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阁楼通异界 > 008:荣耀

008:荣耀

  借到钱之后,王欢立刻将四万五千块钱汇给了父亲,给自己留了五千。

  他来之前,爹娘已经穷得连方便面都吃不起了,顿顿吃硬馒头。

  收到钱后,父亲泣不成声,不断自语道:“我娃得救了,我娃得救了。”

  王欢心中的石头暂时落地,先回到自己的群租房,再一次沿着楼梯爬上阁楼的厕所,想要看那个传送门是否开启了。

  结果完全没有。

  真不知道这传送门开启的条件究竟是什么,难道是被雷劈?

  接下来王欢稍稍收拾了一下,买了回赣省的火车票。

  他老家是赣省武A县下面的林花村,算是比较贫困的,不过村里的人出门打工,要么做木匠,要么干工地,勤奋节俭,生活也还过得去。

  晚上八点多,王欢风尘仆仆,一脸疲倦地出现在信州市第二医院的病房内。

  “欢,你来啦……”父亲迎了上来。

  或许是因为弄到钱了,父亲的情绪已经安定了许多,只不过这几天他精神折磨得够呛,双眼通红,身体瘦了一大圈。

  而母亲见到王欢后,直接眼泪就出来了。

  弟弟王心躺在病床上,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,脑炎是非常痛苦的,对神智摧残很大。

  见到王欢进来,弟弟的眼睛抖了一下,仿佛想要努力睁大眼睛,想要和他打个招呼,却很难发出声音。

  弟弟很清秀,病了之后更显瘦削,皮肤惨白。

  王欢上前,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,道:“你放心,爹娘和哥哥一定会让你治好,活蹦乱跳去高考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王欢和父母也差不多一年多没有见面了,两人都仿佛老了好几岁。

  显然因为王欢受伤,毁了前途后,对两个老人的精神带来了致命打击。

  在农村活的就是一个面子,王欢夺了全运会亚军,并且号称要去参加奥运会的时候,爹在村里得意非凡,和乡亲们也吹得厉害,还摆了挺大架子惹得很多人不高兴,现在王欢前途毁了,老两口在乡下被人刻薄嘲讽不知道多少次,头都抬不起来。

  久而久之,老两口也不怎么说话,沉默寡言了。

  这次弟弟治病,他到处借钱,更是把所有的尊严都折了。

  “堂叔没有过来看看?”王欢问道。

  他在市里有一个堂叔,名叫王正元,和父亲是同一个爷爷的,做的教育副局长,算是村子里面出去最有出息的人之一了,娶了城里的女人,基本上不怎么回乡下老家了。

  两年前王欢夺了全运会亚军的时候,堂叔王正元带着妻子儿女专门回老家一趟,并且还让王欢来市里的几个学校作报告,两家关系变热络了。

  王欢前途毁掉之后,两家就断绝了往来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王欢父亲还巴巴给人打电话拜年,惹得人家好大不耐烦。

  父亲王正义沙哑道:“我们去了他家,正元老婆说他不在家,而且她正好要出门办事,就站在门口聊了一会儿。”

  父亲王正义的话没有说完,其实当时他听到堂弟王正元在厕所的咳嗽声了。

  而且弟媳是城里的官太太,嫌弃王欢父亲不体面,不愿意让他进家门,甚至说话都急匆匆的,仿佛担心邻居看到她家还有这么一个乡下穷亲戚。

  王正义刚说起小儿子的病,正元老婆就塞了二百块钱,然后说她忙得很,直接就走了,连他家茶都没有喝到一口。

  不过王欢父亲一直都把这个在城里当官的堂弟当作靠山和骄傲的,不愿意说他坏话。

  “你正元叔叔还是尊重我这个哥哥的,不过他那老婆是城里人,对我们乡下人有些看不起。”父亲抽了一口烟道。

  王欢他爹不是坏人,但毛病不少,很虚荣,挺爱吹牛。人家真要尊重你这个堂哥,为何侄子生病了连过来看一眼都懒得?人家就是怕你这个穷亲戚攀上他家。

  接过父亲递过来的烟,深深吸了一口,满嘴的苦涩。

  “欢啊,我知道你媳妇也看不起我们。但她还是不错的,你弟弟生病了她家还是拿钱了。”父亲道:“所以接下来,你就少回家吧,给她们家当儿子。你岳父老子当官的,说不定也能让你吃官饭。当时人家嫁给你,不就是想要招一个女婿入赘嘛。”

  王欢又吸了一口烟,没有解释说这钱不是于子晴给的,也没有说他和于子晴已经离婚了。

  “狗日的李荣盛……”忽然父亲又骂了一句。

  接下来父亲又骂村里人,说村长欺负他,给王欢他娘的低保也停了,王欢他爹上山砍木头,还让林业派出所来抓,罚了好几百块。

  王欢记得他拿全运会亚军的时候,村长是很热情的,甚至是带着巴结的。

  “还有你姑,天天嘲笑我,盖新房还占了我们一尺地,把我们一面墙都弄塌了一半,李荣盛那个狗屁村长还帮着她说话,谁都欺负咱家。”

  都说农村淳朴善良,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一有点小矛盾,保证吵得狗血狗脑,而且动手打架也是常有的事,半点亏都不吃的。

