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在港综成为传说 > 第二十五章 什么仇什么怨

第二十五章 什么仇什么怨

  从车库到花园,再到豪宅大门,映入廖文杰眼帘的,是和式风格明显的大厅。

  话虽如此,但就和圆顶都叫巴洛克是一个道理,大屋的和式风格仅局限于榻榻米和武士刀摆件。

  通往二楼的木梯左右两边,修建了喷泉,池水里金鱼左右成群。

  强行附庸风雅,强行招财锦鲤。

  可能是有钱人炫富的手段,也有可能是出于风水方面的考虑,但不管哪种,在廖文杰看来都有些不伦不类,确实有重新装潢的必要。

  在佣人的通报下,田伟强踩着木梯从二楼走下,白衬衫+白裤子+茶色眼镜,就卖相而言,是个和气生财的大老板。

  只不过,他身边的两个小弟有些眉目不善,并非怀揣恶意,而是天生长着一张恶人面孔。

  不笑的时候像坏蛋,笑的时候就是坏蛋。

  如果廖文杰那晚推开隔间的门,就会发现,和吴洛茜在卫生间打斗的凶徒,此刻就站在田伟强身边,是他左右护法之一。

  “田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。”

  “哪里,高经理非常守时,不知道有没有吃过中饭,如果没有,我现在让人安排一下。”

  “不敢,田先生日进斗金,我哪敢耽误您的时间。”

  “哈哈哈,借高经理吉言,有钱大家赚,大家一起发财。”

  “田先生谬赞,我见过不少大老板,能和田先生一样和善的,真是少之又少。”

  两人初见,却像阔别多年的老友,相谈甚欢。

  “咦,这位小哥是?”

  田伟强说着看向廖文杰,长这么靓仔,跟班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“这是我同事阿杰,年轻有为,现在跟在我身边,要不了多久就能独当一面了。”

  “田先生好。”

  “好!”

  田伟强点点头,笑道:“一表人才,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,有没有想过跳槽,来田氏集团上班?”

  “田先生,这可不行啊,阿杰是我们公司极力培养的后起之秀,若是被田氏集团挖走,那可亏大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——”

  闲聊过后,高经理进入正题,里里外外逛了一遍豪宅大屋。

  “高经理,实不相瞒,我最近才改行做地产生意,以前那套风水布局已经不合适了。”

  大屋二楼雅座,田伟强点燃雪茄:“我听朋友介绍,你是专业的,这次可得帮我好好布置一下。”

  “这点请您放心,我们公司口碑一向很好,绝不会怠慢任何一位客户,如果您不满意,我们分文不收。”

  高经理做出保证,继续说道:“田先生,关于这间大屋的布局,就我个人而言,杀气过于浓重,不利于广纳财源。”

  “没错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  田伟强点点头,大屋上下两层,墙壁上挂着不少武士刀,很不符合他正经商人的身份。

  “还有就是,这间大屋的通风、采光都不够。”

  高经理侃侃而谈道:“风水有云:阴阳者,天地之理也。光属阳、暗属阴,阴阳平衡方可万物得以生长。房屋要想阴阳平衡,合理的通风采光必不可少……”

  “阳气过盛,财气难聚;阴气过盛,病痛缠身。唯有把握平衡,才能财运也好,身体也好……”

  高经理口才极佳,一套套理论贴合实际,让田伟强连连点头。

  两人一谈就是两小时,田伟强对高经理的提出的改动方案非常满意,现在就等设计图纸,只需确认无误,大屋便可开工重新装潢。

  廖文杰全程只听不说,不懂就是不懂,没什么好丢人的,反之不懂装懂,强行表现自己的存在感,才会闹出笑话。

  “高经理,废话不多说,这间大屋我就交给你了,尽快把图纸做出来,我也好借风水涨涨财运。”

  “田先生又说笑了,您福星高照,就算没有这间大屋的风水,也会财源滚滚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——”

  田伟强正笑着,突然屋外花园方向一阵叫骂之声,很快便吵到了大屋正门。

  他面露不快起身,只见一名男子持枪走进大厅,手握手雷,吓得一众小弟后退连连不敢靠近。

  “田伟强,你给我出来!赶快把我兄弟放了,不然今天同归于尽!”

