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神选中的男人 > 第3章 城会玩

第3章 城会玩

  墙上的镣铐,桌上的皮鞭,带电线的椅子,墙角的铁笼子。练习生宿舍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?

  跳舞跳得不好就被锁在这儿受刑?没听说过哪个公司是这么培养练习生的。

  “张经理,这些是怎么回事?”赵达怀疑的看着张善。

  “道具,这些都是道具。”张善急中生智。培训练习生,不只是唱歌跳舞,也包括演戏,弄一些道具布置场景很合理吧?

  看到其他人没反对,他暗暗松了口气,还好这里没尸体。

  他走到铁笼子前,这个铁笼子有点矮,只到他腰部,感觉像是个狗笼子。

  墙上的手铐,高度似乎不太对劲,好像有点矮了,锁着的都是矮个子?不对,锁的都是女人!

  那这两个镣铐是干什么的,把双脚吊起来,整个身体悬空?他看了看其他刑具,貌似这些东西都有问题。

  “你们过来看看,这个手铐好像不太对劲。”

  女人拿着桌上的一副手铐,这种东西她买过,淘宝上一搜一大堆。不需要钥匙,也能用其他方法打开,甚至可以用剪子直接剪断,因为就不是钢的。

  张善也发现这里面刑具的问题了,貌似都对被困者有一些保护。那边那个看着像是电椅的东西,貌似是欢乐椅。

  镣铐的链子看着很粗,实际上却很轻。绳子很粗,但质地不错,表面很光滑不伤皮肤,明显是用来表演绳艺的。

  桌上的蜡烛上写着低温两个字,还有带着铃铛的项圈,写着字的骰子,很松散的皮鞭什么的。

  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刑具,确实是道具。

  张善瞥了眼女玩家,一眼就看出来手铐不对劲,行家啊!

  这下子,大家看张善的眼神更不对劲了。周炎就算是个高中生,都在一个盒子里翻出橡胶棒后明白了。

  周炎脸色有点红,但眼神却不住的看那些器具,充满了求知欲。

  “你不给我们解释一下吗?你们真的是培养练习生的?”

  赵达打量着那些器具,这什么经纪公司啊,真的有人出道吗?出道之后,价更高?

  “我真不知道,我也是第一次来。你们之前听过我们公司的负面传闻吗?”张善故意问道。

  你们知道个屁!

  “……没有。”赵达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我们哪儿特么知道,我们也是才进入这个副本。

  不过这个房间对他们没什么用,他其实就不认为这个房间里藏人了,进来只是想找点工具,或者是看看有没有钥匙什么的,方便他们逃出密室。

  可现在这里有什么啊,好像除了绳子,别的都对他们逃出去没什么用。

  张善在那个女死者的房间,跟这里是一个楼层,距离不算太远。公司的训练部经理,跟没出道的练习生在一个房间。看来这个NPC还有不少秘密,但他也没继续追问。

  嗡~~

  大家都被声音吸引了注意力,周炎手忙脚乱的将一个还在震动的工具关闭。

  “我就是好奇。”

  张善摇摇头,年轻人啊,好奇心就是重。哟,这连鸭嘴钳都有。

  这里难道就是公司的秘密?这也太简单了吧?

  “你们看,这里还有一道门。”女人找到了一扇门,这扇门上,同样没有玻璃。

  似乎这个地下室的所有门上,都没有玻璃窗,这里的房间也没有窗户,生活在这里的人该有多么的压抑?

  “打开看看,找钥匙之类的东西,或者是能暴力开门的工具。”赵达也想知道,这扇门里面还有什么。来都来了,顺便开开眼界。

  “赵哥,这扇门锁着呢,没有钥匙。”

  “你看这门锁,是不是那种用卡片就能撬开的?”张善看了眼门锁,房间里的门锁,用的还挺敷衍,里面是什么,大圆床,还是双人浴缸?

  赵达摸出刚才张善给他的名片,这个NPC果然是个人形钥匙。

  咔嚓,门开了。

  赵达带头走进去,脚步却顿了一下。

  张善跟着走进去,迎面扑来一股很浓的消毒水味道。

  这里并没有大家期待中的场景,没有更多道具,也没有圆床、双人浴缸什么的,反而是个很空旷的房间,有一排衣柜,还有一个洗手池。

  挤进来的周炎眼神很失望,这有什么好看的,难道衣柜里,有制服?还是那个洗手池,能用来洗别的什么部位?没看到水管啊。

  他拉了一下衣柜的门,锁着的。

  旁边还有一扇门,周炎走过去打开,张善才跟着进去。

  这里,是手术室?

  “COSPLAY吗?”周炎双眼放光,医生和小护士,经典场景啊。可惜衣柜没打开,也不知道里面的衣服好不好看。

  张善挑了下眉头,如果说是COSPLAY,那这成本也太高了。无影灯、监护仪、呼吸机、除颤仪,还有那些手术刀、缝合线,麻醉剂等,这得花多少钱?

  弄个病床,了不得再加个吊瓶架和帘子,配合服装和听诊器,这感觉不就出来了么。就算场景再怎么换,核心还不都是一回事儿?

  再说了,电影里和现实里护士穿的衣服根本不一样,可能跟干的活也不一样有关吧。

  随手拿起一个药瓶,上面是英文的,完全看不懂。还有的药瓶上,连是什么文字他都看不懂。

  “张经理,这个又怎么解释?”赵达看了那些机器,不是空壳子,是真的。

  “我知道,是整容的。”周炎一副猜出了谜底的兴奋模样。

  “他们这不是经纪公司么,肯定是觉得练习生长得不行,所以整个容,隆个胸,看起来漂亮一些。”

  周炎还记得自己当初就为某个女团成员是否整过容跟同学争论过,结果号称绝对没整容的女团成员有一次把鼻子哭歪了。

  “咳咳。”张善仿佛是默认了。

  但他心里却觉得不对劲,公司即使安排练习生整容,找家整容医院就好了,这些设备的投入可不低,再加上药品和飞刀医生什么的,完全不划算啊。

  而且这些设备,可不只是能整容、塑形,做大手术都足够了。

  在放手术设备的架子最下层,他看到了一个箱子,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?正想走进仔细看看呢,忽然眼前一黑,有人把灯关了!

  不对,这房间灯的开关在屋里,是有人切断了电闸!

  PS:新书上传,求收藏,求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