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神通有技术 > 第十一章 外门

第十一章 外门

  领了令牌和被褥,来到了居住的院子安顿下来。

  至此,徐毅才真正的成为了巧器门诸多的外门弟子之一。

  也不知道章鑫鑫是何来历,一句话大师姐之后,就连曲晨都亲自出面为她托底,于是众人办理手续一路畅通,短短一个时辰就全部搞定。

  外门弟子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单人独院,位置自然也有好坏之分。徐毅在挑选时故意落后,最终选了一个最为偏僻的角落之地。反正对他来说,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过渡的地方,越安静越好。

  进入外门之后,自然有人教导他们一切。

  巧器门除了每年一次的广收弟子之外,每一个月也会有部分额外的外门弟子加入。这一部分人数不定,多者一月数十人,少者一月十余人。

  前者手持黄牌,代表着身份正统,他们天资过人,每个月都能从宗门领到丰厚的修炼资源。

  而后者就不同了,他们手中所持的只是黑牌,虽然每个月也能领到一些修炼资源,但与黄牌弟子相比,那就是差之甚远了。

  为了方便管理,每个月上山的黑牌弟子都归纳为一组,每组选一组长。

  初上山之后,他们可以挑选功法和战技学习,但三个月之后,就必须参加外门每月一度的考核。考核之时,以个人为单位,人人必须出战,但成绩却会平摊到小组每个人的头上。

  成绩越是靠前,小组所享受到的资源也就越多。

  宗门虽然会不断投入,但也不会永无止境。黄牌外门弟子若是在五年内无法达到人阶四级进入内门,将会失去黄牌资格,贬入黑牌行列。

  而黑牌弟子因为天资略逊,所以他们必须在入门十年内晋升到人阶四级,进入内门成为正式弟子。

  无法做到的外门弟子会被宗门劝退,或是从此混迹天下,或是分派到巧器门遍布世间的各地产业中担任管事、护卫、教头等等职务。

  而因为与宗门有着渊源,所以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保留了晋升外门的可能。

  “安顿好了快点出来。”门外,小萝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,“你们的时间很短,只有三个月的修行,然后就要与那些修炼了快十年的师兄较量,所以一点时间也不能浪费。”

  徐毅一怔,放下了包裹,整理了一下衣衫立即出门。

  众人陆陆续续的在空地上汇合,章鑫鑫看着众人到齐,朗声道:“你们现在随我去藏书阁挑选修行功法和战技,再去领一份资源。此后三个月努力修行,我可不希望在月度比武之时,我们小组名次垫底。”

  徐毅听父亲说过,他在外门弟子期间,可没有人如此督促。单是了解外门的各种规矩,都用了三日之久,白白浪费了许多时日。如此看来,虽然头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大师姐,但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啊。

  在章鑫鑫的带领下,一行人来到了藏书阁。

  大门处坐着一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,他面色威严,表情冷峻,默然的看着进出的外门弟子。而所有的外门弟子在出入之时都会向他遥遥行礼。

  章鑫鑫疾行到他的面前,道:“吕师兄,你好。”

  男子眼神一闪,立即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这一刻,附近进出的那些外门弟子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。

  这位藏书阁的冷面门神竟然也会笑?

  “我来挑选功法呢。”

  “你要什么功法,遣人打个招呼就是,何必亲自过来啊。”

  “谢谢师兄,不过这一次我要的功法有点多,只好亲自过来了。”章鑫鑫笑眯眯的道。

  男子微怔,讶然道:“要多少?”

  章鑫鑫朝着身后一招手,道:“你们过来,这位是藏书阁吕仃执事,你们以后要借阅功法和战技,只管找他。”

  徐毅等人大喜过望,连忙行礼大声道:“拜见吕执事。”

  吕仃一脸懵懂,看着三十余人向自己行礼,更是大惑不解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吕师兄,我如今在外门修行,他们是本月新入门的外门弟子,都是我的师弟。我带他们来挑选功法和战技,让他们尽快修炼,争取在三个月后的月度比武上不要垫底。”章鑫鑫拉着吕仃的衣袖,楚楚可怜的道,“吕师兄,你帮他们挑选合适的功法战技吧,我第一次当大师姐,可不能丢人啊。”

  吕仃瞠目结舌,看着三十多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,顿时觉得亚历山大。

  “这个,外门的月度大比,大都是第一次参加的小组垫底。”吕仃斟酌着道:“不过,只要他们熬过第一个次,基本上就不会了。”

  章鑫鑫嘴角一撇,道:“不,我不要垫底,师兄你想办法。”

  吕仃倒抽了一口凉气,你也太看得起师兄我了吧……

  苦笑一声,他无奈的道:“也罢,为兄尽力就是。”说完,他看了眼众人,道:“你们之中在山下修炼之时,可有人学过战技。”

  “有。”

  三个人相继站了出来,其余人却是默不作声。

  徐毅对此并不奇怪,他们这些人在入山之前,一门心思都投入到了大周天搬运之上,因为只有在二十岁之前完成这一步,才有资格进入外门修行。所以很少有人会将精力分散,修行其它功法。

  吕仃眉头略皱,又道:“除了战技之外,你们可有人学过杂艺。”

  这里的杂艺可不是什么贬义词,而是指炼器、炼丹等各种高大上的技艺。想要学习这些技艺,除了天赋之外,还需要更为丰厚的资源,远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的。

  徐毅在巧器阁中也算是管事之子了,但也没有资格接触这些技艺。

  然而,此时他的心中微动,却是站了出来,道:“执事,小子曾跟随丹房管事学过一点炼丹技巧。”

  “哦,这倒是少见,好极了。月度大比,除了比斗之外,杂艺更可获取大量积分。”吕仃从身上取出一张名帖和白纸,写了几个字一同递了过去,“你先入内挑选自己喜欢的功法战技,然后去丹房找我侄儿吕方学习炼丹之术,争取在三月后有上佳表现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徐毅恭敬接过名帖,心中暗自忐忑,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步是否走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