  持枪男子正是使立消,和田伟强身边的阿威一样,和廖文杰在卫生间有一门之隔的缘分。

  使立消、散利痛还有一个脱苦海,兄弟三人自小相依为命,靠坑蒙拐骗为生。前二人在酒店行窃,盗走了一张对田伟强关系甚重的底片,一旦这张底片被警方获取,他养再多律师,也免不了在监狱里蹲一辈子。

  面临田伟强的追杀,使立消很慌,准备将底片交给警方,散利痛却鬼迷心窍,和脱苦海一拍即合,决定险中求富贵干一票大的。

  他们用底片威胁田伟强,索取一千万作为劳务费。

  田伟强是什么人,他杀人放火的时候,三兄弟还在穿开裆裤,怎么可能受他们摆布。

  理所当然的,脱苦海被杀,散利痛被关进了地下室。

  使立消够义气,带着底片单枪匹马冲进大屋,兄弟三人死了一个,被抓了一个,他拼了命也要把散利痛救出去。

  看到有枪还有手雷的使立消,高经理脸色一白,廖文杰也适时露出惊恐表情。

  “两位别怕,一个疯子而已,你们稍作等待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田伟强呵呵一笑,对旁边一名跟班道:“丧九,你赔两位先生坐一会儿,好好招待,不许怠慢了。”

  “好的,大哥。”

  丧九冷脸点头,大马金刀坐在高经理和廖文杰对面,露出腰间寒光凌冽的匕首,让两人神色更加惶恐。

  显然,局面有点超出田伟强的控制,正经商人装不下去了。

  所以,能搞定的话,他会连高经理和廖文杰一起搞定。

  毕竟事关身家性命,不想节外生枝,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知情者闭嘴。

  闭不上没关系,一把火烧了就没嘴巴了。

  “上次让你小子跑了,这次自己送上门,看你往哪跑!”

  阿威冷笑走下楼梯,看清使立消的手枪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拿着一把假手枪,吓唬谁呢?”

  “有胆子你试试啊!我警告你们,快把我兄弟放了,不然今天大家一起死!”

  使立消晃了晃手雷,是真是假不重要,他赌没人敢玩命。

  愣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!

  见使立消真打算玩命,阿威也有些怂了:“是真是假还不知道,即便是真手雷,你知道怎么用吗?”

  “要你多管……”

  “别动,把手举起来。”

  一声厉喝打断使立消,吴洛茜和搭档莫里斯姗姗来……不对,她们俩来早了。

  “两位警官来得刚好,这个暴徒偷东西被发现,还准备行凶伤人,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!”田伟强站在二楼眉头紧皱,暗道一声麻烦,底片的下落只有使立消知道,说什么也不能被警方带走。

  “偷窃行凶自然会有法律来制裁,这点田先生大可放心,我们港岛警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。”

  吴洛茜拿枪指着阿威:“还有这位先生,你和一起凶杀案有关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  说来很巧,吴洛茜手里这把枪的主人正是阿威,他干掉脱苦海时,被两位女警撞见,一场打斗过后,人跑了,枪却丢在了现场。

  至于二人的警枪,因办案不利,被上级扣下了。

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在我这里也敢得寸进尺,来人,把大门给我关上。”

  田伟强冷酷出声,阿威和丧九是他左膀右臂,这些年来没少帮他做见不得光的勾当,带走阿威和带走底片没什么区别。

  哐当!

  大屋正门锁死,小弟们拔出墙上的武士刀,里里外外将两位女警和使立消围住。

  吴洛茜脸色一变:“都不许动,不然我开枪了。”

  “笑话,你的枪才几颗子弹,我的兄弟有多少人?”

  田伟强大笑出声,阴森森道:“把他们都干掉,哪个兄弟命没了,我养他家中老小一辈子,哪个兄弟伤了,我给五十万汤药费。”

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一听这话,小弟们的眼睛纷纷红了起来。

  吴洛茜和莫里斯深吸一口气,后者一把拉住使立消:“快,把手雷给我!”

  “假的啊,大姐。”

  “……”x2

  同时无语的,还有二楼的廖文杰,之前就觉得吴洛茜眼熟,现在总算想起来了,电影【皇家师姐】里的女一号。

  “阿星这混蛋,什么仇什么怨,居然介绍这么一位壮士给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