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22章 萤火虫与小透明

第22章 萤火虫与小透明

  眼前一黑,张善再次看清的时候,发现自己又一次躺在床上。

  他猛地坐起来,看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后,松了口气,已经回到了自己的LOFT小公寓。

  【密室逃生副本任务完成,奖励RMB一百万。】

  床头的华为手机忽然亮了,一条银行的短信进来。

  您尾号2308的银行卡于9月27日8:08分存入元,余额.36元。

  他在副本中死里逃生,居然就只有一百万现金奖励?和得到的装备比起来,明显差了一截。

  “主神,主神你出来!我的系统呢?我的兑换点呢?我要兑换道具!”

  空空的房间只有他的自言自语。

  张善很不满意,不是说他是拥有NPC模板的特殊玩家,跟其他普通玩家不一样。那肯定要来套高端系统操作才对,结果啥都没有,这也太特殊了吧?

  他记得当时选中他的那个老家伙提过兑换点什么的,也跟自己说过道具的重要性,但自己喝太多了,具体怎么说的完全想不起来。

  喝酒误事啊!

  合着他想要得到道具,只能从别人手里弄?张善看着自己穿着赵达身上扒下来的贴身防护服,那他岂不是要成为玩家公敌?

  目前奖励的一百万RMB,只够他偿还银行的几十万房贷,将他那辆三手的捷达换掉了。

  抬起手腕,从老板那撸下来的江诗丹顿还在,这块表的价格可以在许多小城市买一套房子,可惜什么手续都没有,根本卖不上价。

  消音手枪也还在,张善赶紧放进上锁的柜子里。

  金总监的那个手包他也带回来了,里面还有两万多的现金,一个都彭打火机,一把没用的车钥匙。

  两只手抓着的东西,都带回来了,这让他有些兴奋。下次得多做一些实验,抓一些更大的东西,其实他的脚趾也很灵活。

  身上的穿着还是副本里的那套,衣服丢进洗衣机,倒上漂白水,洗掉上面沾染的血迹。

  冲了个澡,他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。

  这谁家的小伙,英俊潇洒、玉树临风,这得迷倒多少小姑娘啊。

  他看着手上的那枚存在感戒指,好像上面的黑色石头可以旋转。张善转来转去,周围没有任何异常。

  存在感戒指,具体功效是什么,他也还没搞清楚。

  手机忽然响了,打过来的是公司销售总监。

  “张善,你昨天那个单子怎么样了,拿下没有?”

  “拿下了。”你根本不知道我昨天是怎么过的。

  “好小子,不愧是公司的金牌销售。这一次,你能拿三万多的提成。”

  “哦,知道了,一会儿公司见。”

  销售总监看了看自己的手机,怎么回事,三万多的提成,张善反应这么冷淡?这小子不是总叫着房贷压力大,想换新车也不敢什么的吗?

  许是昨天喝多了,有些累吧。

  张善换好衣服出门。

  等电梯的时候,身边的两个打扮新潮的女孩低声私语。

  “诶,你看到了么?那个帅哥好帅啊!”

  “是啊是啊!咱们公寓什么时候搬来这么帅的帅哥啊!”

  “这种高冷的男神,我的最爱!”

  张善听的一清二楚,这是在夸我?别,停,别停。

  电梯到了,他礼貌的请两个女孩先上。

  “啊!这哪里高冷,明明是我最喜欢的亲和暖男!”

  “好[ ]想要个微信号啊,那个……”

  女孩拿出手机找出自己二维码,身边的女孩一把按住了她的手,怒道:“喂,你不要和我抢啊!”

  “什么叫和你抢?爱情没有先来后到!”

  到了一楼,张善走出电梯的时候,里面已经有五个女孩儿在争吵了,甚至还有两个男人也盯着张善看。

  走到门口停车场的时候,还有许多人盯着他看,张善忍不住低头看自己的穿着,没什么问题啊,很普通,自己什么时候如此惹眼了?

  上车之后,他对着倒视镜看了下自己,难道是……大众审美终于提高了?

  我的帅气,连男人都能吸引?

  张善上了自己的三手小捷达,哼着歌行驶在街上。等红灯的时候,打开车窗,透透气。

  身边骑着电动车的大姐只是这匆匆一眼,就移不开了视线,连绿灯了都没注意到。

  不对,今天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  要说他跟往常不一样的地方,除了戴着一块价值百万的手表,就是多了一枚戒指。手表没露出来,别人应该看不到,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。

  他看着手上的存在感戒指,难道是它?莫非转动这个黑色的石头,可以调整存在感?

  张善默默的将黑色石头逆时针拧到头。

  又遇上一个红灯,他的头都伸出车窗了,旁边的人也没多看他一眼。

  一路上,终于是没人再盯着他看了,让他放松了许多。

  进入公司大厦,他走到电梯前。

  公司的销售总监和今年一个新来的销售小王正在等电梯,张善都走到身边了,他们却仿若没看到他。

  “总监您看我这个客户啊,是个五十多的阿姨,特难缠,使唤我跟使唤奴才似得,我搞不定啊!”

  “那个,张善不是老阿姨杀手么,您让我俩换换客户呗?”

  销售总监一身正气道:“身为销售,就要有搞定一切问题客户的能力。”

  小王听这话立马会意:“总监,我今晚请您去天上人间,听说那来了几个漂亮学生妹,贼嫩。”

  一听说有局,销售总监双眼放光,轻咳了两声,低声道:“上次的事情张善就没少跟我抱怨,羊毛也不能总可一个薅啊!”

  在他们旁边的张善:“???”

  我说当初那个客户怎么就压到我手上了!

  “那不是因为张善手里优质客户多吗!洒洒水都能让我们这些新人多不少业绩。再说他对付老阿姨有一手,说不定他去招待那些客户,都是客户掏钱呢。”

  “唉……”销售总监明显非常难以抉择,恋恋不舍道:“妞活儿好不?”

  “那必须好!我跟你说啊总监……”

  张善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戒指,这种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坏话的感觉,怪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