  如果王欢家里一直都这么穷,或许村里的人会瞧不起他家,但也不会明显欺负。偏偏他家也曾经牛过,而且父亲王正义也确实得意张扬,让很多人看不惯。

  现在王欢家又倒霉了,人家当然迫不及待踩上来。

  王欢能想象,父母在村里的日子有多难熬,大概都不怎么敢出门了,在路上都要耷拉脑袋走路,免得别人冷言冷语。

  父亲王正义愤愤道:“村里这群人心坏的很,天天说你前途毁了,你媳妇肯定和你离婚,你岳父肯定将你赶出来。放他娘狗屁,你弟弟病了,你岳父家还不是拿钱了。”

  “我们家以后就指望着你弟弟了,考上一个重点大学,回来后也进政府,看谁还敢看不起我,还敢嘲笑我?”老爹狠狠吸了一口烟屁股,被烫得一哆嗦,才将烟头扔掉。

  听到这些话王欢如同被剐心一般,一遍遍告诉自己,一定要崛起,一定要夺奥运冠军,一定要荣耀。

  接下来,王欢跟着老爹一起吃了一碗米粉,然后晚上在这里陪夜。

  接下来,他和医生交流了一下,说这病就是挺花钱,但弟弟王心的病情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这一天,王欢去超市里面,给父母和弟弟买一点水果,还有一些营养品。

  正挑选商品间,耳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这种事情就是不能开头,否则他们就会蹬鼻子上脸,今天你去医院看他们了,明天他们就要借钱,后天就会让你帮忙找工作,这些乡下亲戚离得越远越好。”

  这个城市太小了,堂叔王正元夫妻也在超市里面,说话的正是他妻子。

  王欢本能瞥过去,那个时髦的堂婶见到王欢不由得一愕,立刻飞快移开目光,然后挽着丈夫朝着另外一方向走去。

  明明看见王欢就当没看见一般,害怕他出口借钱,真是避之如蛇蝎。

  “叮铃铃……”王欢手机响起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“你好王欢,我是许铁的爱人,你弟弟病好些了吗?“

  王欢道:“你好,嫂子,我弟弟病情稳定了。”

  许铁妻子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  然后,对方陷入了沉默,仿佛有些难以启齿。

  王欢主动道:“嫂子,许铁借我这五万块钱是你们准备买房子的吧。”

  许铁妻子道:“对,对,也是到处凑的,下个月就要交房款了。”

  王欢道:“嫂子,下个月之前我一定把这笔钱还给你,大恩不言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不客气……”许铁妻子道:“王欢,我……我真是有些难以启齿,按说这个时候我不能开这个口,但我们买房子确实很紧迫。”

  王欢道:“买房子重要,您能借我周转一个月,我已经无比感激了。”

  许铁妻子道:“王欢,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,你千万别和许铁说啊,否则他又要熊我了,他那个脾气你也是知道的,眼珠子一红起来很吓人的。”

  王欢道:“他会打你吗?”

  许铁妻子道:“他从来不打我,但是会捶他自己,下手重得很。”

  王欢道:“嫂子您放心,我绝对不说。”

  许铁妻子道:“那再见了,祝你弟弟早日康复。有空你来家里,我们其实也在杭城,嫂子给你做两菜,让你和许铁喝两杯。”

  然后,对方赶紧挂掉了电话。

  这是一个好女人,她给王欢打这个电话,也是犹豫挣扎了很久。而且打电话过程,她也始终充满了窘迫和不安。

  当天王欢坐火车回了杭城,回到了他充满烟火气息的群租房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弟弟王心这边性命攸关的危险已经过去了,接下来摆在王欢面前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那就是赚钱。

  赚到足够的钱后,他再打电话给教练陆正涛,想办法重返国家队,备战奥运会。

  脑子想起陆正涛,王欢眼圈顿时热了,那是他的伯乐,他的恩师,某种意义上像是他的另一个严父。

  王欢摇了摇脑袋,把这个念头先抛开。

  先赚钱要紧!

  至少赚到五万块还给许铁,对方这是买房款,交房日期一到就一定要给钱的。

  人家好心帮你,可千万不能坑了兄弟。

  父母年纪大了,不能赚钱了。而弟弟还要参加高考,之后还要上大学,都需要钱。

  所以王欢至少要赚八万块。

  2003年,全国人均收入还不到一万块,一个月平均还不到一千。

  群租房那边住在王欢隔壁的那个民工兄弟,在工地上一天到晚干12个小时,一个月也就是一千多块。

  这个年月,一个月想要赚到八万简直难如登天。

  此时,隔壁的电视声音再一次传来,还是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十万大奖等你拿,十万大将等你拿。”

  “央视二套,王牌节目《天才辞典》,开启历史专题,招募天下英雄。”

  “您懂历史吗?您是历史达人吗?来参加历史知识大闯关,最高奖金二十万元。”

  “著名主持人王晓雅和您亲情交流。”

  “开播三年,终极关卡无人能破,谁能创造奇迹,谁能成为全民英雄。”

  “本期《天才辞典》报名人数突破五十万。”

  “《天才辞典》杭城报名面试单位:西子晚报社。”

  “报名条件:需要有渊博的历史知识,当场接受面试,当场通过。”

  “报名截止日期4月23日。”

  王欢看了一下手机,今天4月22日了,报名还剩最后一天了。

  那立刻拿起身份证,离开群租房,朝着西子晚报社冲去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注:各位伟大英俊的恩公,还有推荐票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