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> 第八十章 快叫爷爷!

第八十章 快叫爷爷!

  刚刚还有点气急败坏的征兆,可就这么一会儿,立刻就换了一张脸。

  这一点,陈牧羽是相当的佩服,人老成精,变脸变得是真快。

  秦洪也是笑脸相迎,“游老哥,这事问我没用,你得问牧羽答不答应!”

 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又不是仇深似海,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一点事而撕破脸皮呢?

  游嵩山看向陈牧羽,“年轻人,你应该不会怕吧?”

  怕?怕个卵。

  心中只是一哂,这特么还没完没了了?

  “游老爷子,你也不用拿来话激我,只要出场费给够了,我随时都行,不过,下次最好选个头脑清醒点的来,不然老是缚手缚脚的,不够尽兴!”陈牧羽淡淡的装了个小比。

  缚手缚脚?这么说,你还手下留情了?

  实话说,陈牧羽的确是有留手,要真是生死相搏,刚刚那一指戳那大块头的心脏上,那可就不是流血那么简单了。

  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游嵩山深深的看了陈牧羽一眼,随即转而对不远处那位老者拱了拱手,“李老哥,本来想陪你吃顿酒的,我得赶紧带我外孙回去疗伤,便不奉陪了,下次再赔罪!”

 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,“招待不周,游老弟不要见怪,疗伤要紧,就不留你了,改日再叙不迟!”

  表面上倒也是和和气气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和气。

  游嵩山一甩手,往外走去。

  “游老爷子,你先前说过,这该有的赔偿……”

  陈牧羽喊了一声,这家伙,可还惦记着人家的赔偿呢!

  刚刚在屋里,游嵩山是有说过,他们游家理亏,该有的赔偿自然会送到,但那或许只是一句空话,玩笑话呢。

  “拿去!”

  游嵩山走到院子门口,停住了脚步,从手腕上不知取下来什么东西,冷哼了一声,回身就往陈牧羽扔了过来。

  那东西裹着劲风,力道可是十足,这要是砸一下,非把牙给砸掉不可。

  陈牧羽没敢接,往旁闪了一步,秦洪却已经探手抓出,把那东西抓在手里了。

  再一看,门口已经不见了游嵩山的人影,几人走到门口,两辆车子已经发动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就这么走了?

  半天没有回过神,陈牧羽还以为那老头会不依不饶,亲自下场干他呢。

  旁边,秦洪拿着刚刚游嵩山扔过来的那件东西,正在端详,老脸上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那是一只飘蓝花的玻璃种翡翠手镯。

  晶莹剔透,水头十足,里面带着蓝色的飘花,看上去就像一副水墨画一样,飘亮极了。

  陈牧羽勾了勾手指,厚着脸皮,“三爷,这是给我的吧?”

  “合着我这一天就白忙活了?”

  秦洪明显脸皮更厚,“这镯子,我收了,一会儿让人给你打二十万!”

  说着,揣进了兜里,都没有让陈牧羽过手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陈牧羽讪讪,这老头,属貔貅的。

  20万的翡翠镯子,也已经能算得上传家款了,他刚刚虽然只瞟了两眼,但这价格应该也差不多,算是合理。

  “跟我进来,有话问你!”

  秦洪直接转身进了屋。

  ……

  ——

  “我大学的时候,跟一个老头学过几年气功……”

  进了屋,都没有等秦洪开口,陈牧羽就先开了腔,明显他知道秦洪想问什么,无非就是他这一身功夫的来历。

  秦洪微微皱眉,“什么老头?哪门哪派的?”

  他秦洪是什么人,人精一个,一眼就看出来陈牧羽没有说实话,这种理由,明显是从小说里学来的。

  “老头就老头呗,哪门哪派的,我也不知道!”陈牧羽摊了摊手,既然决定了敷衍,那就敷衍到底了。

  秦洪丢过来一个白眼。

  这时候,旁边哪个老者道,“以你的功力,能做到指力透体伤人,这门指法可是绝非等闲……”

  陈牧羽往那老者看了过去,不清楚这老者的身份,只是刚刚游嵩山和秦洪对这人都很尊敬的样子,想必是不简单。

  “这位是少峨山李远山居士,也是我的同门师兄,专门为了你的事来的,快叫爷爷!”秦洪在旁边给陈牧羽介绍了一下。

  噗!

  陈牧羽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,什么人啊,头一次见面就叫爷爷,玩这么大的么,太没节操了点吧?

  有点尴尬。

  ——

  姓名:李远山【重伤状态】

  可收购列表:

  1、内力,郁结于经脉之中,暴走的内力,能对练功者造成致命伤害,建议收购价1万财富值/缕!

  2、少阳功,少峨山独门内家功法第6层境界,建议收购价1亿财富值!

  ……

  注意,宿主需征得对方同意方可进行收购操作,如未经对方同意而进行强制收购,需要支付10倍财富值。

  ——

  1亿?

  李远山的信息,让陈牧羽很惊讶,这恐怕是他见过的所有人里面,价值最高的一位了。

  光是一门少阳功的修为,居然都能价值上亿,浑身拆解下来,那还不上天?

  不过,信息显示,李远山是重伤状态,还有什么内力在经脉中郁结暴走,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什么,但内里似乎状态不佳啊。

  陈牧羽当然不可能逢人就叫爷爷,拱了拱手只叫了声前辈。

  也不知道对不对,电视上不都这么叫么!

  秦洪无语。

  李远山也并不介意,只是笑了笑,目光在陈牧羽身上打量,“人长得好看,资质也不错,小羽,你练功练了多久了?”

  这话却是把陈牧羽给问到了,想了想,道,“大学的时候开始,断断续续,可能有一两年吧!”

  还真是张口就来,但总不可能告诉他们,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才开始习武的吧?

  “一两年?”

  李远山微微颔首,“一两年的时间,能练出内劲,也实属难得了……”

  要知道,内家功夫,大多都是童子功,越早练越好,半坡起步,难度可不小。

  “前辈夸奖了,我只是练着好玩而已!”被这么一夸,陈牧羽反而有点不太好意思,“三脚猫的功夫,不值一哂!”

  陈牧羽这话倒也算是实话,刚刚他之所以能赢,一是因为出其不意,二来,那大块头的脑袋不好使,但凡他脑子能够正常一点,就算躲不开陈牧羽那一指,硬扛着伤继续干,陈牧羽是百分之百都赢不了的。

  太乙剑指的威力是不小,但也消耗十分巨大,刚刚那一下,就已经把陈牧羽给掏空了。

  内劲的恢复是需要时间的,那么一下全射出去,的确是爽快,可短暂的爽快之后,就是虚弱疲软的状态,短时间内想来第二发,那基本上是别想了。

  就这会儿,陈牧羽都还有些微喘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