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9章 保安经理?

第9章 保安经理?

  “没事儿就好,开门,我们出去!”赵达可不管周炎是否疼,现在抓住那个凶手更重要。

  他能看出来,周炎对他好像有些不满了,但不满又如何?老玩家拥有的可不只是经验,还有主神奖励的兑换点,可以从主神那里兑换许多神奇的东西。

  周炎看了赵达一眼,揉了揉胸口,重新抓起一张椅子,深吸一口气:“张经理,开门吧。”

  张善拉开门,周炎双手拿着椅子,嘴里哇哇叫着冲了出去。赵达一推女玩家,女玩家也跟着跑出去。

  不用赵达说,张善也冲了出去,却发现走廊里只有周炎和女玩家,凶手不见了。

  “人呢?!”赵达气势汹汹的样子,如果手里拎着的不是橡胶棒,而是铁棍就完美了。

  “不知道,我出来就没见到。”周炎出来的时候,外面太黑,他就胡乱的挥舞着椅子,大声喊也只是为自己壮胆。

  “肯定在其他宿舍,找!”

  最后跑出来的文焕英看赵达的眼神很恐惧,刚才这个男人在知道外面有凶手的时候,居然把赤手空拳的女人先推出去了!

  欧巴不会这么对我吧?

  张善扭头看着文焕英,这女人什么眼神,惊恐?怀疑?

  “文焕英,把手机给赵达。”这女人是不是傻,这时候你还攥着手机,想走前面当靶子吗?

  文焕英还一脸疑惑呢,张善劈手夺下,递给了赵达。

  赵达也没客气,接过文焕英的手机,将捡来的那个手机递给了周炎。

  周炎往前走了两步,张善看到他脚下掉出来什么东西,伸手捡起来。

  “欧巴,你怎么还偷这个!”文焕英一副看错你的眼神怒视张善。想不到欧巴相貌堂堂,居然是这种人。

  张善:“???”

  你没看到我是从地上捡的吗?

  周炎回头看了一眼,也一副很鄙夷的样子,张善当时就不乐意了。放屁瞅别人,就是你干的!

  “周炎,你东西掉了。”

  “别胡说啊,这东西怎么可能是我的。你快把那丢了,我们这找凶手呢。”

  “都闭嘴!”赵达喊了一句,“前面有个宿舍门,踹开!”

  周炎踹开了门,挥舞着椅子冲进去,可是里面什么人都没有。一连找了所有的宿舍,都没人,凶手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  “他会不会又从天花板逃走了?”女玩家站在公共卫生间门口问道。

  “不可能,拎着那么沉的铁锤,爬天花板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张善反驳道。

  “你们男人不都很有力气吗?”

  张善跟赵达默默的对视了一眼,看来这个女玩家对男人有什么误解。

  更大的可能,那个凶手就躲在这个公共卫生间里,甚至可能准备偷袭他们。

  周炎忽然将椅子放下:“胳膊酸了,你们先进吧。”

  他也猜那个凶手就在公共卫生间,自然不愿再打头了,反正现在也不止他一个男人。

  “那就休息会儿。”赵达也靠在墙上,盯着公共卫生间的门口。

  文焕英站在张善身边,一直在喘着粗气。她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,现在看了一下,唯一能相信的只有她的欧巴,她的欧巴选择在后面苟着。

  “休息好了吧?进去。”大概十分钟,赵达站直了身体,催促周炎。

  周炎不情不愿的直起腰,再次拎起椅子,一边在心里骂着赵达,一边狂喊着冲进卫生间。

  卫生间里面空荡荡的,依然没有人,只有那具衬衫男的尸体,血呼啦的,让人不敢直视。

  “怎么会没有人,凶手还能凭空消失不成?铁锤呢,发现铁锤了没有?”赵达有些急了,送上门的隐藏任务,他绝对不能错过。

  “赵哥,什么都没有。要不,我们还是回去宿舍,看看凶手还会不会再来?”女玩家建议道。

  她一刻都不想在这个有死人的卫生间多呆了,而且她总觉得自己闻到了血腥气。虽然每个月她都会流血,但自己的和外人的能一样么。

  赵达亲自查看了一圈,确实没人,也没有铁锤,难道那个凶手力气真的特别大,拎着铁锤还能爬高?

  “走吧,我们不在富三层待了,我们再去富二层。”

  大家一起往外走,文焕英拉着张善的胳膊,比张善走的都快。

  女玩家落在了最后面,她有些害怕的回头看了眼黑暗的地方,快步往前走。忽然她好像听见了什么,停下脚步再次回头,眼神中带着惊恐。

  噗!

  大家听见了动静,迅速回头,正看到女玩家软趴趴的倒在地上,而在女玩家的身后,一个头上套着夜视仪的人,手里拎着一个还在滴血的大铁锤。

  凶手准备得如此充分,居然还有夜视仪,难怪不怕黑。

  “跑!”张善一推文焕英,自己也撒丫子往前跑。周炎举起椅子砸过去,被对方一锤子直接砸烂。本来想趁机冲过去的周炎也开始掉头跑,他可不想真的去试试滑铲。

  赵达却没有跑,而是用手机电筒晃对方的眼睛,同时右手的橡胶棒甩过去,砸向对方的脖子。

  可哪知这个凶手闭着眼睛,依然将锤子轮了过来。赵达的橡胶棒抽在了对方的脖子上,但自己的胳膊也被锤子擦了一下,顿时感觉抬不起来了。

  当啷一声,铁锤掉在地上,凶手捂着脖子,好像喘不上气。

  赵达飞起一脚竟凶手踹倒,对准脖子又凶狠的踢了几下,直到凶手的耳朵贴到肩膀上。

  “都特么回来,跑个屁!张经理,你看看这人你认识不?”

  张善重新跑回来,赵达居然把对方脖子踢断了!那凶戾的眼神,让文焕英忍不住抓住张善的胳膊。

  尸体脸上的夜视仪被拽了下去,他还在猜测对方身份呢,文焕英先喊了出来。

  “这不是保安队长吗?他是凶手?你,你杀人了!”

  “这是自卫,不是犯罪。”张善白了文焕英一眼。

  保安队长为什么要杀他们?就因为富二层那个房间?不至于吧?李英莉的死,跟这个保安队长有关系吗?

  张善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,却还隔着一层迷雾。

  赵达在保安队长身上摸索了一下,找出一串钥匙。

  张善看着赵达熟练的上下其手,这是一个狼灭!

  “走吧,我们上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