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家主 > 第23章 安排

第23章 安排

  周春看着冯胜,沉声说道:“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?”

  这话出口之后,冯胜的身子就是一颤,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了起来。

  他明白周春话的意思,无非就是在告诉自己,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。如果对方真的有谋害自己的心思,根本用不到这样的办法。

  冯胜看着周春,缓缓的说道:“如果今天我不答应的话,你应该也不会放过我吧?”

  “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。”周春摇了摇头说道:“买卖不成仁义在。不过我想,看过我的展示之后,你应该会很同意我说的话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周春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  冯胜心中一动,忍不住也顺着周春的目光看了过去。

  这一眼看过去之后,冯胜就被吓了一跳,脸色大变,看着周春怒声的说道:“你快点放开她!”

  “不用紧张,我对你们没恶意。”周春笑着说道:“只是证明给你看罢了。”

  在冯胜目光看过去的地方,一个女孩正从外面被带了进来,只不过带着女孩走进来的却是个水人。

  眼前这个人的控水数真的是一绝。

  在水人怀里面的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,脸上带着惊恐,眼睛瞪得大大的,整个人似乎都不知所措了。

  见到冯胜之后,手刨脚蹬的挣扎了起来,希望冯胜能够救她。
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冯胜转头看着周春,身上灵气升腾,显然准备拼命了。

  周春却没搭理他,而是轻轻的一招手,桌子上的瓶子就飞了起来。

  随后瓶盖被打开,一颗丹药从里面飞了出来,径直飞向了小女孩,最后没入她的嘴里面。

  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周春说道。

  说完这句话,小女孩身后的水人也哗啦的一声散了。

  在水人散去之后,小女孩身上的灵气突然翻滚了起来,整个人的气势也不一样了。

  看到这一幕之后,冯胜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周春。

  他看得出来,自己的女儿要突破了。

  冯胜连忙走过去,小心翼翼的看护着小女孩。

  小女孩自然也不是第一次突破了。在冯胜的保护下,她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大,很快灵气被收拢进了身体里面,瞬间便突破了。

  炼气第3层突破到了炼气第4层,仅仅是在这一瞬间的事情。

  虽然小女孩突破了,可冯胜还是不敢怠慢,连忙上上下下的检查起了小女孩的身体,生怕这种突破有什么副作用。

  结果什么都没有查出来。

  半晌之后,冯胜才站起身子看着周春,缓缓的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,我从来不骗人。”周春点了点头说道:“现在是不是考虑加入我们了?只要你加入了地府,这些东西以后会多的很。一品晋级丹不算什么,二品晋级丹我们也有,甚至是三品的晋级丹也行。到时候突破筑基期,甚至是结成金丹,全都不是问题。”

  虽然周春的话很诱人,奖赏也让人无法拒绝,不过冯胜还是很警惕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得到的越多,付出的就越多,没有什么东西是无缘无故的。对方给了这样的好处,要的自然也就更多。

  于是冯胜问道:“那你们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“有任务的时候叫你;没有任务的时候,你只需要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。”周春看着冯胜说道:“我们地府每次任务都会有奖励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。在加入地府之后,你的身份是最低级的小鬼。”

  “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,不要向任何人泄露你的真正身份,哪怕是地府中的人也不行。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很可能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“如果你突破到了筑基期,你就可以进阶为鬼使。成为了鬼使之后,你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。这是你的令牌和装备。”周春说完这句话,一摆手,一套装备就出现在了冯胜的面前。

  一套黑色的夜行衣。一个鬼脸面具,一顶只写了一个白色鬼字的黑色帽子。

  冯胜看着眼前的衣服和令牌,轻轻的点了点头,然后把东西收了起来。

  随后他对周春说道:“如果我想联系你们该怎么办?”

  “你不需要联系我们。”周春直接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周春的身子便化作了一滩水,直接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“好高明的控水术。”看着周春离开之后,冯胜忍不住感慨道。

  在周春收服冯胜的同时,消息也已经传到了五阳城。

  城主秦武阳从手下的手里面接过了山阳城的汇报,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  “自不量力!”冷哼了一声,秦武阳将手中的奏报扔到了一边。

  作为一个筑基六层的修士,秦武阳的实力自然不能小觑。此时他坐在那里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在他的下面是一个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老者,头发都是黑白交杂着。看得出来,这位的寿命已经到了后期。

  “陈老,传讯给流沙道的流沙。他既然接了这个买卖,就要把事情办得漂亮。让他们派人去把事情查清楚,无论是谁做的,都要付出代价。”秦武阳看着老头说道。

  被称为陈老的老头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个没问题,流沙道那边会把事情办好。”

  “对了,还有周家。不识抬举的东西,把他们灭了。另外,把周家那个周颖给我抢来。我还就不信了,区区一个山阳城周家,居然也敢忤逆我!”秦武阳怒声说道,

  陈老自然知道秦武阳为什么如此愤怒,周家这是在挑衅他的权威,这种行为绝对不允许发生,必须要打压下去。

  何况秦武阳这个人本身心胸就不宽广,给了面子去求亲被人拒绝了,他这面子还往哪里放?

  “我会交代他们的。”陈老面无表情地答应道,

  “如此,最好。让他们快一点,别拖拖拉拉的。”秦武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流沙道现在越来越没用了,告诉他们,如果事情办不好,流沙道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