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神通有技术 > 第十二章 丹房

第十二章 丹房

  藏书阁内有着海量藏书,想要在这里借阅书籍,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  但是新入门弟子却有着每人挑选两本书的机会,一般来说,一为真气修行之法,一为战技。但是否合适,那就要看各人的眼光和运气了。

  徐毅并没有磨蹭太长时间,其实在进入藏书阁之前,他就早有打算了。

  如今他所修炼的功法,正是父亲徐辉所传授的静心诀,这是徐辉昔日所习之法。按理来说,在获得宗门许可之前,这门功法不能外传,哪怕是自己的子嗣也是一样。

  但是在徐毅完成大周天搬运之前,徐辉就偷偷的传授了。不过,这也是门中的潜规则了,只要徐毅在入门挑选功法之时同样选择静心诀,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  而事实上,对于他们这些刚入门的人阶一级修行者来说,挑选任何功法都不会有太大区别。

  除了功法之外,还有一门战技,徐毅按照父亲的推荐,挑选了一门铁砂掌。

  这门战技听起来十分普通,但同样是徐辉昔日所学。虽说徐辉因为天赋有限,苦修十年也没能进入内门,但好歹练了那么多年的铁砂掌,对此确实是略有心得。徐毅带着老爹的经验手书,自然不会白白浪费。

  挑中了书籍之后,并不是可以带走,而是只能在藏书阁默读背诵。

  徐毅只是翻了翻静心诀,里面的内容与老爹所授一般无二,而另一本铁砂掌就复杂多了,不仅有着文字介绍,还有着惟妙惟肖的插图。徐毅看了几页,将里面的内容牢记在心。

  有着老爹的手书,再加上自己的记忆,掌握这门战技应该不算太难吧。

  将书籍放回,徐毅离开藏书阁之时,门外早已是空无一人了。

  他并没有回返院落,而是找人打听到丹房所在,一路行去。

  丹房距离藏书阁较远,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山头。不过以徐毅此时的脚程,倒也不会耽搁太久。来到丹房,徐毅托人带信,片刻之后,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青年就匆匆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是谁,找我干嘛?”

  看着这张与吕仃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庞,徐毅微笑着将名帖递了过去。

  “这是二叔的名帖,你是二叔派来的?”

  “是,小弟奉吕执事之命,跟吕大哥您学习炼丹之术。”

  吕方狐疑的看着手中名帖,怎么也想不明白二叔在搞什么鬼。但手中名帖不假,想必也没人敢冒充二叔的名号。

  “跟我来。”吕方带着他进入一个丹房,那丹房内空无一人,唯有中间处有着一个丹炉,这丹炉下方火光熊熊,分明就是吕方在炼丹。

  “你以前学过炼丹术么?”

  “学过一点。”徐毅硬着头皮道。

  “好,将药台上的那些新鲜三七处理好,我等会要用。”吕方顺手一点说道。

  徐毅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果然看到一个硕大的药台,上面摆放着一些药草。他走了过去,却是愣住了,这上面有着四种不同的药草,但问题是他每一种都不认识啊?

  吕方瞅了眼火炉,问道:“为啥不动手?”

  徐毅苦笑着道:“吕大哥,哪种草药是三七啊?”

  “噗。”吕方刚喝的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,道,“你连三七都不知道?”

  徐毅一脸的惭愧,道:“小弟见识浅陋,大哥勿怪。”

  吕方无奈,放下茶盏,来到药台之前,拿起其中一种草药,道:“看好了,这就是三七,应该这样处理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动手,直接将一根三七处理完毕。

  徐毅边看边牢记在心,处理基础药材其实并不复杂,而且吕方在动手之时,更是讲述的清清楚楚,只要是智商在线,用心听讲的,就不可能不记得。

  所以,当吕方处理完毕,换他上手之时,也是顺利的将剩余三七如法炮制的处理完毕。

  吕方缓缓点头,这小子学的倒是挺快。

  “这三种药材,你可否认得?”

  徐毅摇头,老老实实的道:“不认得。”

  “这也不认得?”吕方楞了一下,道:“你不是说学过炼丹术么?”

  “是啊,学过一点。”

  “你连药材也不认得,学的是什么炼丹术?”吕方一脸漆黑,“告诉我,你跟着哪个老师学的?”

  徐毅强笑道:“小弟以前在山下,跟着丹房管事学过一点。”

  “山下?”吕方怔了半晌,道,“他是怎么教你的?”

  “管事将处理好的药物分批次放入丹炉,然后调好火候让我看顾,只要火焰不息,等时间到了招呼管事一声就行了。”

  吕方瞠目结舌,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毅,喃喃的道:“这,这就是炼丹术么?”

  “是啊,难道这不是炼丹术么?”徐毅正色道,“我可是亲眼见到管事从丹炉中炼出丹药的。”

  吕方只觉得胸口隐隐发闷,气得只想一脚将这小子踹飞。

  这确实是炼丹术,但却是人家的炼丹术,与你有屁的关系啊?

  难道看一下炉火,也算是学过炼丹术了么?你心中就没有一点儿的逼数么……

  眼看吕方脸色不善,即将发作,徐毅立即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:“吕大哥请看。”

  吕方微怔,不情愿的接了过来,摊开一看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!

  “你要在三个月内学会炼制基础丹药?然后在外门月考中拿积分?”吕方抬头,勃然大怒:“呀呸,绝不可能!”

  徐毅低眉顺眼地道:“吕大哥,这可是执事的手书啊。”

  吕方的呼吸顿时为之一滞,他的脸色涨的通红,道:“二叔手书又如何,让你三个月内掌握炼丹术?这,这,这……”

  徐毅连忙道:“吕大哥,其实执事的意思是,我只要掌握一种丹药的炼制之法就可以了。只要学习与这种丹药有关的知识,认识药材,分辨炉火,其它一概不学,三月时间应该够了吧?”

  “这……若是最基础的壮气丸,倒是可以尝试一下。但这样做岂不是拔苗助长,这此种丹道之术乃是邪道啊。”

  “哎,实不相瞒,小弟如今刚刚上山,被分配到庚午6组。我们组有一大姐大,言明三月后外门月考绝不垫底,所以执事才会派我前来学习炼丹之法。”徐毅顿了顿,道,“不管白猫还是黑猫,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,无论如何这一关都要先过了再说啊。”

  “白猫黑猫?”吕方眼眸微微一亮,只觉得这句话好有道理,竟然是无可辩驳。他沉吟半晌问道,“你们的大姐大是谁?”

  “章鑫鑫大师姐。”

  “嘶……”

  吕方倒抽了一口凉气,看向徐毅的眼神颇为深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