只妖怪,好不好说话?

  陆安之有些忧虑,通过神机上的百科检索出的几个机缘,即便是修士去拿,都非常危险,他这个凡人几乎是必死无疑。

  可是必须要拼一把!

  山门到了。

  这间寺庙早就没了僧人,烟火气不知道消散了多久。

  陆安之没有停顿,径直走了进去。

  寺庙不大,陆安之先去了大雄宝殿,供奉的大佛,他也不认识,不过拜一拜求个好运,总没错。

  三拜后,陆大郎又打扫了一下宝殿,把被风雨从破烂窗口吹进来的树叶都拾掇了出去。

  之后,他去了方丈寮!

  这是一个独门小院,青石铺地,绿瓦成墙,院落的西北角,长着一棵松柏,参天而立。

  这株老树,绝对有六、七百年的树龄了,是那种乡间地主最爱的木材,一般用来打造寿棺。

  陆安之要是把它砍伐回去,少说能卖个千把两银子,不过他的目光,只扫了一眼,便落在了院落中的一块雨花石打磨的茶几上,在它的上面,有一挂葡萄架,既可以遮风挡雨,又能摘果尝甜。

  “有了!”

  陆安之表面不动声色,但是心脏,却不受控制的咚咚跳了起来。

  荒山古庙,葡萄妖藤!

  仙王百科上记载,万里封龙岭有一长满枫树的荒山,山上有一古庙,庙中方丈的居所内,有一株葡萄藤。

  佛法高深的主持,早中晚时刻,必在院内诵经礼佛,久而久之,这株葡萄藤耳濡目染,诞生了灵性。

  一旦动物和植物有了灵性,也就可以称为妖精,踏上修行之途了。

  由于这座古庙过于僻静深远,数百年未曾有人叨扰,于是这株葡萄藤可以安心修炼,没有夭折在初生期。

  后来,葡萄妖藤修成人形后,自称阿紫,出山历练,因为出身寺庙,从小听惯了佛经,便以佛女自居。

  她心性不坏,初时,常做善事,除恶惩奸,倒也闯出了一番名气,只是大家听说过女僧兵,可不曾听闻有佛女,于是有高僧寻她,问其身份,然后她便露馅了。

  作为一株妖植,阿紫天然不被佛门所喜,又有佛修觉得她自号佛女,玷污了佛门声誉,于是围剿之!

  阿紫不是拥有大气运之人,最后自然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。

  万法仙王之所以在百科中收录她的情况,是因为娑婆世界,妖女众多,但是敢称自己为佛女的,那真是一只手便数的过来,而且阿紫是真的心地善良,从未吃过人,也算妖怪中的异类。

  “我该怎么和她搭讪呢?按照百科记载,阿紫应该是个好人……不,好妖,所以我还是直接道明来意?”

  陆安之斟酌着说辞。

  ……

  夏风吹过,叶子晃动,发出了沙沙的声响。

  几串绿色的葡萄挂在枝头,还未成熟。

  阿紫好奇又谨慎地打量着这个少年,自从方丈死后,已经二百年了,寺庙再未有人来过。

  “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他的身上感应不到灵气,显然是一个凡人,樵夫?不对,他没有斧头,而且看样子,还有伤?”

  阿紫推理:“是被其他妖怪抓进山里,又偷偷逃出来的幸运儿?”

  “不对,他为什么站在那里发呆?哎呀,他看我了,他难道知道我的存在?不,不会的,一个凡人怎么能发现我?”

  就在阿紫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,陆安之开口了。

  “喂,小妖,此间方丈是吾好友,他故去时,可曾留下什么遗言和未解的心愿?”

  陆安之右手背负在腰后,摆出了一副镇定自若的金丹大佬模样。

  “啊?”

  阿紫傻眼,此少年竟然是方丈爷爷的好友?

  骗人的吧?

  “说话!”

  陆安之呵斥。

  “方丈爷爷未曾留下遗言,他说人死如灯灭,万念俱成灰,与世间再无牵挂!”

