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20章 欧巴,你要记得我

第20章 欧巴,你要记得我

  看着倒在地上的赵达,满脸是血的样子,文焕英呆在原地,慌张无措。

  “我……我杀人了~~欧巴,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  她带着哭腔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她刚才只是本能救张善。

  躺在地上的赵达胸口还在起伏,看来是砸蒙了?

  好机会。

  张善利落的捡起手术刀,对准赵达的脖子狠狠刺下,补了这最后一刀。一股血滋出来,赵达不甘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张善,瞳孔渐渐放大。

  张善冷笑,刀枪不入呢?

  “没事儿了,别害怕,是我杀的他。”

  “欧巴,欧巴我们怎么办啊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他们到底是谁?”文焕英绷着的弦被松开,终于是敢大声哭出来了。

  “他们不是好人,可能是因为分赃不均狗咬狗。金总监他们更坏,不只是强迫你们陪侍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别害怕,都结束了。”

  张善拍了拍文焕英的背,安慰道:“我会把这里的秘密都公布出去,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!所以以后你也不必担心了。”

  原本无助的心,在那一刻稳了。欧巴的怀抱,也让她感受到了温暖。

  张善用手机搜索了手术室那几个箱子上的英文,是器官转运箱!

  再结合金总监手机里的聊天记录,那些被摘除器官的人,都被偷着送去火葬场化成灰了。

  那些号称解约的练习生不是真的解约离开了,而是被他们杀了。

  练习生体检如此频繁,也是为了让练习生的器官保持健康,同时跟一些买家进行器官配型。

  张善越看越心惊,原来已经卖了这么多器官。

  最初供体是公司从南韩忽悠来的练习生,发展到从山区骗来的女孩儿,后来干脆找一些智力障碍的人。

  张善也才知道,一个人拆成零件,居然这么值钱。

  难怪保安队长、金总监都想杀了他们,因为这里的秘密被外人知道的话,判十回死刑都不够。

  文焕英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,如果不是欧巴,搞不好哪天她也会被拆碎了卖掉。

  “欧巴,这些人真是太可怕了,人怎么能坏成这样!”

  “所以我们要把这里的秘密都曝光,让某些人没办法保护,没办法遮掩。让所有相关的人,都得到报应!”

  眼中满是星星的文焕英看着眼前的张善,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  “欧巴说得对!”

  “焕英,你找一下办公室里还有没有相关的证据,我看赵达身上有没有什么组织的记号。”

  支开了文焕英,张善名正言顺的开始扒赵达的衣服。

  一件肉色的坎肩,贴身穿在赵达身上。什么金钟罩铁布衫,原来是一件特殊的衣服。

  【发现道具,贴身防护服。】

  这是赵达从主神处兑换的道具?

  这坎肩不错,不但防刺,还不沾血迹污渍,拿在手里,感觉就是一件普通棉背心的重量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。

  张善拿着防护服走进卫生间,清理手上的血迹后,换到自己身上,弹性不错,还挺合身的,自己现在也有金钟罩了。

  “欧巴,只找到了一些人的体检报告。”文焕英把体检报告递给张善。

  她还找到了被金总监扣下的护照,她想回家了,什么练习生、偶像明星,她都不想了,以后当个教小朋友唱歌跳舞的老师,她就很满足了。

  “没事,这些证据已经足够证明他们的罪行了。”张善拿着金总监的笔记本电脑。“我们先出去,找个地方把这里的秘密曝光。”

  所有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跑不掉。

  拿着金总监的手包,里面不但有两万多块的现金,还有一把车钥匙。

  打开门,两人跑向楼梯,快速下楼。大厅的门锁着,张善也没找什么钥匙,直接抓起门卫保安的椅子轮了过去。

  外面的广场上,停着一些车,按动车钥匙,一辆宝马车灯亮了一下。两人迅速上车,驶向远处。

  终于从那个魔窟逃出来了,文焕英松了口气。但忽然手机铃声响起,看到手机屏幕上老板两个字,她又紧张起来。

  “欧巴,是老板,怎么办?”

  “没事儿,那是金总监的手机,我们不接就行了。我们去闹市区找个地方先落脚。我看你拿着护照,这是打算回家了?”

  “我想回家……”文焕英的脚踩在座椅上,抱着自己的膝盖,一副委屈巴拉的样子。

  “给,订票吧。我送你去机场。”

  文焕英接过张善的手机,给自己订好了机票:“欧巴,机票是四个小时之后的,我想找个地方洗洗澡,换身衣服。”

  路过一家商场,两人随便买了两套衣服,找了家酒店,开了一个带电脑的商务间。

  打开电脑,张善查看金总监的移动硬盘,里面有很多小电影。

  不只是在密室隔着单向玻璃偷拍的,还有在“道具”的房间拍摄的,甚至还有外景的。有两人光着膀子单挑的,还有多人运动。

  别说,金总监的绳艺还挺不错的,有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  他正认真学习呢,文焕英围着浴巾走出来,怯生生道:“欧巴,你也去洗洗吧。”

  看她这副娇羞的样子,张善好想展示下刚学的绳艺。

  张善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,刚出洗手间,文焕英娇柔的身体粘了过来。

  这手感……没穿衣服。

  “欧巴,我好喜欢你。好想把你拐去韩国,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自私。我更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,你可要记得我啊。”

  不愧是学过跳舞的,身体的柔韧性就是好,膝盖居然能顶到肩膀!

  感受着文焕英生涩的迎合,张善开足了马力。

  两个小时后。

  “走吧,时间差不多了,别耽误你赶飞机。”

  桌上金总监的手机又一次响起,张善干脆直接关机。

  开着车,送文焕英到了机场,从金总监的手包里拿了一万块钱递给她:“拿着吧,进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文焕英摇摇头,只是抽了一张拿着,她凑过来在张善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  开门下车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张善揉了揉腰,开车回酒店。

  吃饱了,该干正事儿了。

  曝光秘密,他也就完成任务,离开副本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手机又响了,又是老板打过来的,这次是他的手机。

  他依然没有接,跟那种人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滴滴~~

  微信来了消息。

  【张经理,金总监的硬盘在你吧,你在哪儿,我们可以谈谈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