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19章 露馅了!

第19章 露馅了!

  张善翻到金总监跟老板的聊天记录,就知道这么大的事儿,老板肯定也参与其中,甚至就是幕后大BOSS!

  他把金总监的手机也录入自己的指纹后,脸上还有着愤怒。这里的秘密,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可怕,难怪保安队长和金总监都下死手,因为一旦曝出去,他们确实都得死!

  陪侍并不是用来赚钱的,而是他们用来控制一些人,方便他们做更黑心的事!

  张善一定会公开这些秘密,让所有人看看这种人丑恶的嘴脸!

  诶,怎么老板的微信并头像跟公司的其他人不一样,并不是自己的照片,而是一朵菊花。

  这是老板的爱好?

  “张经理,好了没有?”赵达在门口问道。

  “好了,好了,这就走,嘶~~”张善将手机都装进兜里,一副转身都疼的样子,将手臂搭在了文焕英的肩上。

  赵达忍着伤口的疼痛,跟张善并排走回那间“刑室”,他本来只想逃出去,怎么人越杀越多?

  他看了眼被文焕英搀扶着的张善,总算是完成了副本的隐藏任务,这次虽然受了伤,但还是大赚。

  进入更衣室的暗门前,张善看着赵达:“赵哥,要不再给你上点酒精消消毒?”

  赵达赶紧摇头,我可谢谢你,还是等我离开副本再处理吧。上一次酒精,比让人捅一刀更疼。

  走进密室,进入电梯,这次直接按了数字1。

  大家都还没放松,万一电梯打开,外面有人怎么办?这一趟,电梯上行的时间似乎有点长,1代表的肯定不是一楼!

  电梯打开,依然是一间密室,电梯里的灯光照出去,没看到有其他人。

  赵达看着空荡荡的密室,也有些失望,他还想着这里能藏着一些财物什么的,自己可以打包带走呢。

  张善半边身子靠在文焕英的身上,“艰难”的往前挪动着:“赵哥,看到门了吗,我也得尽快去医院。”

  “找到了,这里有扇门。”

  门口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块移动硬盘,赵达没兴趣拿,张善却拿在了手里。

  拧动门把手,房门向里打开了,好像是个衣柜。

  将衣服挪开,推动前面的一扇木门,看到了一间卧室。卧室并不大,旁边还有一个小的卫生间,拉开卧室的百叶窗,外面是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的桌上,放着一张全家福,这是金总监的办公室,里面是休息室。

  将办公室的百叶窗弄出一条缝,张善向外看,外面没人。张善看了下时间,已经下午四点了,这是都去体检还没回来呢?

  房门从里面锁住了,他没有开门出去。看了下饮水机的灯,有电。还有一个好消息,手机也有信号了。

  “张经理,我们已经出来了,证明不是你杀死那个女人的证据也有了,你答应我的东西,是不是该给我了?”

  已经逃出密室,赵达就准备离开副本了。这次副本就剩下他一个玩家,独得所有奖励,还能拿到一个隐藏任务奖励,赚翻了。

  他现在身上有伤,想赶紧回去,找个医院好好治疗一下,避免影响下一个副本。

  “赵哥,稍等一下,我找点东西。”张善心里做着计划,一会儿假意带着赵达回家拿东西,然后想办法半路甩掉他。

  否则他给不出赵达满意的好东西,赵达肯定会对他下手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!”赵达忽然夺过文焕英的手机,:“你想报警?我让你报警了吗?!”

  啪!

  文焕英的手机被摔到地上,直接散架了。张善暗叫一声糟糕,文焕英偷偷报警,他也没注意。

  “张经理,我再说一遍,先把你承诺我的东西给我!”

  “赵哥,好东西肯定不在我身上,在我家。你别着急,跟我回家拿行不行?你先把刀放下。”

  “你说的好东西到底是什么?”赵达用手术刀指着张善,他开始怀疑了。

  “是,是一枚珠子。”张善哪儿知道道具什么样,只能说的模棱两可。

  “你在骗我!如果真的是珠子,你为什么不戴在身上!你敢骗我,老子杀了你!”

  他一个玩家,居然被副本里面的NPC给耍了。像个傻子一样,保护了这个NPC很长时间,结果根本没有什么隐藏任务,也没有什么好东西。

  “啊~~欧巴快跑!”文焕英抓起桌上的水杯,砸向赵达。

  张善也一副慌乱的样子,抓起桌上的文件夹什么的砸过去,自己踉跄着后退。

  赵达躲开水杯和文件夹,右手攥着手术刀,一脸狰狞的走向张善。

  我看你这腿脚怎么跑!

  “赵哥,我给你钱,嘶~~”张善艰难的挪动着身体。

  “老子不要钱,就要你的命!”

  看着刺向张善的手术刀,文焕英眼神充满了绝望。如果连保护她的欧巴都被杀了,她还能有好结果吗?

  她忽然瞪大眼睛,欧巴居然灵巧的闪开了赵达刺过去的刀,还抓住了赵达的手腕。

  赵达也有些意外,但很快反应过来,张善受伤原来是装的!

  他想用左手去抓赵达,却发现赵达之前给他左臂缠的绷带太厚了,手臂弯曲都很费劲。这小子在给他包扎左臂的时候,就没安好心思!

  张善双手抓住赵达右手手腕,用力磕向桌沿。赵达抬起膝盖,撞击张善的小腹,张善顿时忍不住弯下了腰。

  第一次副本之后,赵达就学了搏击,他有信心一只手一样弄死张善!

  文焕英扑过来,抓住赵达的右手,发现自己的力气不够,她直接张嘴咬下去。

  “啊~~臭婊子,老子要把你一起杀了!”

  赵达手一抖,手术刀掉落,但狠狠一甩胳膊,将文焕英甩了出去。

  张善咬着牙扑过去,直接将赵达扑倒,右臂压在赵达受伤的左臂上。他死死的按住赵达,赵达也拼命的抬起膝盖,撞击张善的腰部。

  文焕英双手举起一个花盆,走到两人身边,却因为赵达的挣扎,无法瞄准,不敢往下砸。

  张善猛地低头,额头撞在赵达的鼻梁上。赵达顿时觉得眼前一黑,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。

  嘭!

  花盆砸中了赵达的额头,赵达不再挣扎了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