  清静的院落内,突然响起了一道充满少女感的嗓音,听之,仿佛饮了一杯葡萄酿,唇齿留香。

  陆安之沉默,努力摆出一副缅怀好友的表情。

  “您是……”

  阿紫弱弱的打听。

  “区区一小妖,也敢询问吾之名讳?”

  陆安之冷哼。

  “呃!”

  阿紫惊慌的满树的叶子都卷了起来,没办法,她除了方丈,没接触过任何人,不知道世间的黑暗与险恶。

  她经验太少,还分辨不出陆安之在演戏!

  主要是一个凡人突然出现在这里,又一口道破了自己的名字,实在太吓人了,毕竟二百年前,整个寺庙中三十二位僧人,也只有方丈爷爷发现了自己。

  这个少年,不会是某位大修士夺舍重生了吧?

  想到这里,阿紫更加害怕了。

  陆安之不再说话,往外走去,不过到门前后,又停下了,他没有回头,而是直接感慨:“吾好友允许一株妖藤长在这里,想必是有点化于你的意思,吾今日与你相遇,也是一番缘分,也罢,便给你一句忠告,一份机缘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阿紫弄不清楚,这个少年要做什么?

  “忠告是,堤防任何自称是你闺蜜的女子,她会送你一部功法,千万不要修习,否则一炼误终身!”

  陆安之抬头,望向了天空。

  “啊?”

  阿紫目瞪口呆。

  因为她最近新认识了一个女妖,对方待她极好,不仅送给了她很多从未吃过的香瓜鲜果,甘泉灵露,还告诉了她许多奇闻异事,让她增加了眼界。

  两人约定,等阿紫修炼成人形,便一起下山,纵横四海,观山川美景,以享人生。

  这个少年说的闺蜜,不会就是小银子吧?

  不过小银子并没有送自己功法!

  “至于机缘……”

  陆安之故作沉吟。

  “嗯嗯,下边呢?”

  阿紫本能的竖起了耳朵,机缘便是好运,便是福禄,是可以让修士成为人生赢家的东西,但是它可遇而不可求。

  “天道有云,法不轻传,道不贱卖,缘不轻给,你拿什么当报酬?”

  陆安之貌似不经意的笑问,内心中,则是忐忑了起来,毕竟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,要是对方拒绝,可就遭了。

  “诶?还要报酬?”

  阿紫一时间有些懵逼,不过倒没怀疑这句话,因为方丈爷爷也说过,而且来求佛问缘的人,穷的上柱香,富的还要给香油钱!

  “我……我没灵砂!”

  阿紫只是一株还没出过这座荒山古寺的葡萄妖藤,灵砂这东西,没机会攒一笔!

  “哈哈,灵砂这等俗物,谁要?”

  陆安之撇嘴。

  “那……那要不给你一串葡萄吧?”

  阿紫不好意思,毕竟是自己结出的果子,不值钱。

  “可!”

  陆安之笑了:“不必多,几颗便好!”

  阿紫本来想挑一串小的葡萄给陆安之,结果听他这么一说,反倒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了。

  “我也太小气了!”

  阿紫自责着,一根长了绿叶的藤蔓伸出,直接把年份最久、个头最大的一串葡萄摘了下来,然后恭敬地送到了陆安之身前。

  “这个机缘,便在这座古寺中,你好好找一找吧!”

  陆安之故作随意的接过了葡萄,但是心中,已经激动的想跳起来高歌一曲了。

  成了!

  我果然是仙王重生,法力无边。

  陆安之很骄傲,自己明明还是凡人之躯,便已经可将一株妖藤,玩弄于股掌之上了。

  简直天秀!

  等等,不能匆忙离去,要摆出得道高人的风范儿,优哉游哉的下山,否则说不定会被看穿!

  只是未等陆安之出门,阿紫的质问,响彻在院落中。

  “我在这里生活了二百多年,哪怕是寺庙地板上铺就的每一块青石,我都知道上面有多少条纹理,你对我说这里有机缘,你莫不是在诓我?”

  说到最后,阿紫已经怒气勃发。

  亏我相信你是某位大修士夺舍重生,没想到却是个骗子。

  该杀!

  一时间,院落中,狂风四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