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家主 > 第21章 演戏

第21章 演戏

  陈生看着周春,有些迟疑。

  他的心里面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不禁转头看了一眼廖元。

  陈生觉得自己好像被手下给忽悠了。

  来之前,廖元不是说周春是一个坚强刚毅的人物?

 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。从周春一走进来时的那个笑盈盈的样子,就知道这人是一个笑面虎。现在他又来了一个顺杆爬,这人显然就是一个老狐狸一样的人物,而且还是心狠手辣的那一种。

  这与廖元的描述根本就不一样,可以说完全是两种人。

  周春可没管陈生是怎么想的,直接说道:“这件事情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大事,我相信由城主来出手,肯定没有问题。事情办成之后,我周家必有重谢,周家上下也必对城主感恩戴德。以后城主有什么事,我周家必定唯命是从!”

  听到这话之后,陈生的心里不但没有一丝丝的高兴,反而更加的谨慎起来。

  正所谓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这已经不是礼下于人了,这都快要给自己为奴为婢了。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;礼越重,求越高。当一个人给你跪下的时候,他可能要把你的命要去。

  曾经有一个大将军为士卒吸取脓血,士卒的母亲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却放声痛苦。别人问其原因,母亲说,将军为儿子吸取浓血,儿子即将命不久矣,这是要以命报答的恩情。

  现在看周春的样子,这件事情要简单才怪了。

  想想现在周家面临的事情,无非就是五阳城主要娶她孙女做妾。这件事情可不是陈生能管的,这个周家家主就是在给他戴高帽,这是要捧杀他。

  “老夫有一个孙女,天赋还算不错,姿容也算美貌。”

  周春没等陈生多想,就开始说事情了。

  周春的语气颇为感慨,又很无奈的说道:“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五阳城去了,可能是有奸人在城主面前进了谗言。城主不知怎么就动了心思要纳老夫的孙女为妾。可是大人你也知道,咱们周家小门小户的,怎么高攀得起?”

  “老夫的孙女就是一个山野之间的粗鄙丫头,这要是到了城主那做了什么不合理法的事情,那还不要了咱们周家的命?这事周家是万万不敢答应,可人家是城主威高权重,咱也得罪不起。”

  “无奈之下,老夫只能强行突破筑基期,看看能不能以老夫残朽之躯为城主所用,换回孙女自由之身。现如今,老夫已经突破成功,正愁无法把话传给城主。今日陈城主到此。正是一个机会。”

  “这民间嫁娶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咱们周家不愿意,可也没有因此得罪城主之心,所以还请陈城主从中转圜啊!”

  果然是这件事情,陈生顿时就有一些尴尬,不禁埋怨自己嘴欠。

  刚刚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?想要问他们家有什么事情,可以有很多问法,不要说自己帮忙。

  这一下让人给装进去了吧?

  不过陈生也不是白给的,直接说道:“这事我倒是没听说。先生你说的对,这个民间嫁娶自然是你情我愿的,我相信秦城主也不会强人所难。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是想问一下周先生,秦城主想娶你孙女的事情,你是如何得知的?这民间传说不可信,谁知道有没有无事之人造谣生事。”

  听了这话之后,周春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,但是心里面却明白了,这就是要把话题往木先生的身上引。

  不过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

  周春说道:“这自然不是市井传言,老夫怎么能不知道传言不可信的道理?”

  “秦城主的人已经到了咱们山阳城,是一个叫做木先生的人。他前天已经到了老夫府上,把事情和老夫说了。不过我们之间沟通的不太顺畅,有一些误会。也希望陈城主能够代为解释。”

  “原来他到先生府上是为了这件事情。”陈生有点感慨地说道:“周先生是咱们山阳县的前辈,这件事情也就不瞒着周先生了,这位木先生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听到这话,周春一脸不敢置信地站起身子,声音有一些颤抖的说道:“木先生居然死了?”

  “是啊。”陈生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他死了,就在昨天晚上,在路上被人袭击而亡。一起被杀的还有他的一个手下。我询问了他的随从,他们说这位木先生前日到了周先生府上。我就想来问问他倒周先生府上所为何事,现在看来便是为了提亲而来。”

  周春有些发愣的坐到椅子上说道:“这叫什么事儿啊?这可怎么办?”

  “城主可查出来是什么原因?是谁下的手?”

  “这和我们周家可没关系呀,你看看我们周家上下全是老弱病残,怎么可能袭击木先生?”

  “周先生放心,我并没有怀疑你。”陈生笑着说道:“不过事关重大,总归要弄清来龙去脉。既然已经弄清楚了,本官也就不多留了。我还要好好的详细探查一番,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“原本还想留陈城主好好喝几杯,可这件事情的确事关重大,想必五阳城知道了,秦城主也会过来,确实耽搁不得。如果有什么地方能够用的上咱们周家,还请秦城主但说无妨。”

  “如果有用的上周先生的地方,陈某一定不会客气。”陈生笑着说道。

  “那老朽送陈城主。”周春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就将陈生给送了出去。

  等到陈生的背影消失在周家的门口,周春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周耀祖,直接说道:“这个姓陈的是来试探咱们的,而且他故意隐瞒了流沙道的事情,显然是不想为人所知。”

  “想的真美。”周耀祖在旁边冷声说道。

  “是啊,想得美。”周春也感叹地说道:“马上让人把消息放出去,就说那位木先生与流沙道一起被杀,是因为他与流沙道相互勾结。看看这盆脏水的姓秦的怎么洗。”

  “是,父亲。”周耀祖答应了一声,转身便去安排人散播消息。

  这种事情对于地头蛇一样的周家来说,自然不会太费什么力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