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在港综成为传说 > 第八章 等我跑远了你再发誓

第八章 等我跑远了你再发誓

  廖文杰一副看智障的同情目光,不想叫醒白日梦中的周星星,转身便要进屋。

  今天他淘到一件好东西,没准能解开九字真言之谜。

  “杰哥,大晚上啃书本有什么意思,不如去享受夜生活。”

  “你请我啊?”

  “呃……是,是啊,这都被你看穿了,小弟正有此意。”

  周星星忍痛从口袋里摸出五百块钱,依依不舍塞在廖文杰手里:“这是五百块巨款,你拿去潇洒,和达叔找个大饭店,别委屈了自己。”

  “五百块,还两个人……你是看不起我,还是看不起大饭店?”

  “再加五百,这是小弟全部家当,不能再多了。”

  周星星咬咬牙又加了五百:“杰哥,这次我认真的,以后肯定介绍美女给你认识,不信我现在就发……”

  “等会儿,等我跑远了你再发誓。”

  廖文杰将一千块装身,朝曹达华招招手:“达叔,我捡了一千块,请你去吃大餐。”

  “这么走运,在哪捡的?”

  曹达华笑眯眯上前,抬手便要翻周星星的口袋,因战斗力太差,被周星星打出了家门。

  “没人性啊!”

  曹达华十分愤慨,廖文杰能捡到一千块,他一毛都没有,不仅如此,还搭了个TT进去。

  越想越气,决定待会儿多吃点。

  ……

  “达叔,附近你熟,有什么大一点的馆子,要贵的。”

  “这你就问对人了,不过你想挑贵的,一千块恐怕不够。”

  “没关系,多出来的部分可以让阿星报销。”

  “好主意!”

  街头,廖文杰和曹达华商量着去哪吃饭,最好超过一千块,让周星星多出点血。

  正当两人达成共识的时候,前方突然出现四五个手提球棍的社团小弟,后方,一辆面包车急刹车停下。

  “糟糕!阿杰,来者不……”

  曹达华脸色大变,一转头,发现廖文杰早跑了,只剩背影在小巷中渐行渐远。

  “达叔,别傻站着了!这条路是近道,到了警署就安全了……”

  “没义气啊,没义气!”

  听到廖文杰的声音渐小,曹达华直呼没义气,急忙追了上去。

  “追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  面包车门打开,一共十来个社团分子冲进小巷,听到廖文杰的话,此刻一个追得比一个快。

  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远去,廖文杰拉着曹达华从垃圾桶边的阴影走出,望着远去的方向直摇头。

  这脑子,交再多智商税也成不了老大。

  “阿杰,真有你的。”

  “别扯了,趁他们还没发现,赶紧走吧!”

  两人快步离开小巷,不曾想这年头反派都分批上厕所,躲过了一波还有另一波,他们在巷口又被人堵住了。

  挡路的男子皮肤黝黑,人虽瘦,袒露在外的胳膊腿却肌肉虬扎,仿佛钢筋铁条拧成,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廖文杰面色凝重,曹达华也没好到哪去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是个硬茬子。

  “那边的矮子,我警告你,我五百号小弟马上就到,识相的赶紧让开,不然打得你老妈都认不出来。”

  曹达华色厉内茬警告两句,见对面不为所动,小声道:“阿杰,现在怎么办?”

  “办法只有一个,你拖住他,我去找阿星,然后赶回来救你。”

  “啊,那我不是死定了!”

  “别慌,你的生辰我记得,正月初四,逢年过节少不了你的洋车洋房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正当曹达华无语的时候,拦路的男子指着二人开口:“%#¥%……~……*”

  “阿杰,是霓虹人。”

  “不,他说得是泰语。”

  廖文杰俯身捡起地上一根木棍,颠了颠还挺结实:“达叔,作战计划更改,我来拖住他,你去找阿星。”

  “你行不行啊?”

  “那你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曹达华词穷,廖文杰行不行不好说,他肯定不行。

  这一点,他非常自信!

  两人各拿一根木棍,一左一右贴着巷子墙壁朝男子逼近,后者面露藐笑,摆了个专业的泰拳起手式。

  突然,廖文杰加速冲刺,距离泰拳男两步远的时候,双手将棍子高高举在头顶,抡圆砸了下去。

  出其不意,速度很快,但泰拳男的速度更快。

  几乎是在棍子刚落下的时候,泰拳男不退反进,踏步来到廖文杰面前,下勾拳轰击在其腹部。

  一声闷响,廖文杰退后两步,揉了揉肚皮,感觉……也就一般。

  速度很快,力道也很足,可距离打破铁布衫的防御,还差了那么点意思。

  原本,廖文杰见对方既没有身怀金属利器,裤裆里也没藏枪,便想试探一下能否用铁布衫硬抗。

  抗得过最好,抗不过就豪砸200点财力,升级到‘入室’接着扛。

  现在看来,他还是低估了‘入门’级铁布衫的防御力。

  泰拳男见状微微一愣,怪叫一声踏步而上,拳、腿、肘、膝,四肢八体好似狂风骤雨,箭头般倾泻而下。

  拳风劲爆!

  凌厉凶狠!

  雨点般的攻势袭来,廖文杰步步后退,整个身躯被压在小巷墙壁上动弹不得。

  七八秒过后,泰拳男踩着廖文杰膝盖跃起,膝顶重击其面颊,而后凌空翻身收腿,落地姿势干净利落。

  如果不是有点喘,那就更完美了。

 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攻势狂潮结束,曹达华堪堪跑到巷口,泰拳男冷笑一声,时间把握分毫不差,现在再追也不迟。

  “咳咳!”

  “???”

  背后轻咳声响起,泰拳男错愕转身,迎面便是廖文杰捡起掉地的木棍,一招当头棒喝实打实抡在他脑门上。

  咔嚓!

  木棍断成两截,泰拳男捂着脑袋退后三步,眼中的惊愕越发浓烈起来。

  “%…#~%…#+*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,有障碍,我听不懂。要打就快,争取早点结束,还要吃饭呢。”

  廖文杰说着朝泰拳男勾勾手,示意他抓紧时间开始第二轮。

  泰拳男咬咬牙,双拳握紧直冲而上,口中高呼低喝,配合拳脚动作之间的发力。

  也可能是出于震慑的目的!

  “喝!哈呀呀————”

  第三轮!

  “呀呀呀————”

  第四轮!

  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  还没撑到第五轮,泰拳男就因体力急剧消耗,双手扶着膝盖,呼呼哈哈喘得像条狗。

  “这就不行了,有点虚啊……”

  廖文杰拖着根木棍上前,眼角带笑,一团和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