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10章 哪儿来的动静

第10章 哪儿来的动静

  “张经理,凶手已经解决了,别忘了你的承诺。”赵达单手拖着铁锤,在地上拖出一道道火星。

  “赵哥,我肯定不会忘。”张善一副都记在心里了的样子,还特意拍了拍赵达的胳膊。

  哟,左臂受伤了?那你拎着锤子吓唬谁,一只手抡的起来?

  死了的是保安队长,可张善却觉得事情没完,给他下药的可是艺人总监金世硕。

  “好了,走,上楼。”

  大家顺着楼梯来到富二层,却发现富二层的门上依然缠着衣服,那凶手是怎么到富三层的?顺着通风口爬下去的?

  “这里怎么也缠着衣服?”文焕英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我弄的,为了阻拦那个凶手。”张善解开绑着的衣服,准备开门进富二层,解开李英莉的手机。

  可他刚按了两下,就听见滴滴两声,密码盘暗了下去。

  这东西不都有备用电池吗,这就没电了?!

  “张经理,咱们就没必要再去富二层了,直接出去吧。”赵达想赶紧出去,拿到张善给的隐藏任务奖励,离开副本。

  “不到时间,地下室的门是不会打开的。”

  文焕英这句话,让周炎变得很狂躁:“你们这是什么破公司!练习生住地下室,出去的门还限时开启,保安队长还是杀人狂!”

  “我也只是打工的,并不是老板。公司这么做,也是不希望练习生训练的时候被打扰,让他们更能专心的提升专业能力。”

  “杀人狂已经死了,我们不过是需要多等几个小时,你也别着急,我会给你钱的。”

  张善装作一副很懂行的样子,实际上他也惊讶公司地下室的门竟然是限时开启这条规定。

  这是防止有人逃跑?把那些女孩儿豢养在地下室?

 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经纪公司。

  不过这样正好,他可以多待一段时间,寻找这里隐藏的秘密。

  至于说给钱,副本里NPC张经理答应你们,关我副本外一诺千金、金牌销售张善什么事?

  赵达捂着胳膊,刚才被铁锤擦了一下,现在还觉得火辣辣的疼,但还好没伤到骨头。本想出副本去医院治疗呢,现在却不能继续撑了。

  万一小周要跟他抢隐藏任务的奖励,他得能抡得起大锤。

  “这里哪儿有消肿止痛的药品?”

  文焕英看着张善,发现张善点头,她才看着赵达;“富一层舞蹈室就有,我们练舞也经常受伤,都是互相擦药的。”

  “上楼!”

  大家顺着楼梯来到了富一层,赵达看了眼手机的电量,似乎撑不了太久。他看着楼梯间的应急灯,这东西好像挺亮的。

  “我们把应急灯拆下来,张经理,我们扛着女孩。”

  周炎忽然自告奋勇:“赵哥,你胳膊受伤了,我跟张经理扛着她吧。”

  张善很快明白了周炎为什么这么积极,这小子让文焕英踩到肩膀上就一直抬着头。这个猥琐的家伙,看的眼睛都不眨。

  明明因为逆光,抬头什么也看不到嘛。

  文焕英用力的将应急灯拽下来,结果脚下没踩住,直接要倒,张善慌忙伸出双手将文焕英接住。

  周炎有些遗憾的收回手臂,怎么就没往他这边倒呢,被这么砸一下,应该很幸福吧?

  张善如果知道周炎的心思,一定会告诉他,别看有些人长得瘦,可实际上沉着呢。而且搂着的是后背,全是骨头。

  “谢谢欧巴。”文焕英红着脸,她是第一次被男人公主抱呢。

  “我们要不下楼将另外两个应急灯也拆了?”周炎也想体会一下投怀送抱。

  “先去找药,回头电量不够再说。”赵达感觉胳膊越来越疼,真想回去再给那保安队长脑袋上来两锤子!

  富一层的楼梯间也没有锁,直接开门就进去了。这次是文焕英带路,毕竟谁也没有她更熟悉这里。

  “我记得昨天我们练歌,徐姐就拿了一个云南白药放在了录音室。”走到距离楼梯间最近的录音室,文焕英停下脚步。

  赵达直接将录音室的门踹开,房门撞在墙上的声音,在空档的走廊里回荡。

  “这扇门是不上锁的。”文焕英弱弱的提醒道。

  看到赵达瞪着她,又赶紧躲到张善的身后。那个拎着锤子的保安队长死了,可赵达杀了保安队长,还拎着那把染血的大铁锤。

  “赵哥,那是不是药瓶。”张善一张椅子上的瓶子。

  找到了云南白药气雾剂,赵达脱掉外套,用嘴咬着将盖子拔下去,对准自己的左胳膊喷着。

  呼~~~

  疼痛的感觉消退了一些,赵达长出一口气。

  以为这次任务很简单,自己完成过两次副本,经历过大风大浪,没想到差点在小阴沟里翻了船。

  不过想想完成了隐藏任务,他又格外的开心。看来这个副本的难度不在于如何开锁逃出密室,而是如何在有杀人凶手的情况下活着出去。

  周炎那个新人根本不知道这些,这次的隐藏任务奖励,他一定要独吞。要是周炎敢抢,那就问问他手里的铁锤是否答应!

  “还有多久开门?”赵达重新穿好外套,并坐在唯一的椅子上。

  文焕英看了看刚拿回来的手机:“还有不到五个小时,那时候大家都该回来了。”

  “你这儿有吃的吗?”进入副本,赵达就没吃过一点东西,还没少费力气。

  “没有,我们宿舍不让有零食,我们身材管理很严格的,不过舞蹈室应该有水。”

  “走吧,去喝点水。”张善也觉得口渴,这一顿奔跑,也出了不少汗。

  旁边的文焕英也出了很多汗,衣服都贴在身上,张善用充满艺术的眼光欣赏了好一会儿,自己也大方的让文焕英欣赏着充满荷尔蒙的身体。

  他们刚走出录音室,忽然所有人都停下脚步。

  呜呜呜呜~~~~

  这动静,像是鬼片里鬼飞行时的声效,又像是谁在哭泣。他们都默默的抓紧了自己的武器,鬼可比杀人凶手更加可怕。

  “谁?!”张善冲着录音室里喊了一嗓子,这都停电了,录音设备不可能出声,那是哪儿来的这个声音?

  不只是张善紧张,赵达、周炎的汗毛也都竖起来了。一个人类杀手他们还能勉强对付,可如果是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