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14章 你没死?

第14章 你没死?

  文焕英的呼吸打在张善的脖子上,感觉痒痒的。嗬,这小妞还敢搂着我,这不是占我便宜么!

  张善的身体扭动了一下,果然文焕英的手松开了一些。文焕英脸色羞红,她靠在张善的后背上,听着张善的心跳声,感觉无比的踏实。

  她到现在对这里的事情还是一知半解,但却知道自己能相信的只有张善欧巴,那两个人她都有些害怕。

  尤其是那个年轻人的眼神,毫不掩饰。

  大家都不出声了,好像是睡着了一样,但实际上没人敢睡觉。他们都盯着门口,也仔细的听着声音。

 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,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。

  张善感觉自己出了很多汗,这天气本就不冷,他不但盖着被子,被窝里还有一个暖床的。

  可他总不能光着膀子吧,毕竟还有外人呢。

  忽然张善的呼吸停滞了一下,不是因为他被占了更大的便宜,而是他听见了脚步声。虽然很轻,但确定是有人进来了。

  张善这边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,甚至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有夜视仪,他眼睛都只敢眯着。

  文焕英也感觉身上出汗,她扭动了一下,但张善反手拍了一下,文焕英顿时感觉浑身僵硬,欧巴要干什么?

  自己好像拍错了地方?那又如何,大家现在可是一被窝的交情,不在乎那些小节。

  两人身体就这么僵着,文焕英趴在张善的后背,脑袋都没露出来,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张善的心跳声。

  张善却抓紧了手里的绳索,关键时刻抡过去,虽然杀伤力不足,但也能让对方手忙脚乱。

  他感觉那个人正慢慢的靠近周炎的床,这让他松了口气。周炎也听见了,在心里暗骂,这杀手怎么就盯上我了,你去里面那张床啊。

  突然大家的耳朵里都传来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,周炎跟张善都从床上跳起来,那个杀手快速的转身。

  就算看不清,张善也判断这个杀手没有夜视仪,他们放在屋子中间的椅子立功了。

  嘭!

  房门被赵达关上,赵达挥舞着手里的镜子碎片:“拦住了。”

  文焕英在听见椅子摩擦声音的时候就明白过来,欧巴刚才那些动作,只是让她别动,避免引起杀手的注意。

  感觉到欧巴跳下床,她就迅速摸向地面,一把抓起应急灯打开。

  应急灯的光一亮,所有人都眯着眼,赵达这个戴着夜视仪的被灯光晃一下,他顿时感觉眼睛睁不开了。

  他还是挥舞着手里的镜子碎片,可却感觉中了撩阴脚,整个人像个虾子在地上弓着。

  房门被拉开,那个杀手夺门而逃,扑过去的周炎,手里只留下一只臭鞋。

  “追!”

  张善带头冲了出去,这个人身上一定有电梯卡。而且他想抓活的,这样才能搞清楚这里全部的秘密。

  周炎也跟着追了出去,文焕英冲到门口,回头看了眼还在地上弓着的赵达,双手举着应急灯跑向她的张善欧巴。

  嘭!

  杀手跑进一间宿舍,关上了房门,张善抬脚用力一踹,直接将房门踹开。

  一个身影扑出来,张善一把将手里的绳子扔过去,自己躲到一边。

  散乱的绳子缠到蒙面杀手身上,杀手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扯着,他的手里还有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胡乱的挥舞。

  “别过来,我手里有刀!”

  周炎跑过来,看到手术刀也不敢靠近,但也没有后退,将这个蒙面杀手堵在了小房间里。

  “让开!”

  张善回头看了一眼,身体靠墙,赵达拎着一张椅子冲了过去。

  椅子虽然一下子没砸中杀手,但赵达直接用力一推,椅子将杀手顶在了墙上。杀手不断的挣扎,就像是被掀盖的乌龟,双手不断地挥舞也于事无补。

  周炎跟着进去,抓起屋里的椅子,对准杀手的右手用力一抡。

  嘭!

  杀手惨叫一声,手术刀掉在地上。

  周炎走过去,将杀手蒙面的衣服拽了下去。

  “怎么是你?你没死?!”

  张善他们三个都傻眼了,只有文焕英不明所以的看着蒙面杀手,这是谁啊,欧巴他们为什么都认识?

  这个人,就是在富二层失踪的那个玩家,衬衫男!

  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死了,却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,而且还想偷袭他们。张善不解的看向赵达,难道说玩家们的任务并不一样吗?

  “你们放开我,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衬衫男大声喊道。

  “先给他捆起来。”赵达没想到,居然还有新人玩家敢偷袭老玩家,胆子不小啊!

  捡起地上的粉绳子,张善将杀手捆在了床上。可惜绳子断了一截,没办法让他完全表现出绳艺。

  看着张善捆绑的方式,文焕英俏脸微红,周炎则双眼放光,似乎想好好学习一下。

  衬衫男被绑成这样,没有一丝的羞耻,只有恐惧。

  “赵哥,误会,真的是误会,咱们是自己人。小周,你帮我说句话。”衬衫男祈求道。

  自己人?张善冷笑道。自己人是为朋友两肋插刀,你这是要往朋友肋上插两刀!

  周炎刚想开口,赵达就说道:“我刚才戴着夜视仪,他进房间的时候可是举着手术刀,直奔你的那张床。”

  周炎一脚踩住衬衫男的胸口:“你想杀我?你跟那个保安队长是一伙的对吧!半道跑了,你就是想把我们都杀了,独吞好处对不对?”

  “什么保安队长?我跟谁一伙的?在那个房间出来的时候,我走在最后,是被迷晕了,我是被抓了,不是跑了。”

  “赵哥,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,我是来帮你们的。”

  “你被抓了?你在富二层被抓的,怎么跑到富三层了?你是来帮我们的,为什么不出声,悄悄的进来?你在门外等了有半个小时吧,挺能忍啊,想等我们都睡着了,比较好下手是不是?”

  张善一边说,一边在衬衫男的身上翻找,在他的裤子口袋里,找到了一张半条口香糖大小的卡片。

  电梯卡找到了,但他却没有赵达他们那么高兴,他的任务可还没完成呢。

  赵达从张善的手里拿过电梯卡:“张经理,麻烦你带着她出去一下,有些事儿,我要跟他好好谈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