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家主 > 第5章 上门

第5章 上门

  周耀祖目光灼灼,其中更是带着无数的期盼。他热切的看着父亲,这果然是自己家的大秘密!

  如果这个许愿塔能够让自己成为筑基期,那不就是代表着家族能够批量培养筑基期的修士了?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家族实力肯定能得到大大提升。到时候别说一个五阳城的秦武阳了,自己家甚至可以把五阳城占下来,说不定自己家就是五阳城的主人了。

  想到这里,周耀祖的眼中全都是熊熊的欲火。

  周耀祖咽了一口口水,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父亲,儿子希望突破到筑基期。”

  随着周耀祖的话,周春看到了提示的页面,果然是筑基期的愿望。

  周耀祖向你许愿突破到筑基期,愿望难度初级,完成难度五颗星,完成成功率78.2%,消耗信任点数2500点。是否完成愿望?

  看着这个提示,周春一皱眉头,好像发现了一点什么。

  需要2500点,儿子的信任点数还剩400点。

  周春没有丝毫的迟疑,直接选择是。

  随后,他对儿子说道:“开始打坐修炼吧。”

  周耀祖点了点头,此时他对父亲的信任已经有一些盲目了。

  没有筑基丹筑基这种事情也有,但那都是天赋卓绝的之辈。

  放在以前,周耀祖是想都不敢想,别说如此突破筑基期了,修炼到练气巅峰都是奢望。

  但是这一次就不一样,这一次周耀祖有绝对的信心。

  看着打坐修炼的儿子,周春的目光则落在了进度条上。

  这一次儿子突破之后,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奖励。

  是一颗晋级丹?还是自己也提升一级呢?

  周春很期待,他静静的等待着。

  坐在地上的周耀祖此时已经顾不得太多,脑海中充斥着无数的知识、灵感颇多,仿佛在这一刻成了天才一样,所有想不明白的东西在这一刻全都想明白了,各种知识的领悟在这一刻也达到了最极限。

  良久之后,丹田之中的灵气快速的收缩,最后压成了一个水滴。

  成功了!

  突破了!

  从练气巅峰突破到了筑基期!

  周耀祖猛地睁开眼睛,兴奋的看着父亲,脸上全都是不敢置信。

  他语气激动的说道:“父亲,父亲,我突破了!我突破筑基期了!”

  “好,很好。”周春点了点头说道:“既然突破到了筑基期,那就把你的术法也提升一下吧。你练的是水属性的术法,控水术练了这么多年,到现在也才是一股水吧?”

  “儿子惭愧。”周耀祖有一些尴尬的说道。

  他的天赋是什么样的,他心里很清楚。无论是在功法的修炼上,还是在术法的研习上,他的天赋都不怎么样。

  控水术是水属性修士的最简单术法,同时也是必备的术法。他修炼了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办法突破两股水。

  “行了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许愿吧。”周春摆了摆手直接说道。

  “父亲,儿子希望突破控水术。”周耀祖面带笑容的看着老爹。

  周春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许愿的界面,果然出现了儿子的愿望。

  周耀祖向你许愿突破控水术,任务难度初级,完成难度三颗星,完成概率97.2%,消耗信任点数1500点。信任点数不足,无法完成愿望。

  周春看着提示,又看了一眼儿子,知道没办法提升了。

  不过周春弄明白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关于愿望的描述。

  任务难度,代表着许下这个愿望本身的难度。

  完成难度,代表完成这个愿望的难度。

  两者看似差不多,其实并不是一回事。因为愿望难度不会变,无论谁许下的愿望,难度都不会变。

  但是完成难度就不一样了,完成难度是因人而异的。比如突破筑基期,自己和儿子都是5颗星,都需要消耗2500点的信任点数。

 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在系统看来,自己和儿子的天赋差不多。

  周春看了一眼儿子,不愧是自己的种,果然跟自己一样废物。

  每一颗星都代表着500点的信任点数。星越少,消耗的信任点数就越少。反之,则消耗的信任点数就越多。

  如果一个天赋高的人许下同样的愿望,那么愿望难度的星数肯定就越少,消耗的信任点数也就越少。

  看来无论到什么时候,天赋都很重要。

  看着儿子还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,周春没好气的说道:“许愿塔累了,你今天没有办法许愿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周春甩了甩袖子,怒气冲冲的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  周耀祖则是有些不明白,自己都突破筑基期了,老爹怎么还生气了呢?

  4200点的信任点数,全都被这个小子给浪费了。这要换成一个天赋卓绝的,那肯定能提升不少。

  当然了,周春也是生自己的气。谁让他的天赋太差了。这要是天赋好的话,儿子也能遗传一些。

  走出了祠堂之后,周春见到一个年轻人向自己走来。

  年轻人30多岁的样子,面容清秀,看起来很是方正。

  他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,身后背着一把长剑。

  见到周春之后,年轻人连忙躬身行礼:“见过爷爷。”

  这是周峰,周家三代的第1人,也是周春的长孙,练气7层。除去了周颖之外,他是周家天赋最好的一个了。

  这让周春有些无奈,自己的血脉差到这种程度了吗?

  不过自己生的,他也只能认了。

  周春对周峰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“回爷爷,那个木先生来了。”周峰说道,可是周峰脸上的表情很凝重,显然这是麻烦上门了。

  这个时候,周耀祖也走了出来。

  听到是侄子提起了木先生,周耀祖走到父亲的身边,轻声的说道:“从五阳城来的,就是那个秦武阳派来的筑基期。”

  “这是等不及了,找上门来了。”周春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那就去见见吧。”

  “是,父亲。孩儿马上去准备。如果谈不妥。父亲只要摔杯为号,孩儿就带着人冲进去灭了他们。”周耀祖有一些兴奋的说道。