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12章 镜子有问题

第12章 镜子有问题

  虽然对张善的言语很无语,但赵达却觉得放松了一些。

  这次副本有四个新人呢,他也才第三次任务,哪会遇上鬼怪这种东西。

  “张经理,你不怕鬼吗?”周炎抬起头,总觉得会有鬼从天花板的某个地方钻出来。

  “怕什么。你难道没发现,这个呜呜的声音,就是从头顶传来吗?之所以在外面也能听见,那是因为每个房间上面都有通风管道,声音是从通风管道里传出来的。”张善指了指头顶的通风口。

  “你说那是风声?!”周炎顿时觉得不害怕了。但你既然早知道,刚才还带着我们呜呜呜的干什么!

  “不一定。不过很有可能是人声,经过通风管道变了调而已。看你也是读过书的,怎么还信有鬼?”张善鄙夷的看着周炎。

  “你爱信不信。”周炎嘟囔着。本来他也不信鬼神,可现在成了轮回者,哪儿敢不信?

  周炎低着头,看起来很快任务就能完成,几个小时之后,他们就能出去,离开这个密室。但他回想刚才赵达的一些所作所为,似乎不太对劲。

  赵达作为老玩家,肯定知道不少他不清楚的秘密,比如怎样将副本的财物带出去,比如完成任务的技巧。

  他为什么要带着两个NPC,如果说是为了探路,或者找出门的办法,完全没必要这么好的态度,那时候他们可是有五个人呢。

  难道是为了钱?

  这次副本的任务奖励除了兑换点,还有完成任务的玩家平分一百万现金,最初一个人二十万,现在一个人变成了五十万,赵达会不会想要更多,比如独享一百万?!

  女玩家死的时候,在队伍的最后面,这是不是赵达故意的?还有每次进入一个新的房间,赵达从来不是第一个。

  草!这个老阴比!

  周炎摸了摸自己裤子口袋,副本里杀人,现实世界应该没事儿,否则赵达不会这么淡定。

  同样是轮回者,前浪算个屁!

  张善扫了一眼周炎伸进裤袋的手,又看了看淡定的扶着铁锤的赵达,估计在副本完成的时候,两人只有一个能活下来。

  但不管两人怎么打,都不影响他这个冒牌NPC活下去。他之前许诺的钱和好东西,肯定让这两个玩家动心了。

  不过在出去之前,他还不能让两个玩家歇着,这里的秘密还没彻底搞清楚呢,保安队长被打死,线索全断了。

  他仔细想自己走过的三条走廊,似乎都有一个问题,走廊比房间要长一块。这件事,没人注意到吗?

  “焕英,走廊比房间长一块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“我问过,说是那块是楼里的线管井。”文焕英不明白为什么欧巴会问这个问题,难道欧巴不知道吗?

  线管井?线管井不需要开门吗?总不能将门封在镜子后面吧?这栋楼的设计,很多都非常奇怪。

  根据方位,这一面墙的镜子后面到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之间,应该就有两米多宽的空间,算上房间的长度,足有十几平米。

  他背对镜子坐在椅子上,手随意的往后一甩,指节敲在镜面上,声音并不空洞,难道后面真是一堵墙?

  张善坐在椅子上,敲起二郎腿,还不停的前后摇晃,好像在排解紧张感,但晃动的幅度太大,忽然就仰了过去。

  他两只手好像要抓住什么,但还是保持不住平衡。文焕英就坐在张善身边,马上抓住了张善的手腕。

  张善:“……”

  你反应也忒快了!

  他用力一拉,文焕英跌入了怀里,两人一起倒下。椅背撞在了镜子上,将镜子撞出裂纹。

  “欧巴,你没事吧?这么不小心。”文焕英从张善的怀里爬起来,刚才怎么就没拉住呢?

  倒下的时候,欧巴还用怀抱保护着她,真是太贴心了,就是感觉自己脑袋好像撞到了什么。

  赵达跟周炎都冷眼看着,完全没有拉张善一把的意思。甚至周炎还多看了文焕英两眼,完成任务是直接离开副本吗,还有没有一点时间……

  “我没事,没坐稳。”张善一手捂着下巴,焕英啊,你就庆幸我不是个锥子脸吧。

  他从地上捡起一块镜子的碎片,对着应急灯看了看,透光!

  “这镜子不对劲!”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呢,他拎起椅子,对准镜子用力砸过去。

  哗啦啦~~

  镜子碎裂了,但后面却是墙壁。

  赵达往后躲闪镜子的碎片:“张经理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  你自己倒下,还赖镜子不成?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大块碎裂的镜子,前后翻看。

  “这镜子有什么……这是单向玻璃!”

  周炎也赶紧捡起一块,对着灯光看了看,又抬头看向墙壁。这次不用张善说,他就抡起椅子继续砸。

  镜子大面积碎裂,终于在离地一米八左右的高度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。这个高度,平时练习生们根本碰不到,她们也想不到会有人在这里安装单向玻璃。

  周炎踩着椅子,用应急灯往里面照:“这里是个房间,绝对不是线管井!”

  这回没用赵达开口,周炎就踩在椅子上爬了进去,他对这个地方也非常的好奇。

  赵达左胳膊还是疼,拽过来几张椅子摞起来,这才爬进去,那把大铁锤,就扔在了地上。

  镜子后面,居然有一个两米多宽的小房间,脚下有个台阶,张善发现自己站在上面,正好可以看到整个练舞室。

  “张经理,你们公司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”周炎笑的很猥琐,“是不是你们公司的高层平时就这么偷看女孩儿跳舞?”

  张善翻了个白眼:“我需要偷看吗?”

  这个密室,肯定是公司高层才能知道的,可公司高层要想看,直接大大方方看就行了,这是练舞室,又不是更衣室。

  周炎这种没进入过社会的小年轻可能觉得很刺激,但对张善来说,还不如铁锅炖大鹅有兴趣呢。

  他在里面看了一下,又发现了一个问题,这个密室好像比舞蹈室的宽度短了一些。

  拿着文焕英的手机走到边上照了一下,张善脸色一变。

  他对着墙上的一个按钮按了一下,按钮亮起。

  几秒钟后,一扇门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