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> 066,地摊文学的搬运工

066,地摊文学的搬运工

  可惜,杨岳没有注意到,所以毫不在意。

  他也没有特别说给铃木宗太郎听的意思。只是负能量太多。忍不住发发牢骚。

  本来就是嘛,有本事你们就提前去惹美国人啊!

  最好是今天就开打,现在就开打,美国人的航母都在珍珠港……

  迟打不如早打。

  小打不如大打。

  这是老祖宗的至理名言。

  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,他才感觉不妥。

  我说错什么了吗?这种话也不能说?

  却是无意中看到铃木宗太郎的眼神。

  “看我做什么?”杨岳歪着脑袋看着对方,“怎么?想报仇?想单挑?你想多了。”

  “你的,禁止胡说八道。”铃木宗太郎忽然开口。

  “我怎么胡说八道?”

  “你知道什么美国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杨岳就有些生气了。

  就好像是幼儿园的孩子跟你说,你知道1+1等于2吗?

  还一脸鄙视的眼神……

  哎呀呀,我这臭脾气。

  哥不显摆一下学识,都对不起穿越者的身份。

  “我不知道美国。但是我知道织田信长、丰臣秀吉、北条早云、上泉信纲、长宗我部元亲、我孙子智美、足利义辉、北条氏康……”

  “我还知道丰臣秀吉、竹中半兵卫、毛利元就、武田信玄、明智光秀、真田昌幸、最上义光、今川义元、宇喜多直家、伊达政宗……”

  不假思索的吧啦吧啦的吐出一大堆的名字。

  切,以为我不了解你们日本是吧?哥玩游戏也是溜溜的。

  什么太阁立志传,什么信长之野望,都玩过好多次。要说数人头,你肯定数不过我。不信你试试?

  果然,铃木宗太郎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非常的难看。

  他完全没有想到,在八路军里面,居然有人对日本战国的历史如此了解。

  他本人对战国这段历史也是非常感兴趣,还专门研究过。内心震撼更甚。

 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  对方了解的越多,说明所图越大。

  就好像是日本人处心积虑的收集支那的情报,就是为了吞并支那。

  “我还知道山县有朋……”

  “我还知道你们陆军马鹿和海军马鹿不对付……”

  “在你们日本军部,陆军就是苦逼,一年的军费还不到别人海军的一半,偏偏你们还那么积极……”

  杨岳撇撇嘴,继续胡诌。

  作为后世的键盘侠,各种资料掌握一大堆。

  不管真假,都全部扔到铃木宗太郎身上再说。万一那句话就给了对方致命一击呢?

  铃木宗太郎的脸色忽然又变了。

  他居然用力挣扎,想要站起来。

  “你是海军马鹿的干活!”铃木宗太郎愤怒的说道。

  “你敢这样对山本五十六大将说话吗?”杨岳鄙视。

  “你……”铃木宗太郎顿时憋住。

  废话。他当然不敢。

  别人山本五十六可是堂堂海军大将。

  他一个小小的陆军中佐,骂骂海军马鹿没问题。但是骂山本五十六,那就是找死。

  什么都不用说,一纸命令下来,他就得退出现役。

  “米内光政、井上成美、古贺峰一、丰田副武、南云忠一、山口多闻、栗田健男、大西泷治郎……”

  “酒井法子、松岛菜菜子、藤原纪香、长泽雅美、新垣结衣、山口百惠、泷泽萝拉、天海佑希……”

  糟糕。

  好像说错了什么。

  但是没关系了。料想铃木老鬼子也听不出来。

  果然,铃木宗太郎完全蒙住。

  这都是什么名字?

  海军马鹿的高层?

  还有……

  好像是女人的名字?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?

  对方是从哪里搬出来的?

  “出云国、甲斐国、越前国、尾张国、加贺国、伊豆国、美浓国、骏河国、远江国、阿波国、安艺国……”

  “新阴流、香取神道流、一刀流、柳生新阴流、中条流、宝藏院流、体舍流、二天一流、林琦梦想流……”

  眼都不眨的又抛出一堆名词。

  铃木宗太郎眼神呆滞,仿佛是看到了梦魇一般。

  杨岳不管他。

  继续做地摊文学的搬运工。

  “听说你们日本人的抚恤金非常的稀薄,人死了,连家人都养不活。转入预备役就是等死。”

  “之前在黄土岭被炸死的阿部规秀是中将吧?他死了以后,抚恤金才两百日元。你说能做什么?他的遗孀想要申请追赠陆军大将,这样抚恤金就能增加一百日元。结果军部回复,说阿部刚刚晋升中将不久,现在追赠,不合情理。于是拒绝了。他的家人难过得……”

  “你胡说!你胡说!”

  铃木宗太郎忽然间凄厉的吼叫起来。

  杨岳耸耸肩,摊摊手,表示不懂对方为什么如此激动。

  好像自己吐出来的,都是各种地摊文学看来的。十有八九是假的。既然是假的,你又何必当真?

  堂堂的中将战死沙场,抚恤金怎么可能只有200日元?

  写地摊文学的人简直是没脑子。

  中将才200日元?那普通士兵岂不是只有20日元?

  晕哦,20日元能做什么?鬼子天皇没这么吝啬吧?

  转身离开。

  懒得多说。

  想要寻死觅活?随便。

  然而,奇怪的是,铃木老鬼子居然陷入了沉思,暂时没有自杀举动。

  陈川悄悄的跟上来,疑惑的问道:“你学过日本历史?”

  “在太原的时候,听人胡诌的。”杨岳随口说道,“对方也是一个日本人。不过是日本的叛徒。可以叫做日奸。”

  “还有这样的人?”陈川一脸的匪夷所思。

  他也是读过书的。

  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?

  “明朝时候的浪人,听说过吧?”杨岳找借口。

  “听说过。倭寇。”陈川点点头。

  “他们就是新时代的浪人。跑到中国来避难的。”

  “不是来祸害中国的?”

  “避难。日本的当权者非常讨厌这些人。如果是被特高课抓到的话,也是要被判处死刑的。”

  “那他们愿意为八路军效力吗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杨岳摇摇头。

  好像史实是有的。反战同盟。

  但是数量非常少。我们也一般都不会宣传这些事。毕竟作用有限。

  现在的日本人****思想非常的狂热,狂热到即使损失了无数的军队,依然无法冷静。直到挨了两颗原子弹以后,才总算是被泼了一盆凉水。等到苏联出兵,关东军灰飞烟灭,****思潮才算是暂时的被遏制。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****的幽魂即使在后世,也是始终存在。

  “可惜了……”陈川遗憾的说道。

  “我们还是先关注坂田联队吧。”杨岳将话题拉回来。

  “也对。”陈川抖擞精神,“咱们先配合新一团打垮坂田联队再说。你有什么想法,说来听听?”

  “距离我们最近的鬼子,就在八百米开外。不过是直线。走山路的话,还要一个多小时。估计我们还没有和坂田联队接触,新一团就会发起反击。”

  “那咱们抓紧时间。”

  “走!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