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30章 存在感戒指的妙用

第30章 存在感戒指的妙用

  第二天上午,张善除了给山谷建一送了一趟货,其他时间就在水产店的角落里坐着,坐了一上午。

  福羽老板忙坏了,怎么回事,为什么顾客都围着他呢?

  等到了一点,张善忽然就出现在他面前:“老板,时间到了,我去山谷老板那边了。”

  福羽老板看着张善的背影,挠了挠自己的光头。肿么回事,自己一上午都没注意到张善呢,活好像都让自己干了!

  张善哼着歌,快步走到了山谷老板的店,换好衣服,就出现在了厨房里。

  山谷建一正在指点两个徒弟,他跟往常一样,准备自己做个示范,然后让徒弟自己练。至于能不能学会,就看徒弟的天赋了。

  可今天奇怪了,他正雕刻的时候,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看向张善。

  明明张善就在角落里削土豆,也没出声,也没有什么大动作,可他就是忍不住去看。

  咔!

  他这次展示的胡萝卜雕花削断了,山谷建一脸上的表情凝固。

  自从他成为刺身之神,他从来没有犯过这种错误!

  两个徒弟也是一脸诧异,却不敢说什么。师父今天是怎么了,好像无法专心呢?记得之前师父在做菜的时候,就算是外面有枪声,也无法影响师父的动作。

  “喂,小子,你在干什么!”山谷建一冲着张善吼道。

  “啊?山谷老板,我在削土豆啊。”张善一副很无辜的样子。

  “你,去那个角落削土豆!”

  “哦,好的。”

  张善乖巧的端着盆,挪到了另外一个角落,这次不在山谷建一的正前方了。

  山谷老板,没用的,只要我在你身边,你就会忍不住看我的。哪怕我在你背后,你也会偷偷回头看我。

  山谷建一重新拿起一根胡萝卜,以他的刀工,就算是在一颗枣上,也能轻松雕出一朵花,雕个胡萝卜,居然失手了,肯定是意外。

  他刚放下刀,却忍不住用余光盯着张善。

  明明知道自己应该专心的雕刻胡萝卜,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。

  什么时候他的专注力变得这么差了?前天他还亲自动手为木村会会长竹中先生做刺身呢,那时候没觉得有任何问题,自己老了吗?

  虽然五十岁了,但他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而且比许多年轻人都要健壮。每天对于眼睛、手的锻炼也从未停止。

  “森下,你有没有觉得张善削土豆的手势很有魅力?”

  平田治二手中的雕着的樱花,注意力同样在张善身上,生生的把手上的樱花雕成了三叶草。

  “是啊,师兄。好像看他削土豆,就像看师父雕花一样,让人挪不开眼睛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!学厨的时候要专心,你们这样还怎么做一名好厨师?!”山谷建一在训斥徒弟的时候,将有一刀歪了的胡萝卜雕花扔进垃圾桶。

  “去练昨天的雕花,今天要练双倍!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师徒二人郁闷的继续雕花,同时强行控制自己的注意力。额头上的汗水大滴的往下掉,握刀的手也在发抖。

  怎么办?好想……好想再看张善削一会儿土豆啊!

  山谷建一训斥了一番徒弟,果然心情好多了。他拿起一根萝卜,正要雕花,却忍不住想看看张善在干什么。

  “山谷老板,土豆削好了,我这就洗出来,然后我做什么?”

  “削好了?这么快?”山谷建一看着手里的半根萝卜,他一朵萝卜花还没雕出来呢。

  “不快啊,已经一个小时了。”

  一个小时?!

  山谷建一看向墙上的钟表,自己一个小时,竟然什么都没做成?时间就这么浪费了!

  怎么回事,自己为什么忍不住的看张善?虽然妻子亡故了很久,可他偶尔也会去一些风俗店的,自己绝对不会喜欢男人!

  他看向两个徒弟,顿时大怒:“你们都在干什么!一个小时,一朵萝卜花都没雕好?这种速度,你们要让我们的客人饿死么!”

  “师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想看他。”平田治二指着张善。

  “师父,我也是!”二徒弟也跟着点头,山谷建一呆住了,大家都一样?

  张善的身上,有什么吸引大家的地方?为什么就像种在了他们眼睛里似的?

  “我就是在削土豆,可什么都没做。可能是他们担心我削不好土豆,影响了下午上菜,想看看我需不需要帮忙吧。”张善一副很无辜的样子。

  接连几日的结果都是如此,只要张善在这个房间内,他们就移不开眼。

  导致这几日的餐厅的营业额直线下滑,很多食客都在抱怨:“山谷先生的店真是越来越不用心了,雕花根本没法看。”

  “上菜的速度也变慢了,感觉是在应付了事。”

  “难道是山谷先生的店和山谷先生一样……老了?”

  这样下去不行!

  山谷建一望着门口削土豆的张善,这臭小子工作倒是挺努力的,好像工作的时候也很专注。

  “师父,我记得当初您也是这么盯着森下,说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极强的专注力,所以收了森下为徒。”平田治二忽然说道。

  山谷建一看着外面张善的背影,是这样吗?

  自己当时被森下吸引,是森下做菜时的用心,还有不错的基本功,张善凭什么吸引他?

  凭他懒?凭他什么都不会?

  “我绝对不会收这小子为徒!”

  山谷建一想起当初张善想来拜师,他听说张善是东方餐馆主厨的儿子。原本很期待的让对方展示了一下手艺,那记忆太难忘了。

  别说雕花这样难的东西,就算是最简单的萝卜切丝都做不到,根本没有一点天赋!

  “师父,我看他好像改变了,也许他这段时间努力了,有进步呢?就算不能收他为徒,可指点一个后辈,让他成为一名好厨师,不也是您一直都在做的么。”

  平田治二知道师父很固执,说不收徒就绝对不会收,但却不吝指点后辈。

  “他能有进步?”

  “叫他过来试试就知道了。”平田治二看师父没拒绝,冲着外面喊了一句:“张桑,你会切萝卜丝吗?”

  “学过一点。”张善听到平田治二的喊声,瞬间转身,跑进厨房。

  你们要是不教我,我让你们也没办法好好做菜!

  PS:求收藏,求推荐,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