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家主 > 第18章 刚硬的周家

第18章 刚硬的周家

  周春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没有,直接回到周家,而是回到了城北的一个院子之中。在这里换了衣服,确定了没人跟着之后才回到周家。

  回到了周家之后,周春就开口吩咐道:“行了,各自去休息吧!”

  “是,父亲(爷爷)。”几个人也答应了一声,然后便各自离开了。

  与此同时,山阳县的城主府之中。

  一个人影快速的跑进了城主府,这个人就是刚刚在战斗地点检查尸体的人,冲进了城主府之后,这人直接来到了值班房。

  值班房里的人看着来人,脸色都不是很好看。

  坐在主桌上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,一身城主府的侍卫服。留着一抹胡子,打理的很整齐。尤其是他那一双眯缝着的眼睛,似乎就像睡着睁不开一样。

  看着来人,这人开口说道:“看来是出事了。”

  “大人明察秋毫。”来人开口说道:“卑职过去之后,等到那边停了才去查看,的确是有人在战斗。看起来规模还不小,现场死了五个人,四个筑基期。”

  听了这话之后,眯缝眼站起了身子,开口说道:“我去禀告城主。”

  他的神情很严肃,走过手下身边,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陈老三,这一次你有功劳。回头自己去领赏,不过等一下你还要跟着去一趟现场。”

  “是大人。”陈老三连忙答应一声。

  虽然得知自己有赏赐,可是陈老三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太多。这一次的事情闹大了,肯定很麻烦。接下来的日子肯定很忙碌,而且可能还会有事情发生,搞不好可能会丢命。

  离开了屋子,眯缝眼很快就来到了后宅。

  他到这里的时候,城主陈生已经等在这里了。看着眯缝眼进来,陈生直接开口说道:“看来不是什么好消息。”

  “是,城主,咱们的人已经过去看过了,死了五个人。四个都是筑基期。”眯缝眼开口说道。

  “廖元,带上你的人,咱们去看看。”陈生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,直接站起说道。

  一群人很快就来到了现场,看着现场的样子,陈生的脸色非常的难看。他径直来到了木先生的尸体旁边,看了一眼之后,脸色就更难看了。

  廖元也意识到了不寻常,看了一眼尸体,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城主,这人前几天到城主府来过吧?”

  陈生点了点头,然后开口说道:“事情麻烦了,你那边有什么收获吗?”

  “暂时还没有。”廖元瑶的摇头说道:“卑职已经让人去周围走访了,相信很快就会有线索,周围应该有人看到了当时的场面。”

  陈生点了点头,然后开口说道:“带我去看看其他几具尸体。”

 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已经被抬出来的三具尸体前面,扫了一眼之后。陈生开口说道:“这三个人都是流沙道的人,他们怎么跑到咱们山阳城里来了?”

  “流沙道?”听到陈生这么说,廖元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。

  见到陈生点头,廖元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。流沙道他不是没听过,甚至还打过交道。只不过像眼前这样的筑基期的流沙道,自己还是第1次见。

  毕竟自己的实力摆在这儿,筑基期的也不会让自己去处理。

  何况山阳这种地方,不过是一个小县城,既不是交通要道。也不是物产丰富的所在,甚至土地也只是九品的灵田居多,只能种一些普通的灵米,可以说是毫无产出。

  流沙道这些人,平常也不会到这里来。

  所谓流沙道,其实就是流沙盗,只不过他们自称流沙道。是活跃在周围几个府的盗匪,实力可以说是非常的强大。几次围剿全部都被他们逃脱了,甚至还被他们打败过。

  一直都是周围几个府的顽疾,现在也没有治好。

  只不过没想到他们居然跑到这里来了,而且还被杀死在了这里,这一次恐怕是麻烦了。其他的流沙道肯定会蜂拥而至,还不定出什么事儿。

  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城主,廖元开口说道:“是不是该向府城求援?”

  “消息是肯定要递上去的,但是求不求援就不一定了。”陈生有一些担心的说道:“现在也不用瞒着你了,刚刚看的那句尸体叫做木先生,是五阳城城主的人。他这次到山阳城来,是来办一件事情的。”

  “现在事情没办成,人却死在了这里,恐怕不好交代了。”

  五阳城,是府城,五阳城的城主,也是这个府的主人。正是自己家城主的顶头上司,而且人家修为高,势力也大,背景也足够深厚。他的心腹死在山阳城,自己家的城主恐怕不好交待。

  “那卑职能问一问,他是来办什么事情的吗?”廖元看着陈生,有些迟疑着说道。

  “以前不能说,现在恐怕也瞒不住了。”陈生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他是来替城主到山阳城提亲的,城主看中了咱们山阳城周家的周颖,你应该也知道。”

  “卑职当然知道。”廖元点了点头说道。

  “周颖可以说是咱们山阳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,虽然比不上那些入选门派的弟子,但是在年轻一辈子中也算得上优秀了。天赋很好,年纪轻轻已经到了练气7层。”

  “想来将来筑基肯定没问题,被城主看上,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。”

  陈生点了点头,然后开口说道:“正是如此,周家能够傍上城主,想来他们家也是很高兴的。如此一拍即合的事情,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叉子。”

  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城主,廖元有些迟疑,半天没说话。

  瞪了一廖元,陈生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个时候了你还纠结什么?有什么事情赶紧说。这件事情如果闹大了,咱们两个谁都脱不了干系,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“大人,刚才您说一拍即合,卑职恐怕不敢苟同。”廖元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陈生皱着眉头问道:“难道周家还会不愿意?”

  “您刚来咱们山阳几年,不太知道,周家的那个老家主,那脾气可是刚硬的很。他周家是的行事作风,一向也是很刚硬的。他4个儿子,死的只剩一个了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总刚硬。”

  “如果他愿意还成,如果不愿意,没人能逼着他低头,哪怕杀了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