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是我的星球 > 第八十三章 反间

第八十三章 反间

  夏归玄觉得好笑,焱无月可笑不出来。

  她甚至不知道龙鳌这话是真是假。

  如果是真,那这事件可就大条了……神裔父神若是真的降临,如果不出意外,恢复全盛期的父神绝对是太清,人类扛不了的!

  她深深吸了口气,盯着龙鳌的眼睛,似要看穿真伪:“你就不怕我把这消息通知人类?”

  “敢告诉你,就不怕你通知人类。”龙鳌很无所谓地笑笑:“父神已临,不管是人类还是泽尔特人,你说它们挡得住么?做好战备又能怎样,说得你们现在没做战备似的……公孙玖常驻夏京,银河舰队都随时准备参与神裔大战了吧。”

  焱无月捏紧了刀柄。

  “你有神裔血脉,有人说是四分之一,有人说是一半,不重要。我们曾经做过很多调查,也不知道你父亲是哪位,也不重要。但我们对你有很强的认同感和亲近心,你应该是看得出来。”

  焱无月确实看得出来,为什么之前有几次总会被人质疑误解?因为别人有伤亡,就她没事,神裔很少跟她下死手火并……当然她也一样,对方不下死手,她又怎么下得了?

  落在别人眼中,当然很是暧昧。

  也就公孙玖能理解,依然信重,一般人不信她很正常。

  “神裔内部,族群之争、正魔之争、道争……从来就没停过。因外敌压力稍有团结,也没到亲如一家的友好程度,为什么对我特别不同?不是因为血脉之亲,而是一直觉得我有用。”焱无月叹了口气:“由始至终,你们看重的不是神裔混血焱无月,而是人类高级将领焱无月。”

  “哈……”龙鳌笑了起来:“你这么说当然也是对的,人总是有其价值,才会受到特别的对待。难道你在人类社会不是如此?因为你是五转战士之强,公孙玖才会力保你,否则你说不定早都被关起来了。”

  焱无月默然。

  “相比之下,神裔这边对你似乎更好一点,如果你愿意为父神效力,将来逐走人类之日,你怎么也会是一位神将,又或者开山立派,成为一方豪雄。何至于在人类那边郁郁不得志?”龙鳌笑道:“焱统领,不是我们挑唆……如果你不是自己强大、加上有公孙家护着,说不定你会成为人类最想放上实验台的研究对象。那些排挤你甚至想暗杀你的人,真以为全是公心?”

  焱无月淡淡道:“你以为只有公孙玖一个人信我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我为这片土地奋战百年,不是每个人都没良心。”焱无月微微一笑:“真有父神降临,那也跟我没什么关系。神裔之道得自于他,而我得自人类战场;最初的神裔觉醒或许因他而成,可我自有父母,虽然不知是谁,反正不是他。他若侵我家园,我的刀就敢劈他。”

  夏归玄:“……”

  龙鳌眼睛瞪得跟山一样:“你……大逆不道!”

  焱无月笑道:“如果你只为了引我说这些话,那看在你没有造成什么伤亡,就请回吧。等你们父神来了,我们再战。”

  龙鳌沉默片刻,忽然笑着退去:“多谢焱统领,我记下了。”

  焱无月:“???”

  龙鳌的说话又变成了传音:“焱统领很快就会看到,是谁对你好些。”

  海上传来潜艇声,许多将士身穿战衣飞速潜来,却远远看见龙鳌离去的影子,焱无月静立原地,没有去追。

  有位四级战士绕左右看了一圈,神色有些难看:“这里……除了最初的爆炸之外,根本没有发生过激战。”

  数道目光落向焱无月,目光里都有些犹豫:“焱统领,这……”

  焱无月冷哼:“真要是打得你死我活,你们这时候才来是打算给谁收尸?”

  众人都有些尴尬:“这个……”

  焱无月破浪而出:“一群大老爷们扭扭捏捏,走吧,见你们师座再说。”

  焱无月潇洒完了才忽然感觉好像一直都没夏归玄的存在感,吓了一跳左右看看,才发现夏归玄一直就默不作声地跟在身边,很稀奇的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样。她忍不住传音:“你怎么啦?”

  夏归玄笑笑:“我跟那只龟龟玩玩……”

  焱无月想到他一边和殷筱如跳舞一边还能救自己的过往,若有所悟,笑道:“你分神留心些,好像这种事有点危险?”

  夏归玄道:“我没什么可留心的,倒是你这里会有点麻烦……对人类内部破事儿我不明朗,就不随意说话了,现在我是你属下,一会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,总归保你无恙便是。”

  焱无月淡淡道:“会有点麻烦,但也没龙鳌想象的那么麻烦。”

  “别大意,这看似很套路的反间其实并不好搞……如果人类不信任你,你会不会觉得它说得对,还是跟神裔混比较好?其实你虽然坚持,心里也有叹息,这种动摇早晚有一天会冲垮堤坝。”

  焱无月道:“嗯,有数。”

  “光是你有数没用,还要看人类主事的是怎样的人,有些傻的,生生把人逼反都不奇怪,可并非人人都是公孙玖。”夏归玄有些讽意:“套路之所以能成为套路,因为好用。”

  焱无月忽然道:“如果我有朝一日真被逼反,你怎么看?”

  夏归玄笑道:“我不在意。”

  “真不在意?”

  “真不在意。”

  焱无月哈哈一笑,踏上海岸,大步进入人类军阵中:“张师长何在?”

  旁边那个四级战士苦笑道:“师长在城里。”

  “?”焱无月愕然停步:“那刚才谁指挥的?”

  那人叹了口气:“正是区区在下……支援来迟莫怪,我需要汇报师长定夺。”

  焱无月脸色有点黑,默不作声地大步入城。

  而深海之处,原本巨大无比的龙鳌变成了一个干瘪瘪的小老头,光头龙角,背上龟壳。

  神裔是类人种族,龙鳌形态或许是本体,但反而需要修行到一定程度才能有“本体变化术”,也是一种很奇特的种族现象。

  此时变为小老头的龙鳌浑身抖如筛糠,不可置信地跪在海底淤泥里,震惊地看着前方的阳神。

  阳神依然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夏归玄正常的身形面貌,但看在龙鳌眼里,直如太阳一样,炫目得让人无法睁开眼睛。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压制和崇敬,血脉为之奔流的悸动,以及那出现在无数个入定感悟之时隐隐出现的捉摸不定的脸,一切具现在面前,真实得让他仿佛连大道法则都清晰了几分。

  “父、父神……”龙鳌又是震惊又是困惑,却已经下意识地五体投地跪在海底,虔诚地低语:“父神……”

  “啧,看来我原本没想错啊,父神明明是我吧,听你说父神已经降临,我还寻思你们哪来的卜算之术这么强大,居然真能算出我来了。”夏归玄蹲在他面前,很是好奇地问:“结果后面说得急转直下,原来居然有人在你们那里当父神了,这可稀奇,你们没脑子就算了,连感悟都丢了?”

  “不、不是……”龙鳌极为困惑地微微抬首,又悸动得迅速伏低:“它、它是龙啊,从所未见的苍龙……身上的天道之气也很清晰……只不过、只不过没有您这么强大,也就是个无相……它说是没能完全复苏的缘故。”

  夏归玄摸了半天下巴:“你们经过四十九天的召唤降临的?”

  “是、是的。”

  “像是有人故意在凑这出戏,这还好说。希望不是好死不死恰好把我东皇界的龙招到了这里,否则真正的父神要收拾细软跑路了。”

  龙鳌一脸懵逼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