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> 013,海军马鹿

013,海军马鹿

  距离苍云岭八十里。

  一支地方武装正沿着小路悄悄的行军。

  带队的是个中年汉子,矮矮的,敦敦实实的,小眼睛滴溜溜的转。头上还扎着白色头巾,已经被灰尘染黄。

  后面的队员有二十多个。也都是精壮的汉子。身体普遍比较矮小。

  他们在山沟里面游荡,专门往可能藏人的地方走。每到一个地方,都要大声的喊:“乡亲,乡亲,我们是八路军!我们回来了!你们安全了,可以出来了!”

  结果毫无反应。

  四周的百姓早就全部撤退。

  直到来到一个叫做榆树沟的地方,他们才终于是见到了人。

  却是榆树沟的十几个老百姓,因为撤退的时候,不小心迷了路,错过了撤退的时间。有些人于是冒险回来,觉得小鬼子不会来到这里。

  “老乡,老乡,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……”

  “八路军?”

  榆树沟的百姓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原来是八路军游击队啊!这下好了。终于是不需要担心了。

  仔细看这些八路军游击队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补丁很多。脚上也是全部草鞋。很多人的草鞋都已经开裂了。

  深信不疑。

  肯定是八路军游击队。

  “老乡,你们当地的党组织呢?”游击队长问道。

  “在十八里铺。我带你们去找。”榆树沟的老乡十分的热情。他们拿出所剩无几的食物招待这支游击队。

  不久以后,他们就混合上路了。前往撤退的集结点:十八里铺。

  榆树沟的淳朴老百姓并没有注意到,在他们的后面,还有十几个游击队员。他们还带着小型电台。

  无声无息的电波,将十八里铺这个地点悄悄的传递出去。

  ……

  “吉野君,这次太原之行,有何收获?”

  “惭愧,让大佐阁下失望了。我在第一轮选拔就被淘汰了。还请大佐阁下恕罪。”

  “你是帝国勇士,何罪之有?前去选拔的都有些什么人?”

  “有第20师团、37师团、38师团、106师团、112师团的。还有来自航空兵的几个少尉……”

  “吉野君,你确定是航空兵吗?”

  “大佐阁下,我确定。他们都是来自第21航空队的。”

  “啊,这个山本大佐……”

  坂田信哲似乎是有些感慨。

  他其实不认识山本。但是听说过名字。

  曾经某段时间有传言,说这个山本一木,是海军山本五**将的近亲。

  幸好最后有人辟谣了。否则,只怕山本一木立刻就会被转入预备役。海军马鹿怎么能够到陆军来担任特战专家呢?还去德国留学?海军马鹿死啦死啦的……

  “山本大佐阁下有一些新的理论,令人耳目一新……”

  “吉野君,你说的是小分队作战吗?我们联队也着手进行了。你的朋友,小川君正在践行当中。”

  “小川君他……”

  “任务保密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联队长阁下,我现在就可以投入战斗。”

  “估计是用不到你出阵了。听刚才的枪响,应该是八路军被我们消灭了不少。渡边君的枪法,应该是值得信任的。”

  “当然。他是我们联队枪法最好的。很遗憾,他不愿意离开联队去参加山本特工队的选拔。如果他去了,肯定……”

  吉野小次郎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却是参谋长浦友中佐急匆匆的赶来。脸色有些阴暗。

  “浦友君,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?”坂田信哲镇定自若,轻描淡写的问道,“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好的消息。”

  “联队长阁下,渡边三郎受伤了。”浦友中佐低声说道,“他带去的精射手也损失大半。”

  “纳尼?”坂田信哲难以置信的站起来,“怎么可能?不可能!”

  “我已经派人将渡边三郎抢回来。但是他已经无法说话。只是尚未咽气。军医说……”

  “我去看看!”

  坂田信哲无法淡定了。

  渡边三郎是整个联队枪法最好的。无人能出其左右。

  将他派出去,就是要对八路军发起致命的步枪精准攻击。只要八路军敢冒头,就一枪击毙。从而重重的打击八路军的士气。

  如此精锐的部下,怎么可能会折戈在苍云岭?

  难道他们面对的,真的是传说中的朱德警卫团?是八路军最精锐的部队?

  甚至,朱德本人也有可能就在附近?

  很遗憾,坂田信哲没有见到渡边三郎的最后一面。

  当坂田信哲来到渡边三郎的身边时,他已经断气。

  一颗子弹从他的下颌射入,从脖子后面穿出。军医看了以后,都是摇头。这是根本不可能抢救的。

  “是谁?”

  “到底是谁?”

  坂田信哲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无比。

  渡边三郎的死,让他变得烦躁无比。他感觉自己遇到了强大的对手。

  万万都没有想到,在这个毫不起眼的苍云岭,自己居然会损失那么多的精锐。不但是渡边三郎玉碎了,和渡边三郎一起派出去的十几个精射手,全部玉碎。

  朱德警卫团!

  一定是朱德警卫团!

  必须是八路军最精锐的部队在苍云岭!

  呦西……

  我要钓到大鱼了!

  “卑职估计,八路军方面也有数量众多的精射手。”浦友中佐缓缓的说道,“我们总共发现了十八次射击位置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支那土八路至少有十八个精射手?”坂田信哲目露凶光。

  “这是卑职综合所有观察哨统计得到的数据。”

  “八嘎!支那人,土八路,死了死了的!我要将他们全部消灭!”

  坂田信哲唰的一声拔出了指挥刀。

  他怒不可遏。

  “大佐阁下,敌人可能只有一个。”吉野小次郎忽然说道。

  “纳尼?”坂田信哲和浦友五郎都是情不自禁的愕然转头。

  “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。八路军的这个精射手,采取的是不断变换位置射击的办法。这也是山本一木大佐反复提到的。”

  “什么叫做不断变换位置?”

  “就是开枪之前,必须设计好撤退路线。以防止敌人的反击。避免被敌人击中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开枪以后,立刻狼狈逃跑,对吗?”

  “不是逃跑。是机动!”

  “八嘎!”

  坂田信哲抬手就是一巴掌,重重的扇在了吉野小次郎的脸上。

  愤怒。

  更加愤怒。

  他不再是小野君!他是胆小鬼!

  山本一木也是!只有懦夫,才会在开枪以后狼狈不堪的逃窜!

  大日本皇军,怎么能做这么羞辱的事?

  就算是海军马鹿,也不可能如此怯弱!

  “大佐阁下……”吉野小次郎被打蒙了。茫然不知所措。

  “你的!禁闭三天!”坂田信哲暴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